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宝象国正殿里面,正在上演着妖怪见家公的一幕。
不过两人的态度,很是有些诡异。
身为长辈家公的宝象国国王,坐立不安,满头大汗。
而身为女婿的妖怪奎木狼,却大马金刀的坐在大椅上,拿着水果咔吧咔吧的吃个不停。
还毫无自觉的将果核吐了一地。
而最奇葩的是,他旁边的地面上居然还趴着一名毛发浓密,满脸哀容的大老虎。
而宝象国国王,对此敢怒不敢言,等等,应该说是不敢怒也不敢言才对。
当然,原本看到奎木狼骑着老虎登门装逼,他自然是感到愤怒的。
不过当看到对方一挥手就打飞了十几名锦衣卫之后,他怒不起来了,而是多了畏意。
说实话,国王都有些懵逼了,明明国师汇报说那个朱天蓬大师已经答应他今天就去斩妖除魔的了,谁想到这朱大师还没有出发呢,妖怪居然就找上门来了。
猝不及防之下,国王自然只能打起眼色,让国师扑过去请猪八戒了。
而他自己则吩咐人送上了新鲜水果,开始拖起了时间。
奎木狼倒也很配合,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大咧咧的吃起了水果起来。
时间就在国王提心吊胆中一点点过去。
片刻之后,出去找猪八国师总算回来了,他畏惧的看了奎木狼一眼之后,便凑到国王面前,低声将猪八戒的交涉说了一遍。
国王的脸色顿时不好看起来。
原来那个朱大师已经跟妖怪动过手了啊?可是只能打成了平手!?
不过听到最后猪八戒说去找救兵,国王总算有了一些安慰。
现在怎么办呢?嗯,只能先跟这妖怪周旋一下了。
这样想着,国王当即别扭的开口道:“驸,驸马,不知如何称呼呢?”
噗的一声吐掉一颗果核,奎木狼再次抓起一个桃子咔吧咬了一口,这才道:“叫我奎木就行了。”
然后他眼中青光一闪,又道:“现在可以跟我谈了么?”
国王顿时心中一跳,突然有种被猛兽盯紧的感觉,听到奎木狼的话,他忍不住抹了一把汗,声音苦涩道:“不知道奎木驸马突然登门,想跟朕谈些什么?”
“谈什么!?当然是谈百花羞的事啊!”
奎木狼不客气的道。
国王脸色更加苦涩了,他当然知道奎木狼是来谈百花羞的事情,不然的话难道对方找自己喝茶吃水果?
不过将人家的女儿掳走了十三年,然后还能大摇大摆理直气壮的过来谈判....这妖怪的脸皮也真是没谁了。
国王暗暗吐槽,但一想到对方的妖怪身份和强大力量,他又是暗叹了一声,继续问道:“不知道奎木驸马想怎么谈?”
奎木狼闻言也不墨迹,当即直接道:“老家伙,我也不跟你含沙射影了,我知道你找了人来对付我。”
说道这里,他露出了一副森寒的白牙:“不过很可惜的告诉你,那人已经被我打跑了。另外要是你下次再敢派人过来的话,我会直接,把他给杀了!”
“还有,我也劝你别想太多了!其实百花羞跟我已经有了一对儿女,就算你想要把百花羞带走,恐怕她都不会跟你走!”
国王闻言,顿时如遭雷击。
国师也眼睛一瞪。
尼玛避!?连儿女都有了!?
你还能再无耻一点么!?
国王当即气得浑身发抖了起来。
现在奎木狼的做法,其实就跟某些渣男一样:一声不吭就搞大别人家闺女的肚子,然后跑到人家爸爸面前,说什么你女儿已经有了我孩子了,你是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手段简直卑劣得令人发指!
不过看到国王的样子,奎木狼却非常满意。
他当然不是那么闲跑来喝茶吃水果,而是要让国王死了救回公主的这条心啊!
眼看着国王气得不轻,却根本不敢多话的样子,奎木狼顿时又是哈哈大笑一声,再次抓起一个水果,咔吧咔吧的咬了起来。
然后他又笑道:“对了,老家伙,你应该不介意为我和百花举办一场成亲仪式吧?”
听到这话,国王一张脸顿时轰的一声,涨红如猪肝,简直都要七窍生烟了。
草,你还要让朕帮你举办成亲仪式!?
国王虽然没有出声,但心里面早已经拼命骂开了。
要将百花羞救出来的念头,顿时也变得更加的坚定了。
不用想都知道。跟着这样的渣男妖怪在一起,哪里会有什么好结果啊!?
这样想着,国王又连忙向旁边的国师打眼色。
眼色的意思也很简单:不是找救兵么,怎么朱大师还没来啊!?
国师和国王很有默契,一下子明白了国王的意思,沉吟一下之后,忽然指着奎木狼面前的果盘道:“咦,水果没有了,我出去让人再拿一盘过来。”
话一说完,他就忙不迭的往殿外走去。
好吧,这其实是国师出去找朱大师的借口而已。
奎木狼冷冷的看了国师一眼,也没有理会这样的龙套,只是一双青光眼眸死死的盯着国王,道:“老家伙,怎么样?给句话呗?”
在他看来,自己只要跟百花羞有了名分之后,应该也能让这个老家伙更加投鼠忌器,不敢轻举妄动了。
国王闻言,顿时又冷汗直冒,一时间应又不是,不应又不是。
不过就在他纠结着的时候,刚离开不久的国师居然又去而复返,回到了殿内。
国王顿时眼睛微微一亮,但一看到国师身后跟着的不是朱大师,而是一个端着水果的白衣宫女之后,他眼中神色又黯然了下来。
只是让人感到奇怪的是,国师回到殿内之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和国王交涉,反而吩咐着宫女,将水果端给奎木狼。
国王顿时一愣,有些奇怪国师怎么就真拿让人拿水果给奎木狼吃了?
好吧,拿吧就拿吧。不过你起码要把朱大师先找过来啊,水果什么时候不可以拿啊。而且奎木狼这货明显是不怀好意,给那么多水果他吃干叼啊!
国王正疑惑间,忽然间就瞳孔一缩,脸色大变。
因为他突然发现,那个宫女端着水果,正要递给奎木狼时,手上竟然瞬间突出了五道锋锐寒光,然后二话不说就往奎木狼的胸膛扎去!
寒光爆闪,几乎不可逼视。
这一瞬间,国王整颗心都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