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时分。
又高又大又肥的广智和尚,引着一名,比他更高更大更肥的大黑熊,进入了观音禅院。
这头大黑熊非常之有个性,项戴佛珠,身披袈裟,完全一副佛门和尚的打扮。
没错,他就是不吃肉专修佛的黑风大王!
此番他被广智特地请来,观赏锦澜袈裟。
不过现在黑风大王暂时是不知道这行目的,于是边走边嗡声问道:“广智师侄,你说金池老友找贫僧来观赏宝物,到底是什么宝物啊!?”
“黑风大师莫急,师父说要给您一个惊喜,所以我就不多言了。”
广智和尚神秘的一笑,并没明言。
黑风大王虽然一头雾水,却也不好再问了。
就这样,一人一熊很快穿过观音禅院的外院子,一路上并没有惊动什么,去到了金池方丈的禅房。
只是去到那里,却没有看到金池方丈,反而只看到了矮小瘦的广谋。
“广谋师弟,师父呢?”
广智当即目光一闪的问道。
广谋先向黑风大王施了一声佛礼,这才回复广智道:“师兄,师父在里面更换袈裟呢!”
说着,他指了一下禅房内室。
广智和尚顿时眼睛一亮。
而黑风大王闻言,便嗡声向内室喊道:“金池老友,贫僧已来,请出来一聚。”
一道爽朗而苍老的笑声随即从内室里传来。
紧接着。
金池方丈便缓步走了出来。
“阿弥陀佛,不知道金池老友要给贫僧看什”
一看到金池方丈,黑风大王便下意识开始声询问道,只是询问到一半,话语声便猛地一窒。
他忽然注意到金池方丈身上所披的锦澜袈裟!
那灵动异常的宝光,那佛纹状的奇异金线,还有那若隐若现,却极度浓郁的佛光圣力...
一时间,黑风大王居然找不到更好的形容词来形容这件袈裟,但如果非要找一个形容词的话,
那一定是:噢,卖,嘎!
黑风大王的目光一下子就凝在锦澜袈裟之上,那目光,犹如看情人般迷醉,也如看亲人般慕孺,更如看圣人般狂热虔诚!
这一刻,黑风大王露出了与金池方丈首次看见锦澜袈裟的目光!
金池方丈看到黑风大王这个样子,虚荣心顿时得到极大的满足。
呃,换个说法就是,这个逼已经装到位了!
于是金池方丈一张老脸都笑成了菊花:“哈哈,黑风大师应该发现了吧,老衲要与你共赏的,正是这件锦澜袈裟!”
说着话的同时,金池方丈还很骚包的转了一个圈。
不过黑风大王却非常受用,那拳头大笑的熊眼里的狂热,几乎要烧出虔诚的火焰!
这阵子,黑风大王口水都要留下来了。呃,一般野兽妖兽之所以流口水,完全是因为看到可口的肉类。但这位却是因为看到了极为喜爱的佛门之物!
“金,金池方丈,阿,阿弥陀佛,不,不知道这件这么炫酷的锦澜袈裟,你是从何而来!?”
呆呆的盯着袈裟猛瞧了好一会,黑风大王这才伸出蒲扇大的熊掌,抹了抹口水,结结巴巴的问道。
“这个嘛---”
金池方丈闻言顿时一愣,但他为了装逼,自然不会说是从琦玉手里借过来看一晚的,转念一想,便取巧道:“这件锦澜袈裟,正是南海观世音菩萨赏赐而来!”
事实上他也没说谎,毕竟琦玉这件袈裟,据说就是观音菩萨赏赐的啊。
“什么!?”
黑风大王不知内情,闻言顿时浑身剧震,庞大的黑毛身躯一连抖了五六抖!
这件锦澜袈裟居然是观音菩萨出品!
观音菩萨出品,皆属精...啊呸,不对,是观音菩萨,居然给了金池方丈一件这么流弊的袈裟!?
黑风大王震惊之余,顿时呢喃道:“难怪,难怪这件袈裟如此不凡,简直是佛门袈裟中的一股清流啊!”
不过观音菩萨为什么会将这么流弊的袈裟赏赐给金池方丈呢?
这样想着,黑风大王却没有问出来,他和金池方丈虽然是好基友,但这样隐秘的事情,还是不怎么好去问。
“好了,黑风老友,别震惊了,过来仔细观赏一番吧!”
接下来,金池方丈矜持的一笑,正式邀请黑风大王观赏锦澜袈裟。
听到这话,黑风大王自然欣然应是。
一场观赏袈裟小会,又是主客尽欢。咦,为什么要说又呢,难道之前写过这个词了吗,额都有些忘了,算了就这样吧。
最后观赏完毕,黑风大王依依不舍的,一步三回头,终于是离开了观音禅院。
而金池方丈自觉这一次逼装得非常到位,同样也是一脸满意之色。
待得黑风大王走后,金池方丈的目光,便又忍不住落在身上的锦澜袈裟上。
“师父,你和这件锦澜袈裟可真配啊!”
“是啊,师父,老帅了!”
伫立在一旁的广智和广谋见状,适时赞了两声。
金池方丈闻言,看着锦澜袈裟的目光顿时更加满意,脸上喜色也更浓。
只是下一刻,他看着看着,居然眼泛泪光,最后老泪纵横了起来。
“师父,你这是怎么了?”
“师父,你为何落泪啊!?”
广智和广谋见状大吃一惊,连忙问道。
自家师父这到底是怎么了,怎么看着锦澜袈裟,看着看着却哭起来了呢!?
金池方丈闻言依旧在不断落泪,但却开口解开了两个弟子的疑惑:“比起这件锦澜袈裟,我那件银蚕宝佛袈裟,简直就是粪便不如啊!可是这么好的袈裟,我却只能拥有一个晚上,师父心里苦啊!!!”
广智和广谋闻言,顿时一脸古怪,忍不住对视了一眼。
你妹,害大家白惊一场,原来是这么个理由!
随即广智忽然目光一动,轻声的进言道:“师父,既然你这么喜欢这件锦澜袈裟,何不把它占为己有呢!?”
金池方丈闻言一愣,有些意动,但随即还是哭号道:“不信,我已经答应那三藏大师明天归还,可不能出尔反尔。”
“师父,果然是守信之人!”
广智顿时笑着赞了一声,忽然话锋一转又道:“可是师父,如果三藏大师他们一行人今天晚上出了什么意外的话...那就不是你不还了,而是实在还不了给他们啊...”
说着话的时候,广智和尚一脸的意味深长。
金池方丈又是一愣,心中真的大为意动了!
广谋见状顿时暗道不好,由于竞争关系,他可不能让广智师兄把师父的欢心全给讨了,于是也开动脑筋,连忙出谋献策道:“对啊,师父,今晚刮的是西风,而三藏大师一行人包括坐骑全都在西厢房,现在风干物燥,夜晚一个不小心,真的是极容易失火啊...”
那一个“火”字,广谋说得极重。
金池方丈一张老脸顿时笑了起来,一双浑浊老眼却泛起了阴霾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