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琦玉再次苏醒过来的时候,他看见了似曾相识的一幕。
大锅。
泡着药材的水。
柴火。
以及,自己那光溜溜的身子。
琦玉顿时脸色一黑。
又是煲汤?
有没有搞错!?
与此同时,他也发现了,自己被一根非常结实的绳子捆绑住,他轻轻的一用力,居然挣脱不开。
显然,这根绳子比起之前猛虎精所用的绳子高级多了。
但也仅仅如此了。
此时琦玉明显感觉到体内的无敌力量依旧存在,所以只要他用力一挣,这根绳子就算坚固无比,也绝对束缚不了他。
“哟,你醒了!?”
但就在他想要挣脱束缚的时候,旁边一道话语声忽然响了起来。
琦玉闻言顿时动作一顿,转头看去,顿时发现旁边的高大人影。
人影身穿黄色袍泽,身材高大,一双圆滚滚的眼眸散发着骇人的青光,正是之前招待自己的黄袍男子。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琦玉皱眉问了一声。到了这时候,他自然已经明白自己是被眼前的黄袍男子骗了,对方根本就不认识白骨精。
“这个嘛----”
黄袍男子诡异的一笑:“哈哈,自然是想吃唐僧肉啊!”
说着话的同时,黄袍男子眼中那骇人的青光还故意亮了一些,给人一种阴森恐怖之感。
不过事实上。
他抓琦玉过来,并不是为了吃他的什么唐僧肉。
黄袍男子真正的身份,乃是天庭二十八星宿之一的奎木狼,这番他私自下凡,却是和天上的情人约好,下来幽会,呃是相会。
这一会,就是十三年。
当然,这里的十三年指的是凡间的十三年,相对于天庭来说,凡间的十三年,也就等于过了十三天而已。
所以奎木狼对于天庭的消息,并没有脱节。
而且根据一些小道消息,奎木狼还知道,西天取经任务并没有表面所说的弘扬佛法那么简单。这事不但佛门重视,就连天庭也很是关注。
于是奎木狼便生出了试探之心,试图从这个转世金蝉子身上试探到什么隐秘情报。
要知道,如果真的从这个唐僧身上试探出什么情报的话,这可是大功一件啊!
到时候去到玉帝那里,他甚至可以借这个功劳,让自己和妻子光明正大的重返天庭!
出于这个关系,试问奎木狼怎能不动心。
于是乎,一发现唐僧主动上门,他自然便是趁机诓骗了一番,其实他根本就不认识什么白骨精黑骨粉的。
过程也很顺利,唐僧没有怀疑什么,便掉进了他的圈套里面,成为了砧板上的鱼肉。
只是,这样一来,奎木狼却根本没有试探到什么有用的消息,唯一能够证明的是,这个唐僧一点法力都没有,是一个凡人,没喝几杯酒就会醉倒。
然而这都是烂大街的消息了,天庭早就已经得知,又何须他来试探?
于是奎木狼不禁有些气馁了,情知从琦玉这样一个凡人身上已经得不到什么有用情报,所以这时虽然嘴上说得阴狠,但其实已经找了借口准备将琦玉释放了。
琦玉自然不知道见奎木狼的心思,这时听到他的话语之后,顿时准备用力一挣,顺手打杀这个妖怪。
但紧接着,他忽然又脸色一变,停下了挣扎举动,将身躯藏入了大锅里面。
好吧。
并不是琦玉不想挣脱,而是这关键时刻,居然有一个女人走了进来!
要知道,他现在一件衣服都没穿啊!
琦玉无语之下,只能缩起了身躯,没有急着挣脱。
走进来的女子,面若桃花,一身粉蓝长裙,竟是一个美貌女子。
看到美貌女子,不但琦玉脸色一变,就连黄袍男子奎木狼也是脸色一变,皱起了眉头。
呃,其实奎木狼这表情也是装出来的。
这个美貌女子,正是他在天庭的老相好,原本是披香殿的侍女,但下凡之后却成为某国的公主,名为百花羞。
百花羞已经忘记了前世记忆,以至于也忘了奎木狼,所以后者只能强行将百花羞掳了过来,然后强行XXOO,然后生米煮成熟饭,最后还生下了一对子女。
事已至此,百花羞也就认命了。
不过她本性善良,就算将奎木狼当成了夫君,但依然不断劝其为善。
而这一次,奎木狼就是利用了这一点,故意叫小妖走漏风声让百花羞知道,好让本性善良的她配合自己演这么一出戏。
而现在,这场戏已经开始了。
奎木狼故意皱眉对百花羞道:“夫人,你来这里为何?”
“夫君。”
百花羞此时面带黯然,语气失望:“你不是曾经答应过奴家,不再害人性命的么?如今这又是为何?”
说着话的时候,她眼圈红红的向大锅里面的琦玉看了一眼。
呃,
琦玉眨眨眼睛,有些懵逼了。这是什么情况?
“夫人,你有所不知,这个和尚是传说中的唐僧啊!”
奎木狼又故意面泛狂热之色,装作一副好激动的样子的道:“传说只要吃了一口唐僧肉,就能长生不老啊!我还准备留一份给夫人呢!吃了唐僧肉,以后大家就能长相厮守,永不分离了!”
百花羞听闻后,反应则非常激动,几乎是喊了出声:“什么唐僧肉!我只知道你现在是在作孽,要是你执迷不悟的话,我和两个孩子都不会再认你!”
“你马上放了这位大师!”
话音刚落,百花羞顿时就梨花带雨的掉下泪来,红红的眼睛里面有失望与坚决。
琦玉彻底的懵了。
这样的情节,呃,他之前在黄风洞好像也经历了一番啊。
也是煲汤,然后也是两个人,然后也是意见不同,也是产生了矛盾。
就是不知道这个黄袍妖怪会不会像那个猛虎精一样,坚持要拿自己煲汤,要真是这样的话,就得做好吃自己拳头的觉悟了。
就在琦玉想着这些的时候,奎木狼一张脸却阴沉了下来。
他握紧了拳头,死死瞪着百花羞,周身隐约腾起煞气,似乎非常愤怒的样子。
然而他心里早就笑开了花。
果然,事情的发展并没有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哼,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不管了!”
到了这时候,奎木狼当然不会跟百花羞争什么了,当即顺着台阶很愤怒的说了一声。
然后他便挥手收起了琦玉身上捆绑着的绳子,随即一挥袖,满脸不悦的离开了这处。
琦玉并不知道奎木狼是在做戏,这下子便认为这个妖怪虽然很妖怪,但没想到居然是一个怕老婆的货啊。
而他老婆,百花羞此时见奎木狼退让,顿时喜逐颜开起来,这才对琦玉道:“这位大师,这里是你的衣服,你快穿上吧!然后我带你出去!”
话音刚落,她便将琦玉原本的袈裟连体衣这些递了过来,并稍作回避。
琦玉倒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准备得那么充分,竟然连衣服也带来,愣了一下之后,这才道谢一声,连忙接过来,三儿两下就穿上了。
然后琦玉便跟着百花羞往洞外走去。
一路上见到的小妖,全都乖乖的让开了道路,显然得到了奎木狼的命令。
于是百花羞笑得更加开怀了。
琦玉见她笑得欢喜,忍不住说了一句:“这位大姐,你们两口子的感情挺不错的啊。”
只是让琦玉没有想到的是,听到这句话之后,百花羞却忽然一怔,俏脸一下子黯然了下去。
“怎么了大姐,我说错什么了吗?”琦玉奇怪道。
百花羞忽然低叹了一声:“大师,不瞒你说,其实我是附近宝象国的公主,在十三年前,是夫君强行将我掳到这里来的。”
“还有这种事?”
琦玉顿时一愣,真的没想到,这两人看起来感情不错,但居然还有这种狗血秘辛。
回过神来,他便问了一句:“那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走啊,我可以带你离开这里啊。”
百花羞闻言,顿时目光有些怪异的看着琦玉。
带我离开这里?
你省省吧你,好像你能离开,也是我求的情吧,你凭什么说带我离开啊?
好吧,她不知道琦玉有多么流弊,这时候自然是一脸的古怪。
不过她也就是想想而已,并没有说出口。倒是在将琦玉带到洞口的时候,她拿出了一封信过去,递过去道:“大师,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已经认命了。不过就是想麻烦你带个信,去到西边的宝象国,给我父王报个平安,不让他老人家担心。”
“哦,那好吧。”
既然人家都这么说了,琦玉自然也不再坚持,收下信封之后,便离开了波月洞。
琦玉离开的时候,正值黄昏,回到约定好的聚集地点的时候,天已经有些微微黑了下来。
一无所获的猪八戒和沙僧,还有皮皮虾三妖,早就已经回到了这里。
“师父,你怎么去了这么久啊?”
“师父,你去哪里了,有没有发现?”
看到琦玉这么晚回来,三妖都是有些疑问,猪八戒和沙僧都纷纷询问琦玉去哪里搜索了。
至于皮皮虾为什么不问,好吧,还是那句话,没有发言权。
琦玉听到这话,回头看了一眼波月洞的方向,最终摇了摇头,并没有将自己的遭遇说出去。
不过经过这件事,他对寻找白骨精的想法又淡了几分。
在他看来,还是算了吧。
如果要遇上的话,迟早也会遇上的。
再这么找下去,耽误的时间估计都能直接去到西天取经了。
于是呼,琦玉当即便拍板宣布道:“接下来的日子,不必再寻找白骨精了,休息一晚,明天安安心心上路吧。”
猪八戒有心反对,但想到这几月来的一无所获,也就没再多说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