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胡子老头扔掉节操之后,眼看琦玉没有再说什么。
他便连忙又扔下一句:“圣僧,我等,这就前去天庭,为你去领赏。”
然后他庞大的身影一动,顿时冲天而去。
其他的星宿们愣了一愣,随即也纷纷反应过来,讪笑着开溜。
眨眼之间,笼罩了大片天空的凶兽般身影,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可以说是刷的一声,便已经看不见人了。
“师父,就这样放走他们了?”
看到这一幕,孙悟空顿时眼睛一瞪,不禁有些愤愤的问道。
他还想琦玉杀多几个星官,帮他解解气呢。
猪八戒也有些不甘:“是啊,师父,那几个遭瘟的家伙太可恶了,看见俺这个天蓬元帅都不问候一声,好歹俺以前也被他们高那么一两级呢,这种目无尊长的混蛋,你再打杀几个也不过分的!”
好吧,原来他在意的是这个。
琦玉听到两位徒弟的话语,却奇怪道:“他们不是说帮我去领赏吗,还打他们做什么?”
孙悟空和猪八戒闻言一呃,顿时无语。好吧,他们和琦玉关注的点也是不同的。
与此同时,旁边的皮皮虾听到孙悟空和猪八戒的话语,顿时偷偷抹起了冷汗。
还要让主人打杀几个?难道嫌闯得祸还不够大么?
就算你们一个是大闹天宫过的齐天大圣,一个是在天庭当过高官的天蓬元帅,但也不能这么小看天庭吧?
皮皮虾是最清楚那位天庭之主脾性的。
当时他只不过是烧坏了玉帝赐予的一颗烂鬼夜明珠,竟然就要被问斩,虽然最后观音救下了他,但这也让他明白的天庭的威严不可侵犯。
刚才的奎木狼死就死了,毕竟他也是自作自受。
但牛金牛不同啊,那简直是无缘无故被自家主人给打死的啊。
所以皮皮虾很明白,现在两个星辰仙官接连死在自己等人手上,玉皇大帝绝对不会无动于衷,更加不会善罢甘休!
至于刚才那个金色巨龙说的什么在玉帝面前领赏的话,自然是鬼话一番,也只有不清楚情况的主人相信罢了。
想到这里,皮皮虾让猪八戒在琦玉面前美言几句,让后者将自己收为徒弟的心思顿时淡了。
到时候要是天庭追究起来的话,他如果是唐僧徒弟的话,岂不是要被牵连得更深?
他皮皮虾可是要成为海贼,呃是海龙王的男人,怎么可以死在这里啊?
不过...好吧,好像猪八戒也忘了这件事。
接下来,猪八戒见劝不动琦玉,也就没有劝了,反而急急忙冲向倒塌了一半的波月洞。
不用说,这厮肯定是去就百花羞公主了。
……
而另一边,二十七,呃是二十六星宿,已经第一时间赶回了天庭。
他们在凌霄宝殿上求见了玉帝,报告了这件事。
到了这个时候,奎木狼和牛金牛连续陨落,白胡子老头等星宿自然不敢再有所隐瞒,一五一十的将整件事情,都讲了出来。
在听完“奎木狼私自下凡”“招惹西行团队”“被孙悟空打死”“其他星宿又去抓人”“抓不了人又被打死一个”这一系列曲折离奇的事情之后,毫无疑问,玉帝震怒。
砰的一声!
他猛地拍了一下龙椅,一下子脸色涨红的站了起来。
这一瞬间,玉帝愤怒的脸上须发都飞舞起来,身上的金色龙袍则一抖抖的,有恐怖的灵压席卷而开。
众星宿顿时脸色大变,身躯一沉,当即不由自主的跪伏下来。
“陛下息怒!陛下息怒!”
以白胡子老头为首,众星宿顿时大叫着求饶。虽然话语很没有营养。
玉帝冷哼一声,非但没有饶恕他们,反而加大了灵压的输出,将众星宿压得身躯颤抖,脸色苍白。
“陛下请息怒!”
就在这时,旁边忽然又有一道声音插了进来。
台词虽然很例牌,但起到的作用却是巨大的。
听到这话,玉帝顿时解除了灵压,束缚在众星宿身上的巨大压力当即消散一空。
“谢陛下,谢陛下!”
众星宿顿时如蒙大赦,一个个又开声感恩称谢起来。
不过玉帝却看都不看他们一眼,反而将目光投向旁边的白须老者,脸色一缓的问道:“老君,你怎么看?”
是的,这位身穿昏黄道袍,手持蒲扇,一脸含笑的白须老者,正是道教的创始人,太上老君是也。
听到玉皇大帝的问话,太上老君当即拈了拈白色胡子,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而是率先挥手遣退了众星宿。
等到硕大的凌霄宝殿只有他和玉帝两人之后,他这才向玉帝道:“陛下,贫道听闻,前一段时间,太白金星道友曾经报告过,现世唐僧似乎觉醒了罗汉金身之力?”
玉帝没想到太上老君会提到这一茬。
有些惊讶,不过的确有这么一回事,于是他点了点头。
太上老君见状,又沉吟了起来,随即道:“陛下,依贫道之见,这一次大家虽然损失了两名星宿仙官,但未必不是因祸得福?”
玉帝闻言,顿时目光一闪,继续问道:“哦,老君的意思?”
太上老君当即又道:“陛下,大家都明白,如来佛祖这次发起的西天取经任务,绝对不简单,隐藏着什么阴谋的。这一点,光从转世唐僧拥有强大的肉身之力就可以看出来。”
“可对于他们在谋划什么,大家却完全不知,而且因为种种关系,大家也不方便光明正大的插手。”
“不过嘛,现在正是大家彻底试探西行团队的好时机啊。”
太上老君拈了拈胡子,脸上尽是高深莫测的笑意。
玉帝顿时一喜,但随即又有些担忧:“朕听说如来佛祖派了观音菩萨随时监控着那西行团队啊,这么做会不会..?”
“完全不会。”
太上老君扇了扇蒲扇,肯定的道:“陛下,现在大家损失了两名星官啊,将他们押回来审问一下,这理由还不充足吗?”
“这理由倒是充足,怕就怕佛门那边出来阻拦,不好收场啊。”
玉帝面有难色。
看到这一幕,太上老君顿时知道玉帝的老毛病又犯了。
瞻前顾后,没有主见。
当年也是这样,要是玉帝早早就选择镇压孙悟空那猴头,又何至于会弄到最后被其大闹天宫,整个天庭颜面尽失,还要佛教的如来出来收场?
想都这里,太上老君暗叹了一声,当即提出了一个比较稳妥的建议:“陛下,要不这样吧,试探西行团队一事,就由贫道暗中去做吧。万一佛门那边发现了,大家再拿奎木狼和牛金牛的事情出来谈判,料想他们也不敢多说什么。”
玉帝闻言,终于是喜逐颜开:“如此甚好。”
甚你姥姥哦,太上老君忍不住直翻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