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鹰愁涧,一路西行。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又是数天过去。
这一天早上,琦玉等人视线的尽头处,终于出现了几间山舍,隐约有人影晃动的样子。
“猴子,快去前面探探路!”
琦玉顿时勒住了皮皮虾,神色有些欣喜道。
这西行一路上,总算遇到了人迹。
虽然说不缺食物...
这样想着,琦玉扯了扯一下身上的锦斓披风,嗯,好吧,这件装备也很酷,但长时间不换,那酸味...还有熊皮裙...哎呀,快别提了!
“哦,师父!”
孙悟空闻言,言听计从,当即乖乖领命而去。
然后这个一米五的猴子,便在地下一跳一跳的向那视线尽头的山舍靠近。
琦玉和白龙化作的皮皮虾,则等在原地。
片刻后,孙悟空跳了回来,对琦玉报告道:“师父,我打探清楚了,那里是一群山民,都是靠打猎为生的。”
“哦?这么顺利,他们不怕你吗?”
琦玉闻言,顿时有些疑惑的问道。
“不怕啊,还跟俺老孙有说有笑呢!”
孙悟空摊摊双手道。
琦玉顿时有些奇怪了。
按理说,孙悟空虽然长得比普通猴子来得漂亮可爱,但口吐人言完全就是一副妖怪的样子啊。琦玉就是考虑到皮皮虾的样子太过妖怪太过可怕,才没有跟着过去,没想到那些山民居然不怕孙悟空!?
“难道这里的人都不怕妖怪的吗?”琦玉问道。
听到琦玉的话,孙悟空顿时笑了起来:“师父,可能你误会了,凡人还是很怕妖怪的。不过我听他们说这里附近有一座观音禅院,所以这周围的修炼成精的妖怪大多信佛,开启灵智之后就很少杀生了,附近的人都知道。”
琦玉顿时一愣,啧啧称奇:“妖怪信佛,还有这种事?”
“那当然。”
孙悟空重重点头,嘿嘿笑道:“师父,俺老孙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吗?”
琦玉闻言一笑:“也对,那大家过去吧。”
于是琦玉骑着皮皮虾,便跟孙悟空走向了那边的山舍。
果不其然,正如孙悟空所说,山民看到他们并不惧怕,就连看到模样独特的皮皮虾,也是惊异了一下而已。
这下子事情就简单了。
琦玉当即向山民们提出借衣服的要求。
山民们也很给力,根本没有提借字,一下子送了一套有些陈旧的黄色布衣给琦玉,哦,对了,还有一块大布。
琦玉当即一喜,当即换下了身上的熊皮裙和锦斓披风,熊皮裙直接扔了,至于锦斓披风,呃,自然是交给他的首席大弟子孙悟空...去洗。
可怜的孙悟空,曾经硬闯龙宫,手撕地府,大闹天宫,战过十万天兵天将,战绩说出去都能吓死人,现在却沦落要帮琦玉洗衣服的境地,唉,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哦对,说多都是泪啊!
到了中午时分,锦斓披风已经洗完晾完,琦玉便将其先收进行李,打算过两天再穿。
然后就没有什么好说了,离开山舍告别山民,继续上路。
又是两天的脚程,在金乌高悬的正午时分,琦玉一行来到了一座坐落在山脚的寺庙前。
这座寺庙修建得非常豪华,高楼琼宇,青砖雅玉,广阔的大门头上,挂着一块镶金的牌匾,上面写着“观音禅院”四个流金溢彩的大字,气势恢宏。
正是之前琦玉之前遇到的山民们,口中称赞有加,推崇备至的“观音禅院”。
这个观音禅院香火极盛,此刻正殿门前人来人往。
琦玉等人还没有走近,便已经能够清晰感受到那沸腾的人声与热闹无比的气氛。
很显然,这座观音禅院经营得很好,这就导致周围的人类都来这里上香祷告。
而值得称赞的是,这座观音禅院显然没有忘本,在正殿的旁边,还修有一个偏殿,上面也有一个牌子写着“专门接待佛门中人”。
嗯,也就是为和尚大开的方便之门。
琦玉见状顿时笑了,他现在就是被迫无奈的和尚啊。
想到这里,琦玉当即对孙悟空道:“猴子,大家去那边化个缘吧。”
嗯,就是化缘。琦玉有时候也是会羡慕和尚的,毕竟不用工作,化个缘就有饭吃,多好啊。
不过说实话,这还是琦玉第一次化缘呢。
之前在山民那里,他都不怎么好意思化缘。但是这里不同,上面写的字完全就像是欢迎别人来化缘似的。
琦玉正好没吃午饭,这时不化,更待何时!?
于是乎,他便骑着皮皮虾,和孙悟空一起走到了偏殿门前,敲响了偏殿的门。
不过由于琦玉这一行人太过古怪了,所以这一路上自然引起了正殿来往的人注意,当即就有小声的议论响起。
“哇,看,那一路人好奇怪啊,一个和尚和两个妖怪。”
“嗯,那个猴子好滑稽啊,还穿着一条豹纹裙子呢!”
“那个和尚也很帅,不过他座下的是什么妖怪啊!”
正如之前那些山民所说,人群看到琦玉等人,虽然有些惊异,但并不奇怪,更不惧怕。
这就导致了,孙悟空不满的向人群龇牙咧嘴,反而还引起了人们更加大的笑声。
恰在这时,偏殿的门打开了。
一个瘦削的年轻和尚探出头来,扫了琦玉等人一眼,疑惑问道:“你们是?”
琦玉见孙悟空还在向人群扮着鬼脸,于是便先容道:“这位和尚你好,我叫唐僧,法号三藏,是一名兴趣使然的英雄,也是一名被迫无奈的和尚,这头猴子是我的徒弟,还有这是我的坐骑。简单来说,大家没吃午饭,过来化个缘的。你这边有什么鱼肉虾蟹或者面包蛋糕之类的都给点吧。”
说完之后,琦玉便一脸期待的看向年轻和尚。
他不知道这样说行不行,会不会太简单了,要怎么才能让对方看不出自己是第一次化缘呢,还是说自己应该问候一下对方什么的,唉菜鸟上路真的有很多东西不清楚啊。
年轻和尚听到琦玉的话语后,顿时脸色一呆,有些反应不过来。
但就在这时,偏殿的门内忽然又走来了一行和尚。
“主持方丈好!”年轻和尚见状脸色一变,连忙对为首的老和尚躬身行礼。
这个老和尚看起来七八十岁的样子,满脸皱纹,却精神爽利,头顶宝珠方帽,身上则披着金线银布的袈裟,脚下还踩着一双八宝僧鞋,看起来珠光宝气得紧。
随即他走过来后便开口问道:“发生何事?”
年轻和尚不敢怠慢,连忙指着琦玉,一五一十的先容道:“主持方丈,这位,这是三藏大师,他自称是佛门中人,另外两头妖怪是他的徒弟和坐骑,他们是过来化缘的!”
当然,琦玉那化缘的奇怪要求,他脸色古怪的没有提。
老和尚闻言,脸上顿时绽放出菊花般,呃是慈悲为怀的笑容,单手作禅,转向琦玉礼道:“原来是三藏大师,老衲法号金池,你也可称呼老纳一声金池上人。相遇即是有缘,三藏大师无须化缘,不如进庙歇息一番,再与老衲一起共进午膳便是。”
说来也怪,这位法号金池的主持方丈,看起来极为苍老,但声音却极为洪亮,这番客气的话语,就连正殿来往的人都听到了。
于是乎,人们顿时称赞不已起来。
“啊,是金池方丈的声音,又在招呼同道中人了吧,真是好客!”
“是啊,金池方丈好客之名谁不知道,就连很多妖怪,都经常过来跟他研究佛经呢!”
“难怪观音禅院香火那么旺盛啊,不行,我要回去上多一炷香!”
听到这些称赞声,金池方丈一张老脸彻底笑成了菊花。
琦玉自然不知道金池方丈是借着他来宣扬自己的好客之道,听到后者的话语之后,顿时惊喜道:“那就再好不过了,谢谢你啊方丈。”
没想到化缘这么简单啊!
这样想着,琦玉顿时笑着招呼孙悟空一声,随即便跟着金池方丈等人,从偏殿门口走进禅院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