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藏-大-师!”
“你就是这样帮我恢复人参果树的!?”
镇元子终于回过神来,一字字的咬牙切齿道。
要不是忌惮琦玉的爆表战斗力,恐怕他已经又忍不住出手了!
不过现在他也忍得非常辛苦,以至于浑身颤抖,长须都一颤一颤的。
琦玉却毫无所觉,闻言看了过去,挠挠脸蛋答道:“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说完他又往那两颗人参果树看了两眼,嗯,依然那么高大茁壮,枝繁叶茂,没毛病!
而这时候,猪八戒和清风明月等人也回过神来,脸色自然是古怪无比。
镇元子闻言后,再一次浑身剧震,更加气得要死。
但他随即还是狠狠的深呼吸数下,平复了一下激愤的心情,这才道:“那好吧,就当你把两颗人参果树恢复了,那那些人参果呢,你又怎么办?”
好吧。
这是镇元子知道自己和琦玉是很难沟通的了,只能退而求其次,让他恢复人参果好了。
至于这两颗人参果树,镇元子只能自认倒霉,到时候自己再施以手段恢复了。
不过这一次,听到镇元子的话语,琦玉却有些犯难了。
那两颗树弄倒了再种起来倒是容易,可是这人参果想要再长出来,好像就没那么容易了啊!
琦玉沉吟起来,忽然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猪八戒,开声问道:“猪头,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猪八戒听到这话,终于是彻底明白琦玉不是使什么缓兵之计了。
原来是真的答应镇元子啊!
想到这里,猪八戒顿时苦笑一声,道:“师父,这人参果三千年开花,三千年结果,再要三千年成熟,将近一万年...”
只是未等他说完,琦玉便皱眉打断了他:“打住,我问你有什么好办法,你跟我吹这些干嘛啊?”
琦玉对猪八戒感到一阵无语。
他虽然没有种过人参果,但基本常识还是有的好吗?这人参果三千年开花,三千年结果,还有三千年成熟?
你跟我开什么玩笑呢?
要是这样的话,以前Z市那边载种人参果的果农是怎么样培育出来的?那么长的收获期谁能等得了?而且果农应该活不了那么久吧...
在琦玉无语的同时,猪八戒也是很无语,忽然有了和刚才镇元子一模一样的感受。
嗯,怎么说呢。
这自家师父,有的时候,还真的是跟他沟通不了啊!
你说这人参果近万年才收成一波,他哪里会有什么好办法让人参果再长出来啊!
要真有的话,他还当什么猪八戒啊?直接当个火影,呃写错,直接当个如来佛祖岂不是更好?
这样想着,猪八戒苦笑更甚:“师父,俺也没有办法啊。”
镇元子听到两师徒的对话,神色顿时又变得非常阴沉。不过他依然没有出手。
好吧,还是忌惮着琦玉呢。
猪八戒这时候注意到镇元子脸上的忌惮之色,忽然就心中一动。
既然想不到办法,为什么不先拖一下呢?
毕竟现在孙悟空就算被镇元子抓住,应该也没有什么危险。
所以,自己和师父完全可以先回去把人参果给吃了啊!
要知道,再不吃可就没有效果了啊!
好吧,事实上,从猪八戒到达这里之后,那是无时无刻都惦记着人参果。
这时候他见场面缓和下来,便马上走到琦玉身边轻声提议道:“师父,既然现在想不到办法,要不大家就先回去再想吧,反正猴哥也没有危险。”
“嗯?”
琦玉一愣,随即也觉得有些道理,毕竟办法不是说有就有的。
于是乎,他当即便大大咧咧的对镇元子道:“镇元子朋友,现在大家还没有想到办法,就先回去了。”
“什么!?你们还想回去!?”
镇元子闻言眼睛一瞪,一脸不可思议的问道,一张脸庞则又涨红了起来。
琦玉淡然的目光扫过去:“怎么,有什么问题吗,一时间大家的确是没有想到办法啊。”
有什么问题?
当然有问题啊大哥,现在问题都没处理好,你就想走,你也太离谱了吧!
镇元子皱着眉,暗自腹排,但一对上琦玉淡然的目光。
好吧,他又犹豫了。
然后他脸上爆起了青筋,拳头猛地紧握起来,然后又松开,又握紧,又松开,又握紧,最后还是松开了。
随即镇元子冷冷道:“好,那我就给你们一天的时间,要是还没有办法的话,别怪我镇元子不客气了!”
当然,最后他还不忘补充:“对了,可别忘了孙悟空还在我手上啊,要是你们敢耍什么花样的话,我保证杀猴证道!”
“放心吧。”
琦玉无所谓的扬手说道。嗯,一天的时间,应该足够他想办法了。
猪八件见状,顿时大喜,忙催促道:“师父,那大家快走吧,还要吃冰镇,呃不是,还要回去想办法呢!”
琦玉自然没有意见,当即又和猪八戒化为一道妖风离开。
“师尊,真的就这样放他们回去想办法吗?”
“是啊,万一他们有诈呢,师尊!”
看到琦玉和猪八戒离开之后,清风明月终于松了一口气,随即又有些不甘的向镇元子问道。
镇元子神色阴沉,忽然爆喝道:“你们两个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们两个饭桶,人参果至于失窃吗?那猴子至于会砸倒人参果树吗!?”
刚才虽然清风明月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明了一番,但镇元子自然不会只听两名徒弟的片面之言。
更何况这片面之言里面,清风明月居然还说他们是当着孙悟空等人的面,将人参果献给的唐僧。
这样一来的话,就不难猜测得出孙悟空等人为什么要偷窃人参果了。
很简单,因为眼红啊!
你拿好东西出来,独独给了唐僧,却不分给在场的徒弟们,估计不眼红就奇怪了。
现在镇元子已经有些悔恨把这两个小徒弟留下来,招待唐僧一行人了。
清风明月虽然各自都有一千多岁高龄,但因为从没有出过道观的关系,人生经历还是太少了啊。
换句话说,就是情商低啊!
自己当时怎么就那么糊涂,把情商这么低的徒儿留下呢!
镇元子脸色愤怒,一时间胸膛都被激得剧烈起伏。
“师尊,请息怒!”
而清风明月见师尊发火,连忙身躯一抖,不敢再多言了,乖乖听训。
……
飞去的时候有些慢。
飞回的时候超级快。
这句话说的正是猪八戒前后两次的飞行速度。
不过也难怪,毕竟在飞去后院的时候,猪八戒是欲哭无泪,郁闷不已,现在飞回厨房,自然是兴高采烈,兴奋得不要不要的。
闪电之间。
猪八戒便带着琦玉飞回了五庄观的厨房。
“师父,二师兄,你们回来啦?”
听到动静,厨房里面的沙僧顿时招呼道,但随即他扫了一眼之后,又疑惑道:“咦,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大师兄呢?”
“老沙,别说了!”
未等琦玉出声,猪八戒就忍不住抢先道:“现在简直是十万火急啊,刚才的情况非常危险,你先把那冰镇人参果沙拉端出来,让我和师父吃点压压惊先!”
沙僧见猪八戒脸色焦急,顿时以为事态严重,也不多问,当即将旁边的两大盘东西拿了过来。
看到这两大盘东西,猪八戒一对猪眼顿时好像灯泡那样发光起来。
面盘那样大的铁盘里,是一块块切得整齐的果肉,绿皮白肉,隐约散发着奇异的清甜响起,而果肉表面上淋着一丝丝浓稠的酸甜红酱,看起来让人食欲大增。
“咔吧咔吧!!!”
猪八戒见状,咽了一口口水,再也忍不住,伸手就抓起人参果肉往嘴里塞。
一边吃还一边大呼好吃!
“师父,老沙,你们也吃。”
同时他还模糊不清的招呼琦玉和沙僧。
琦玉闻言,也就拿了块人参果肉,放进了嘴里。
咔吧一声。
因为冰镇过的关系,人参果更加爽脆的几份,口感冰冰爽爽,果汁清清甜甜,再加上少许的酸甜酱,嗯,果然比之前更好吃了!
不过琦玉并没有像猪八戒那样对人参果那么热衷,所以在咀嚼的时候,忍不住又开动起生锈的脑袋起来,想起了办法。
沙僧闻言,也抓了一块塞在嘴里,但他匆忙吞下之后,便忍不住又问道:“师父,大师兄到底去哪里了?”
好吧,他实在是有些奇怪。
毕竟刚才琦玉和猪八戒说去看看情况,结果这都回来了却没有带着孙悟空一起回来,确实有点奇怪啊!
琦玉又下意识的抓起一块人参果沙拉放进嘴里,听到沙僧的问话,这才将刚才在后院发生的情况告知于他。
听完琦玉的讲述之后,沙僧这才明白为什么没看见孙悟空了。
原来是被镇元子给当人质给扣押了啊!
不过或许是旁观者清的缘故,当听到让人参果重新生长出来的困难条件后,沙僧却忽然眼睛一亮,对琦玉道:“师父,其实这件事,大家可以找观音菩萨帮忙啊!”
“什么?观音菩萨?”
琦玉顿时一愣,下意识呢喃一声,随即仿佛想都什么似的,眼睛也渐渐的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