服务生便把托盘递给了莫晓竹。
端了托盘放下,一转身的功夫,手中的红酒已经换过,她的手上还是一杯红酒,一路微笑的走向冷雪盈和水君御。
“冷小姐,水先生,我敬你们一杯。”她将托盘上的两杯酒举向对面的两个人,另一只手则扬了扬自己手中的红酒。
位置刚刚好,一杯在水君御的面前,一杯在冷雪盈的面前,只是小兰给她的那杯却是放在了水君御的面前的,那是她微一沉吟后的决定。
因为她觉得冷雪盈看到红酒一定会心虚。
果然,她抬头看了一眼莫晓竹手中的酒杯,然后下意识的搜寻着周遭的身影,应该是在找小兰,不过小兰现在正兴奋和开心着吧,因为木少离已经找了这里的老板给她加了薪,呵呵,一切都是刚刚好,冷雪盈找不到小兰。
“谢谢。”于是,她一伸手就拿过水君御面前的那杯红酒,“莫经理,敬酒总有个原因吧。”她笑着把目光落在了莫晓竹手中的酒杯上,笑得尤其的灿烂。
“就祝冷小姐越来越漂亮,生意越来越红火吧。”说完,莫晓竹将手中的红酒一仰而尽,猛然想起那晚她喝光了水君御的杯中残酒之后他说过的话,‘晓晓,有没有人说过你舔唇的时候很性`感?’
酒杯放下,眼看着冷雪盈喝光了那杯酒,莫晓竹淡淡一笑,看也不看冷雪盈,而是转向水君御道:“竹屋很好,也终于遇到了一个好主人,谢谢二位的款待,我和少离还有事,先失陪了。”说完,她转身走向木少离,唇角的笑意越发的浓,就算是冷雪盈出了事也与她无关,因为,那几杯酒完全不是她倒的,而她的身上就连一个随身的小拎包都没有,什么都藏不住,又怎么能下药呢。
所以,谁也不会想到是她。
“少离,好了吗?”她笑问着迎面走来的木少离,“强强快回来了,大家走吧。”随便的找了一个藉口,莫晓竹便手挽着木少离离开了。
她不知道,身后一直有一道深沉的目光落在她和木少离挽在一起的手臂上。
那道目光的主人正看着莫晓竹离去的背影,蓦的,一具软软的女体就在大庭广众之下靠在了他的身上,盈柔柔的唤,“御,抱……抱我……离……离开……我……我要……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