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
观音禅院的西厢房区域。
在某间古色古香的房内,一头可爱漂亮的猴子正蹲在床边,一脸无语的拿着一把竹扇,扇来扇去。
不过他不是给自己扇风,而是...呃,是帮琦玉扇风呢。
看着自家师父舒舒服服躺在床上,孙悟空翻了一个白眼,表示已经无力吐槽。
你妹啊!
为什么你热到睡不着,要俺老孙帮你扇风啊!
好吧,扇风就算了。
可为什么俺老孙明明会分身之术,却还是要求俺亲自给你扇风呢!
别以为你是师父就了不起,惹急了俺老孙,照样揍你!
好吧,虽然心里大骂着,孙悟空脸上还是一副欣勤模样,讪笑着为琦玉不断送去了凉风。
足足半个时辰之后,孙悟空终于停下了手上动作,松了一口气。
这可恶的师父,总算是睡着了。
这样想着,孙悟空便有些腰酸背痛的站了起来,忍不住狠狠的瞪了沉睡的琦玉两眼,这才离开了房间。
离开房间之后,孙悟空往看似空无一人的周围看了几眼,猴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冷笑之色。
然后他便回到了自己房间。
只是他刚一回到房间,关上房门之后,身影便是滴溜溜的一转,忽然又化为一只小蜜蜂,从窗户中钻了出去。
嗡嗡-----
孙悟空,哦是孙蜜蜂,当即嗡嗡的飞到了同样位于西厢房的马廊。在这里,他看到了白龙所化的皮皮虾。
当即传音入秘的问道:“皮皮虾,可有异常情况?”
白龙,哦不对,是皮皮虾闻言,那张虾脸顿时露出苦笑之色,看向半空中振翅的小蜜蜂,同样传音入秘道:“大圣爷,能不能别喊我皮皮虾,我可是西海龙王三太子啊!”
孙悟空所化蜜蜂顿时笑喷了,继续道:“师父这么喊俺就这么喊嘛,别扯淡了,快说正事。”
琦玉将锦斓袈裟借给金池方丈之后,孙悟空始终有些不放心,便留了一个心眼,虽然和琦玉出去逛街了,但却暗中让待在马廊的皮皮虾注意情况。
这时候便是过来询问情况的。
听到孙悟空的话,皮皮虾虽然有些无奈,但也认命了,乖乖汇报情况道:“大圣爷,你果然猜得没错,就在刚才,观音禅院的和尚已经在暗中监视着这边了。”
“这个俺刚才已经知道了,还有其他情况吗?”
孙蜜蜂点点头,事实上就在刚才从琦玉房间出来的时候,他已经发现了这一点。
皮皮虾龙眼便又是一转,道:“有,那些和尚好像也有搬运什么东西似的,但我没看清楚。其他就没有了。”
孙蜜蜂想了想,又点点蜂头:“行,那你继续待着吧,俺老孙先去看看那些秃驴到底想搞什么事情!?”
话音一落,他便振翅飞去。
转眼之间,孙蜜蜂便飞出西厢房,蜜蜂般的身躯在半空一转,顿时就一目了然。
只见此刻漆黑的夜色中,西厢房外面居然围满了和尚。
而为首的两名中年和尚,体型悬殊,一肥一瘦,正是金池方丈的两个大弟子广智和广谋。
这两人正指挥着一众和尚,不断将一些东西,搬运到西厢房外围,并围拢着西厢房,堆积了起来。
而那些搬运的东西,赫然是一些木柴树枝等易燃之物!
这下子,这群和尚的作恶之心已经昭然若揭。
很显然,为了一件锦斓袈裟,金池方丈这是无所不用其极了,居然为了烧死自己这一行人,连带整个西厢房舍弃!
想通这一点,孙蜜蜂顿时冷笑起来。
“早就知道你们这群爱装逼的秃驴没安什么好心了,这下子还不给俺老孙抓个正着!?”
暗自冷笑一声,孙蜜蜂就要变回真身,打开杀戒。
只是下一瞬,孙蜜蜂的动作猛地停了下来。
他忽然想起,要是这么一打的话,岂不是会吵醒自家师父?吵醒他当然是无所谓的,但万一到时候那家伙又让俺老孙去扇扇子的话,这样一来,最后岂不是坑到自己?
想到这里,孙蜜蜂顿时沉着了下来。
这群秃驴自然该死,但也不能连累俺老孙陪他们受罪啊。
不行,得想个办法才行!
孙蜜蜂小小的身影当即半空中徘徊起来,竭思苦想。
片刻后,他忽然眼睛一亮。
然后他看了一眼还在忙得热火朝天的和尚们,忽地冷笑一声,便振翅冲天而去。
“筋斗云!”
身在半空中,孙蜜蜂身影滴溜溜的一转,便变回了孙悟空,随即一招手,唤来筋斗云,便又继续往某个方向急射而去。
片刻之后。
孙悟空一个筋斗,便从东胜神洲的观音禅院,一下子来到了西牛贺洲的须弥山。
这里正是广目天王的住处。
“广目佬,俺老孙来看你了!”
孙悟空驱云到达须弥山之后,自然不会按什么正常程序拜访之类的,而是悬在须弥山半空,张口发出了巨大的声音。
在法力灌注之下,他的声音化为滚滚音浪,席卷而开。
须弥山顿时就一阵骚动。
紧接着,一道祥云忽然从须弥山中升起,眨眼间便来到了孙悟空面前。
祥云上站着一个中年大汉,满脸扎须,身穿甲胄,右手上则缠着一条狰狞赤龙,整个人看起来气势汹汹。
正是镇守此处的广目天王!
只是这时候的广目天王却一脸苦笑之色,看了一眼孙悟空,无奈道:“大圣爷别来无恙啊,不知道找我有什么事呢!?”
他自然是认识孙悟空的。
当年孙悟空大闹天宫之前,广目天王便是协助过李靖收服孙悟空。
当时他和孙悟空还有过一场激烈斗法。
不过到了现在,他和孙悟空倒可以说是老交情了。
只是这交情,广目天王宁愿不要。
毕竟这猴子除了本领高强和顽劣本性之外,还出了名的口无遮拦啊!
堂堂的广目天王被他喊成“广目佬”,你说气不气人!?
所以广目天王苦笑又无奈。
而孙悟空却仿若未见,直接了当道:“广目佬,俺老孙也不跟你扯淡了,你应该也知道俺在实行西天取经的任务,现在遇到了一些麻烦,想借你那胸罩一用!”
“想当年,你那个胸罩可真了得啊,一下子就盖住了俺老孙的花果山,俺当时可是一点辙都没有啊!”
孙悟空想起那段名为大闹天宫的狰狞岁月,一时间不禁有些唏嘘和感慨。
而广目天王听到这个话语,却忽然一个趔趄,差点从祥云上掉了下去。
然后他苦笑更浓:“大圣爷啊,那不是胸罩,那是避火罩啊!”
“怎么不是胸罩啊!?”
孙悟空顿时反驳道:“你不是以前挂在胸上面的吗?咦,现在怎么不见了!?”
广目天王顿时又一阵欲哭无泪。
没错,以前他的确是把避火罩法宝挂在胸膛上的。但自从被这猴子说成胸罩之后,哪里还有脸挂在那里啊,早就改为收进储物袋了!
这猴子的口无遮拦,还是一如从前啊!
广目天王也懒得和孙悟空说那么多了,当即手掌一翻,便凭空摄出了一件晶莹剔透的两片状法宝。
正是避火罩!
“既然大圣爷需要,那我就借给你一用吧!”
广目天王无奈的一甩手,顿时将避火罩抛给了孙悟空。
“嘿嘿,谢了!”
孙悟空笑着接过了晶莹剔透的避火罩,当即也道谢一声,随即筋斗云一转,便急射离开。
只是离开之前,孙悟空的嘟囔声还是随风传入了广目天王的耳中。
“还说不是胸罩,这形状明明就很像嘛,而且还是避火的!”
广目天王顿时脸色一黑,身影一个趔趄,也就真的从祥云上掉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