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分之五十订阅
陆明珠一愣,红了眼眶,强忍着不哭泣。她知道归海有自己的选择权,可自己太抱着希翼,一旦失望心里就难受的紧。
陆远明没有安慰她。
最好让明珠知道归海不喜欢她,不心生欢喜便不会招惹相思苦。
此刻陆明珠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胆子,在归海越过她之时突然开口,含羞说道:“那个,归海你能请我跳一支舞吗?”
归海抬起另外一只没受伤的手,满不在乎摆手说:“还是别了,我的手不是陆总一拳打出骨裂的吗?我怕你们兄妹两个人力气大到吓人,把我另外一只手也给打断。”
“归海,你这话太过分了吧。”白依落替陆明珠开口。
“恩?”归海轻轻一笑,眼角眉梢满是风流气息,弯腰伸手邀请她,“我怕她,但是我不怕你,白依落同学,你愿意和我共舞一曲吗?”
白依落愣在原地,这是什么发展啊?
她不会跳舞啊,琴棋书画样样不会,她感觉自己就算穿上最漂亮的服装,却如同混到了天鹅湖中的丑小鸭,在聚光灯的照射下会原形毕露。
她本想拒绝,可是内心有一个声音在呼唤。
试试,去试一试,在场的人非富即贵,日后说不定还要靠其中一些人帮忙。所以今晚她要露脸,让人知道自己和归家有关系。
不管这关系靠不靠谱,总有人会相信,会愿意抓住这不靠谱的稻草,企图抱上归家的大腿。
“可是我不太会跳……”白依落迟疑了下,将自己的困恼说出来。
这是一道摆在自己面前的难题,就是自己答应了归海又能怎么样呢?一跳就原形毕露。
陆远明看着白依落,垂下眼眸,抓紧了手心。哎,曾经喜欢的人就这么放手,怎么可能没有一丝丝心塞。
但不和白依落在一起,就不会招惹情敌,陆明珠不会出事,归家也不会和陆家反目成仇。
陆明珠捂脸流泪,转身跑出去,陆远明也不想看着归海和白依落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翩翩起舞。
这……对于身为前未婚夫的他打击有点大啊。
陆远明追出去找陆明珠,归家的别墅在山顶,所以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起码陆明珠靠双腿走路一个小时下不了山。
这别墅大到可怕,在寸土寸金的A市一步好几万,就算再财大气粗也比不上归家百年底蕴。
祖上和政权扯上关系,后来在大动乱中急流勇退,成为商场泰斗多年。这块地是长辈留下来,那时候土地改革,归家花了大价钱打通关系才保住。
明面上这是生态区,事实上懂点行的人都知道,这是归家休闲度假的场所。至于归家老宅子,因为年代久远,用保护物质学问遗产的形式留下来了。
陆远明走在林间小石路上,两边生长着高大的树木,遮挡了月光,但是路灯无一损坏光鲜黯淡,照亮他前行的路。
他听到了谈话声,出了小树林就是一片私人花园。大型音乐喷泉,大理石地面两边镶嵌着一种发光的石头,搭配暖色的橘灯,营造出精灵幻境,美轮美奂。
人工暖棚之中,淡蓝轻衫随夜风飘逸。
他抬头看去,归絮站在暖棚前,而陆明珠正背对着。
归絮已经脱下昂贵的小礼服,穿着一身白色不规则下摆长裙,露出修长白皙的美腿。
陆明珠在她面前十分紧张,结结巴巴地说:“那个,这是给归海的礼物,能不能麻烦归总帮我转交一下?”
归絮微微抬眸正要轻启薄唇,目光流转之间瞥见陆远明。
两个人四目相对,陆远明轻而易举读取到这个人的心思。他这些天读取过不少的人心声,但归絮是唯一一个毫无防备的人,仿佛一团绵软的棉花看着面积极大,但接触之下却发现甚是蓬松。
不断地收缩,最后可以让人捧在手心上。
#我不想让归海和陆明珠在一起啊,他们以后会很惨的……#
归絮叹气,哎……
她和陆远明一样,不看好陆明珠和归海。
这个女孩子心底纯洁,一直喜欢着归海。后来陆明珠去国外进修,在归海登上归家的总裁职位那天赶回来祝贺,可还没见到归海便撞上了自家嫂子的爱慕者,哥哥的情敌。
陆明珠知道男配报复陆家,而此刻陆远明企业的确陷入麻烦之中,归海是参与人之一。
她心灰意冷,瞒着归海、陆远明成为了一位权贵的情妇,暗地帮助陆家度过难关。
富家小姐堕落之后也不再想和归海联系,放弃苦守的这份感情。
可出乎意料的陆明珠是,这位权贵帮了陆家,却在政事上和归家处在了对立面,甚至想了不少阴招要搞垮归家。
权贵知道陆明珠喜欢归海,他就是看中这一点才收了陆明珠。男人的虚荣心罢了……
陆明珠为了夺取他的信任,明里暗里对归家表现出极度厌恶,终于抓住了权贵的把柄。她以匿名的形式揭发了权贵,归家和陆家第一次联手反击。
落败的权贵得知是陆明珠泄露了他的密码,以她为筹码威胁陆、归俩家放手,让他出国。
他在国外有不少的势力,陆明珠知道如果不除掉他,日后的麻烦可想而知。
她当着陆远明和归海以及白依落的面,面带微笑强行抱着权贵跳入身后冰冷的江水,随着奔腾的江水葬身广阔的大海。陆家归家派人打捞数日不见尸骨。
这个女孩子短暂的生命中没做过什么错事,在感情方面她没有强取豪夺,只是一味地付出,等待着归海的回应。人生唯一错在她爱上了不该爱的人,而她爱的人永远爱着别人。
当时陆明珠的退场,归絮难受到三天没吃下东西,守林人一连三天一直口头上拜访编剧和文编辑的祖宗十八代。
要想不开启这条悲惨的支线,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归海和陆明珠没有牵连。
陆明珠这个礼物她是不想帮忙送的……
陆远明看着陆明珠抽泣而颤动的肩膀,心头一软,投向归絮的目光带着一丝柔和的请求。
归絮心一颤,瞬间心软。
#≧﹏≦男主这表情太犯规了,有木有!#
归絮窘迫地撇开了眼神,有些慌乱收下了礼物。
“谢谢!真是麻烦你了!”陆明珠咧开嘴笑,带着女儿家的娇羞从另外一条小路跑走,并没有看到身后不远处的陆远明。
陆远明从暗处而来,他身形高大从幽深林路中大步而来,气场强势,高大的身形带着威胁感。
归絮后退一步,她的小动作让陆远明不动神色停下脚步,不让自己吓着对方。
“归总,好雅致。”
陆远明环顾四周,此地寂静不惹喧嚣适合休憩。看来是陆明珠误打误撞碰上了在此休息的归絮。
陆远明眸子一闪,看到归絮另外一只手上捏着一片花瓣,冷笑一声道:“归总手上的花……恩?”
归絮欲盖弥彰地将花瓣藏了藏,她刚才有点饿了。大厅里的食物美味却不适合她,为了保持自身灵气不受到凡尘喧扰顺利渡劫,她一直饮露品花。
刚才才吃了一口差点被陆明珠看到,幸好小姑娘眼泪汪汪的,看什么都不大清楚,才没有露陷。
归絮抿紧了嘴唇,可是陆远明不一样,这个人曾经看到自己吃花。
自己在他面前一直装模作样,陆远明的目光仿佛能看透一切。
归絮在他面前完全藏不住心思啊。
#怎么办,好饿,想吃……::>_<::#
陆远明看着出现的那个颜表情,心间一颤。这个女人未免也太有趣一些……
“花瓣……”他刚刚说两个字,归絮便如临大敌,后退数步跌坐在暖棚里的秋千上,仿佛这男人是什么洪水猛兽。
陆远明逼近她,伸手一按将她困在臂怀之间,低头凝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