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
琦玉呢喃一声,脸上表情有些疑惑。
沙僧也一脸的懵逼,大光头上,浮现出一个问号。
孙悟空也表情一愕。
猪八戒自然也被突然冲进来的清风明月吓了一跳,手里拿着的一小块人参果都掉到了地上。
清风明月见状,又是一阵怒气急声,纷纷喝道:“猪妖,你还敢浪费人参果!?”
没有人知道他们两人现在有多么惊怒。
之前他们两个刚刚招待完唐僧,便下意识去后院检查一下人参果园。
但结果可想而知。
看着那一颗颗被摘空了的人参果树,两人当场就懵逼+恐惧+惊声尖叫起来。
随即两人回过神来,稍微一想,便自然而然的将怀疑的对象放在琦玉等人身上。
毕竟怎么想,最大的嫌疑都是琦玉这些外人啊!
然后他们就跑来厨房一看。
这一看,果然就发现,就是他们偷的!
而这一边,听到喝声,做贼心虚的猪八戒又是抖了一抖,二话不说捡起地面上的一小块人参果,塞进嘴里,咔吧就吞下了肚子。
嗯---这下不浪费了!
然而清风明月两人见状,却更加愤怒了!
尼玛!偷还不算,被抓现行了还敢再吃!?
简直欺人太甚啊!
黑皮肤的清风,当即就瞪大眼睛,脸色涨红的爆喝道:“师弟,马上通知师父!”
白皮肤的明月当即点了点头,随即往怀里一抓,掏出了一张黄灿灿的道符。
他念叨几句之后,忽然将道符往半空中一扔。道符竟瞬间就无物自燃起来,随即化为一道火光,冲天而去。
“咦,这又是什么招数,好神奇的样子啊?”
琦玉忍不住啧啧称奇,不过现在好像不是关注这个的时候,于是他当即转向清风明月问道:“两位朋友,发生了什么事?你们好像很生气啊?”
清风顿时冷笑,撕破脸皮:“哼,别装模作样了,你这和尚也有份作案吧,难怪刚才吃完两个人参果还问大家有没有,原来是不过瘾,所以让你这些徒弟偷了大家园子里所有的人参果吧!?”
明月也跳了起来,大声指责道:“就是,你这个臭和尚,我师父念你是故友的缘故,这才送你两个人参果尝尝鲜,没想到你这和尚贪得无厌,居然伙同徒弟们,干出此等下作之事!”
听了清风明月的话,琦玉总算是明白了一些。
原来,这里之所以有那么多人参果,都是偷来的啊!
这样想着,琦玉不禁皱起了眉,随即将目光,看向了孙悟空三妖。
面对琦玉皱眉的目光,孙悟空和猪八戒脸色尴尬,低头不语,就连沙僧此时也不敢与自家师父对视,暗道这次是被两个师兄给坑了!
看到三个徒弟这个样子,琦玉哪里还能不明白啊。
当即他便转身看向清风明月,歉意道:“不好意思,两位,是我没有管好徒弟,我给你们道歉了。”
“这些人参果一共多少银两,我这个做师父的赔给你们吧。”
这样说着,琦玉便往身上掏银子。
他们一路过来,虽然习惯性的找人化缘,但其实并不穷。
原因很简单,当时经过高老庄的时候,孙悟空收服了猪八戒,救下了高翠兰,后来高太公感激之下,临行前便塞了一千两银两给琦玉。
至于为什么不给银票,却是考虑到琦玉等人长途跋涉,怕当地银票在其他地方用不了。
而琦玉当时得知这边是用银两代替金钱的时候,还有些啧啧称奇,最后也没有推辞,便收了下来。
好吧,有些扯远了。
总之,就是琦玉现在挺有钱的,赔他几十个人参果是应该足够了。
听到琦玉说要赔钱,孙悟空三妖顿时就是一愣,各自对视一眼,都是脸色古怪。
而清风明月听到这话,自然再一次勃然大怒:“赔钱!!??”
“你怎么赔!?”
“你知道人参果有多珍贵吗!?”
“你这臭和尚,偷了人参果不说,居然还想戏弄大家!?”
清风明月脸色涨红的几乎要发紫,要不是多年来修道的涵养,估计这时候他们都要动手打人了。
赔钱?
开什么玩笑!?
人参果可是天地初开【混元道果】之一,那可是无价之物!
是用钱能买得了么!?
是用钱能衡量的么!?
但琦玉闻言,却有些不悦了,暗道这两个道童有些过份了。
他又不是没吃过人参果,记得以前吃的人参果是很珍贵,也卖得挺贵的,但再贵也贵不到哪里去啊,用银子来赔,也很合情理啊。
这样想着,琦玉便再次开声道:“这样吧,我赔三百两给你们,怎么样?”
“嘎!?”
清风明月闻言顿时瞪大了眼睛,满腔怒气陡然一滞。
孙悟空三妖则又对视了一眼,神色更加古怪了,猪八戒甚至忍不住噗的一声,将嘴里面刚吞下的人参果都喷了出来。
好吧,最后还是浪费了...
见清风明月愣住的样子,琦玉便以为他们不满意,眉头一皱便又道:“那五百两,可以了吧。”
“嘎!?”
清风明月又嘎了一声,满脸懵逼。
孙悟空和沙僧脸色赫然已经古怪到极点,猪八戒喷完人参果之后,又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琦玉见状又叹了一口气,这才道:“好吧,我所有银两只留下十两银子,把另外的九百九十两都给你们,这些,总该够了吧。”
这样说着,琦玉便从怀里掏出了一大把银子,认真的数出十枚塞回怀里中,便双手捧着,递给了清风和明月。
清风明月看着递到面前的那堆银两,愣了那么一瞬间之后,便终于各自脸色狰狞的回过神来。
他们此时脸色涨红而发紫,青筋突出,真的是非常狰狞。
“臭和尚,竟然真的在戏弄大家!”
“欺人太甚简直!”
清风明月脸色狰狞的大骂起来,其中的清风更是眼睛一瞪,伸手拍开了面前的银两。
啪的一声。
哇啦啦----
琦玉没有想到这两人居然有钱都不要,猝不及防,双手间的银两顿时被拍得散飞开来,洒了一地。
看到这一幕,孙悟空三人顿时脸色一变。
“我师父都说赔你们银两了,不要也算了,居然还敢动手!”
为首的孙悟空顿时就冷笑了起来。
他偷人参果的确是理亏,所以刚才被抓了现行,有些尴尬。面对琦玉的目光,也有些愧疚。
琦玉要拿银子赔人参果,虽然有些天荒夜谈,但了解琦玉的孙悟空,自然明白,自家师父这是真心想赔,并不是戏耍清风明月。
所以他脸色虽然有些古怪,但心里却是暖融融的。
这时候见清风明月居然敢对自家师父不敬,孙悟空哪里还能忍!?
“是你们踏马的欺人太甚!”
他这个暴脾气啊,大喝一声,当即就往左耳一掏,随即金光一闪,牙签状的金箍棒飞了出来。
金箍棒迎风暴涨,瞬间便化为竹竿大小落在孙悟空手中。
与此同时,仿佛感受到主人的愤怒般,棒身上也亮起了明灭不定的金光,恐怖的波动席卷而开。
然后孙悟空抬头,看向清风明月,猴脸上亦露出了一丝狰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