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微微亮。
天边窜来一道遁光,悄无声息的没入了宝象国王宫。
正是逃回来的猪八戒,他偷偷的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顿时犯难起来。
吗的,这次玩大了。
原本以为自己加沙僧去灭个妖怪应该是十拿九稳的事情,没想到现在没灭到对方不说,沙僧被被对方被抓了去。
还真是应了那句话,赔了妇人又折女啊!
总之这下子是亏大了。
于是猪八戒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向琦玉求助。
不过几乎这个想法刚一浮现,另一个想法也跟着出来了:明明师父已经说不用去找那个妖怪的。但是自己却为了好处,却偏偏不听,瞒着自家师父偷偷跑了出去的。
现在惹祸了,就去找他,这也太没有面子了吧!
不过没面子就没面子吧,先救回沙僧要紧啊!
关键时刻,猪八戒还是分得清楚哪个重要一些的,当即就要去找琦玉汇报求助。
不过他刚打开房门,还未迈出脚步,迎面却跑来了一脸惊慌的国师。
“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国师跑到猪八戒面前,惊慌的连叫道。
猪八戒顿时一愣。大事不好?
是啊,可不是大事不好么,现在老沙被那妖怪抓走,生死未卜。
不过随即猪八戒又愣了。
事实上,他跟国师约定好的行动时间是今天,但昨天晚上猪八戒实在太激动了,按捺不住,便半夜带着沙僧杀了过去。
所以说,国师应该不知道这件事才对啊,而且自己也还没来得及告诉国师呢,怎么他就知道大事不好了呢?
这样想着,猪八戒疑惑的问道:“国师,你这是怎么了?”
“大事不好了!”
国师狠狠踹了几口气,这才继续道:“朱大师,刚刚有一个男人突然出现在我和陛下面前,自称是百花羞的驸马,陛下见机不妙,就赶紧派我过来请你了!”
“什么!?驸马!?”
猪八戒也是一怔,这又是怎么回事?
这从哪里又跑出了一个驸马?走错片场了吗?
等等,难道是,
猪八戒忽然就瞳孔一缩,脸色一变,急忙的问道:“国师,那个男人长得什么样,穿什么衣服的,你快跟俺说说!”
“哦哦!我想想!”
国师闻言也不敢怠慢,连忙皱着眉头,不确定的道:“具体的我也说不上来,长得倒是挺年轻的,穿着一件黄色的袍襗。”
“什么!黄袍!?”猪八戒顿时一惊。
“怎么了?”国师见状,也吓了一条,慌忙问道。
猪八戒脸色凝重:“这个男人应该就是掳走公主的那个妖怪了!”
“什么,他就是妖怪!?”国师闻言顿时惊慌叫道,别看他平时那么机灵,但面对妖怪这种超出常人理解的生物,还是无比畏惧的。
猪八戒点了点头,继续道:“实不相瞒,国师,其实俺半夜已经去会了一次那个妖怪!”
“啊!?”
国师又是一惊:“朱大师你已经跟那个妖怪交过手了,可是为什么...”
显然,国师后面没说,却又想说的是:既然你都跟妖怪交过手了,为什么妖怪还安然无恙呢,而且还大摇大摆的来到了皇宫。
猪八戒脸色有些尴尬,讪讪的说明道:“呃,这个妖怪能够不知不觉的掳走公主,本领果然非常高强,俺昨夜与其一战,也不过是打了一个平手。”
好吧,猪八戒还是要一些面子的,并没有将自己输得很惨的事情说出来。
国师懵逼了:“那,那怎么办啊?朱大师!”
还能怎么办,凉拌呗!
当然,这样丧气的话猪八戒是不会说的,他说的是:“国师,不必担心,这样吧,你先去和国王陪着那妖怪,想办法拖住他,俺马上去找救兵。”
好吧,猪八戒目前能够想到的办法,除了凉拌之外,也只有找琦玉了。
“哦,那朱大师你要快点啊,我怕那妖怪一言不合,到时候在王宫里面大开杀戒就麻烦了!”国师也只能点头应允,不过也急切的提醒了一声。
猪八戒自然是连忙点头。
然后两人便分头行动,国师去正殿拖住妖怪。猪八戒则去找琦玉。
妖风一卷。
眨眼之间,猪八戒便来到了琦玉的房门前。
他急忙走过去,就要敲门,不过未等他敲门,房门却先一步打开了。
不过走出来的不是琦玉,却是一个长相清秀的白袍男子。
“咦,你是?”
猪八戒顿时疑惑了一声,隐约觉得对方身上的气息很熟熟悉的样子。
“嘘!”
白袍男子看见猪八戒,并没有回答,却是先是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嘘?
嘘你麻痹啊,俺老猪急着找师父呢!
猪八戒眉头一皱,就想开声呵斥这个男子。
“猪八戒,跟我来。”
不过这时候,白袍男子却忽然叫出了猪八戒的名字,并低声的招呼道。
猪八戒更加疑惑了,但也只能皱着眉,跟着他来到距离房间远些的位置后,这才忍不住问道:“你到底是谁啊?怎么会从师父的房间里面出来!?”
白袍男子脸露一丝笑容,身影滴溜溜一转,便变成了一个猪八戒非常熟悉的样子。
狰狞的龙虾头,庞大的身影,浑身血红色的硬壳,可不正是琦玉的坐骑皮皮虾么!
“遭!原来你是皮皮虾啊!”
猪八戒顿时低斥了一声。好吧,这还是他加入西行团队以来,第一次见到皮皮虾变成人类的模样呢。
嗯---怎么说呢。
挺人模狗样的嘛,呃,不过这句话是褒是贬呢,算了,想知道的话,自己去问猪八戒吧。
“哎呀,俺说你神神秘秘的拉俺到这里干嘛呢,俺还有急事找师父呢!”
猪八戒这时候也没空叼皮皮虾,道了一声之后,便又向琦玉房间走去。
“猪八戒,你还是晚上再来找主人吧。”
皮皮虾虾身忽然一动,拦在猪八戒面前,口吐人言的道。
“为什么!?”猪八戒眉头一皱。
皮皮虾闻言则叹了一声,说出了理由:“也不知道是哪个天杀的混蛋,居然给主人找了一副什么围棋,昨天晚上主人拉着我下了一个通宵。”
“要让我知道谁这么坑西海龙王三太子的话,一定要他好看!”
猪八戒顿时愣了。
围棋?下围棋?还下了一个通宵!?这么严肃紧急的时候你说这个确定没问题吗?
“那怎么办啊,俺找师父有急事呢!?”
猪八戒顿时急了,现在都十万火急了,哪里等得到晚上啊!到那时候,估计花也谢了,黄花菜也凉了吧!
看到猪八戒又要走过去,皮皮虾还是摇头道:“不行,主人已经说了,无论什么事,都不要打扰他,让他睡饱再说!”
猪八戒顿时一个懵。
都什么时候了,还睡饱再说?
眼看着皮皮虾态度坚决,油盐不进的样子,猪八戒顿时又犯难了。
这怎么办啊?
猪八戒在原地急得团团乱转。
但忽然之间,他又停了下来,磨着下巴,向皮皮虾投去了审视的目光。
嗯---这个皮皮虾,听说本体是西海龙王的三太子,拥有真龙之躯,而且看他的变化之术,又马又虾的,似乎也很利害啊。
要是有他帮忙的话...
“你这么银荡的看着我干嘛?”
未等猪八戒想完,皮皮虾便已经率先出声了。实在是他被猪八戒的眼神看得,呃,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忍不住用两个虾钳捂住了胸部,惊恐的问道。
猪八戒闻言,顿时脸色一黑。
尼玛,当俺老猪是什么人了,俺老猪再饥渴,也不会看上你这红皮虾!
狠狠白了皮皮虾一眼之后,猪八戒这才正色道:“皮皮虾,俺老猪就不跟你废话了,其实俺找师父是有急事的……”
猪八戒一五一十的将事情经过告知给了皮皮虾。并没有丝毫隐瞒。
当然,猪八戒也不敢隐瞒,尤其是关于奎木狼的实力,毕竟现在他可是打算拉皮皮虾帮忙啊,要是隐瞒情报的话,岂不是又坑了皮皮虾?
不过就算猪八戒诚心诚意,没有丝毫隐瞒,但听到奎木狼这么凶猛,甚至抓走了沙僧之后,皮皮虾的虾头也好像拨浪鼓一样摇了起来。
呃,他又是不傻。连猪八戒都打不赢的妖怪,他去还不是送菜吗!?
听到皮皮虾想都不想就拒绝,猪八家顿时急了,当即拿出不弱于观音菩萨的忽悠大法道:“皮皮虾,你想清楚了,真的不帮俺吗?其实也不用你一个人上啊,俺也会一起的。”
“另外老沙要是被那个妖怪害了性命,那多可惜啊,以后俺们就没有大厨了,你也可能一路都要啃馒头了哦。”
“而且啊俺听说,原来你应该也是师父的徒弟的吧,不过后来是自己作死,才落得坐骑的下场,难道你就不想转正吗?只要你帮忙搞定那个妖怪,救出了沙僧,俺可以在师父面前帮你美言几句哦,你也知道,俺的话在师父面前还是很有分量的。”
猪八戒口水花喷喷的。
听完之后,皮皮虾终于忍不住神色一动。
你还别说。
他还真的有些被说动了。
不是因为猪八戒承诺的一起对付妖怪。
也不是因为猪八戒危言耸听的说他一辈子啃馒头。
而是因为猪八戒说的帮他转正的话语!
没有人能明白,作为西行团队临时工的他,有多么渴望一个转正的机会,一个摆脱坐骑身份的机会!
要知道,他可是西海龙王三太子啊,居然给人当坐骑,说出去多跌份,多没面子啊!
好吧,这不算什么。
最重要的是,这坐骑的待遇,也太踏马的差了。
天天啃馒头不说,有时候连水都很难喝上一口,而最最可恶的还是,琦玉还经常虐待他!
是的,就是虐待!
早上骑在他身上,晚上又睡在他身上,战斗的时候,还拿他当做踏板!
为此,皮皮虾的背部甚至被琦玉踏裂过两次!?虽然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但,这不是虐待是什么!?
皮皮虾最怕的就是这一点
万一有那么一天,琦玉用力过度,一下子把他给踩死了。
那他怎么办?
他要找谁说理去?
唉,算了,不说那么多了,总之说多都是泪。
于是乎,就这样,最后皮皮虾咬牙答应了猪八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