骤然间看到偶像。
猪八戒神色火热,一颗心也扑通扑通的跳动起来!
但随即火辣辣的猪心又被一盆冷水浇灭了。
因为这个时候,孙悟空忽然就龇牙咧嘴的骂道:“你就是乌巢禅师!?你大爷的,用的什么邪法谋害俺老孙!?”
孙悟空的话语,一下子就让猪八戒想起自己一行人和乌巢禅师敌对的情形。
“乌,乌巢禅师,大家”
但猪八戒并没有气馁,这时候便打算开口,向偶像求一下情。
只是未等他说完话,乌巢禅师却忽然开口掩盖了他的话语:“这位大师是?”
他目光火热的看着琦玉,那个样子,就像猪八戒刚才看着他一般,犹如看见偶像。
孙悟空和猪八戒齐齐一愣。
琦玉也是神色有些古怪,不过出于礼貌,还是应道:“我叫唐僧,法号三藏,是一名兴趣使然的英雄,也是一名迫于无奈的和尚,对了,我来自东土大唐!”
说到最后,琦玉还习惯性的加了一句东土大唐。呃,这都是上次化缘时留下的好习惯,不要在意就是了。
乌巢禅师听到琦玉这奇怪的先容,似乎有些懵,不过总算听明白了琦玉是来自东土大唐的唐僧!
他目光顿时又再火热几分,随即对琦玉客气道:“久仰久仰,原来是东土大唐来的圣僧,贫道乌巢禅师,多有得罪了。”
琦玉连道客气,却搞不清对方为什么这么客气。
“喂,你这个什么乌禅师,刚才那阵仗是你搞的鬼吧,俺老孙还没有输,大家再打一场!?”
孙悟空脾气火爆,却不管那么多了,想到刚才一幕又是有些生气,当即撸起袖子,挥舞着金箍棒,又要杀上去。
脸乌巢禅师闻言,这才向孙悟空看来,随即笑道:“刚才那道粉色轻风的确是贫道法力所化,不过这只是一场误会!”
那英俊的脸容上浮现笑意,让人如沐春风。
孙悟空却根本不叼他,冷喝:“误你大爷,赶紧来打一场!”
他可不管是不是误会,但他丢了面子却是真的发生了,哪能不赶紧找回场子?
“猴哥!”
不过这时候,猪八戒忽然一把抱住了孙悟空,大声规劝道:“沉着啊,你就算冲动也奈何不了人家啊!”
只不过这规劝简直是起到了反作用...
孙悟空更加怒了,一脚就将猪八戒踹飞,抡棒就向乌巢禅师打了过去。
就在这时,猪八戒见状一惊,关键时刻,忽然想起孙悟空很听琦玉的话,当即大叫道:“猴哥,师父还没发话呢!?”
果不其然,听到这话,孙悟空忽然刹住了动作,狠狠的瞪了猪八戒一眼之后,这才带着询问向琦玉看去。
琦玉想了想,一时间却没有说话。
倒是乌巢禅师看向了猪八戒,又笑道:“我记得了,原来是你这头猪妖。”
如沐春风的笑容,让猪八戒眼中又绽放出狂热。
而这个时候,琦玉终于开口了:“这位乌巢禅师,大家之间应该不是误会吧。”
“我听到这位猪徒弟说,你不准任何人踏入这座山,大家刚好要经过这里,而你也出手了,还有什么误会吗?”
琦玉话音刚落,孙悟空脸色又变得凶狠起来,手上的金箍棒一颠一颠的,一副一言不合就要砸出去的样子。
乌巢禅师闻言,顿时面带笑容的说明道:“其实真的是误会了,我不是不准其他人踏入这座山,而是一般人踏入这座山,都会受到这些粉樱树灵攻击,最后失去性命,被摄取所有精气,相信你们也看到了。”
听到这话,琦玉顿时一怔。
孙悟空脸色凶狠神色也是一凝。
至于猪八戒这个传播者,同样愣了一愣。
不过随即孙悟空抢先质疑道:“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最后又要使出怪风,乱俺老孙心智!?”
琦玉和猪八戒闻言,也看向乌巢禅师,等待他的答案。
乌巢禅师听到这话,当即有些哭笑不得:“那些粉樱树虽然攻击性很强,但好歹也是贫道悉心培育而来,看见被大量损毁了,自然要出手一番。”
“好啊,终于承认了是吧!”
孙悟空顿时兴奋的大叫一声,抡棒又想打!
还是那句话,他可不管什么误不误会的,反正刚才他是丢了面子了,现在得找回场子啊!
“猴子,住手!”
只是琦玉忽然出声,又阻止了孙悟空。
他的思维逻辑跟孙悟空不同,既然对方这么说了,那很有可能就真的是一场误会了,所以倒也不必真的要分个胜败生死了。
孙悟空闻言,只能郁闷不已的停下了动作,只是一双猴眼,还是不忿的盯着乌巢禅师。
“是啊猴哥,既然是误会,那解开就没事啦!”
猪八戒见场面缓和下来,顿时大喜对孙悟空道,随即又有些扭捏的翻出纸笔,递给了乌巢禅师,忐忑道:“偶像,其实俺老猪仰慕你很久了,不知道你能不能给我签个名?”
“你这头猪妖,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福气,居然能拜入圣僧的门下。”乌巢禅师轻笑了一声,然后便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他的名字也非常特别,乌巢禅师,字曰本。
拿到偶像签名,猪八戒顿时哈哈大笑,兴奋雀跃起来。
孙悟空见状,则不禁一阵翻白眼。
琦玉则依旧淡然,随即道:“那大家继续上路吧。”
“等等,圣僧!”
乌巢禅师忽然拦在了琦玉面前,急道:“贫道有一个不情之请,希翼圣僧能够答应!”
琦玉一愣。
孙悟空咬牙:“别理他师父!”
猪八戒高喝:“师父答应他!”
然后两师兄弟对视一眼,目光中竟然有火花浮现。
呃,猪八戒这简直就是脑残粉啊,为了乌巢禅师,居然又敢怼孙悟空了。
不过琦玉对两个徒弟的话语都没有理会,只是淡然道:“什么事啊,说说看。”
答不答应,自然由他自己来判断。
乌巢禅师闻言神色一喜,随即英俊的脸庞严肃起来,并慎重的从怀里掏出一道物体来。
物体散发着粉光,刚一掏出,便无风自动,一下子飞到了琦玉的手上。
随即光芒一敛,露出一本书的模样。
这本书的封面是暧昧的粉红之色,上面则写着四个大字:《玉女心经》
“苍天有井名为空...波多野蓝结衣海...茫茫西处野鸟翔...天苍海蓝翼陡扬?”
琦玉接过来翻了两下,随即漫不经心的念叨了上面几句诗词,然后眉毛一挑的问道:“这是什么啊?”
孙悟空为之一愣。
倒是猪八戒陡然一惊,一双猪目猛的瞪大。
听到琦玉的问话,乌巢禅师则神色慎重无比的回道:“这本《玉女心经》乃是贫道毕生的心血,你也可将其称为人伦道统。里面除了记载着女蜗娘娘开创的人伦之道外,还记载着贫道加以创新的一系列人伦道派,例如一本道,东京很热,天然素人等...总而言之,人伦道派的精华都在里面了!”
“《玉女心经》!?道统!?”
乌巢禅师话音刚落,未等琦玉开声,猪八戒已经眼睛发光,脸色狂热的忍不住大喊起来:“人伦之道的道统!”
猪八戒此时的样子,简直要比起当初看到金池方丈看到锦斓袈裟还要狂热虔诚!
只是喊完一声之后,猪八戒忽然又震惊又复杂的看向乌巢禅师,颤声道:“道统?偶像,你这是大限来了,可你不是修炼人伦之”
未等猪八戒说完,乌巢禅师便苦笑了起来:“没错,贫道的确大限将至了,不用觉得奇怪,贫道修炼的不是天伦之道,只是人伦之道。所谓人力有时穷,所以我已经没有办法再继续钻研人轮之道了,只能留下道统。”
听到这里,猪八戒顿时肃然起敬,面如朝圣。
孙悟空则顿时一惊,他虽然听不懂什么人伦什么的,但大限将至还是听得明白的。
琦玉也有些听明白了,这人大概是快要死了,要把那本书托付给自己。
“只是,为什么要托付给我?”琦玉有些疑惑。
猪八戒也疑惑,当场大叫道:“是啊,为什么托付给师父啊,其实俺老猪也行啊,以俺对人伦之道的热衷,一定也能将它发扬光大,造福全世界的!”
“你不能,你资质愚钝〔长得太丑〕!”
乌巢禅师顿时无情的打断了猪八戒的幻想,随即看向琦玉道:“圣僧资质高超〔长得够帅〕,而且到时候取得真经之后,还能顺便传播一波,简直一举两得。所以他就是最佳的人选!”
“圣僧,你就答应贫道这个要求吧!”说到这里,乌巢禅师英俊的脸上,竟多了一抹沧桑与唏嘘。
琦玉默然,犹豫了一会,这才道:“好吧,我就收下这书了,至于能不能发扬光大,”
说到这里,他挠了挠自己光溜溜的头颅:“这个就保证不了了!”
“没问题!”
乌巢禅师顿时大喜的应道,一副只要你接下就已经很给面子的样子。
猪八戒顿时无限郁闷,只是忽然间又心中一动。
既然乌巢禅师已经将道统交予琦玉,琦玉是自己的师父,那岂不是说,自己也有机会学到人伦之道!
轰!
想通了这一点,猪八戒浑身激动的颤抖,看向琦玉的目光,再无丝毫轻视不敬,反而无比的火热尊崇!
到了这个时候,他终于觉得,自己拜了这个唐僧为师,简直太踏马踏马幸福了!
不但战斗力爆表,而且还是人伦道统的传人!
“师父,俺怎么突然觉得你这么帅呢?”猪八戒激动的浑身颤抖,更是当场拍起了马屁,虽然无比的突兀。
琦玉顿时一阵无语。
孙悟空则竖起了中指。
他们一行人再和乌巢禅师寒暄几句后,终于继续上路了。
只是每次走在最前面的孙悟空,这次却故意落到最后,等到琦玉和猪八戒稍稍离开之后,他忽然又掏出金箍棒,二话不说的就往乌巢禅师脚下那个乌巢捅去!
到了最后,他可都没有忘记找回场子的事!
只是让孙悟空心中一凛的是,他的金箍棒捅进乌巢里面之后,无论变得多大,居然都撼不动那个看似普通的乌巢一丝。
最后在乌巢禅师似笑非笑的目光中,孙悟空终于死心,只能郁闷的收回金箍棒,追上了前方的琦玉和猪八戒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