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午时分。
琦玉醒了过来。
喝了几口水之后,突然发现:“咦,猪头呢?”
坐在琦玉旁边的沙僧当即说明道:“师父,二师兄去找食物去了。不过好像去了将近一个时辰了。”
“哦。”琦玉点点头,没说什么。
孙悟空却一下子炸了。
刚才他督促了猪八戒一次之后,便飞了回来,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过了那么久,猪八戒居然还没有找到食物回来!
估计又在偷懒了!
“你妹的死猪,让俺再抓到你偷懒的话真的打断腿!”
想到这里,孙悟空当即就大骂一声,随即转向琦玉和沙僧道:“师父,老沙,你们在这里等一下,俺去找那死猪!”
话音刚落,孙悟空便纵起筋斗云,冲天而去,转眼便消失再前方的平顶山中。
这里的一幕,被躲在不远处的一名妖怪尽收眼底。
这名妖怪,身材高大,满身都是银漆般的皮肤,头长独角,正是之前戏耍猪八戒的银角妖。
他刚才没费什么功夫,就制服了处于虚弱的猪八戒。然后也没费什么功夫,就从二五仔猪八戒口中得知了出琦玉等人的确切位置,然后就赶了过来,并潜伏在附近。
银角妖这般眼巴巴的赶来,并在附近潜伏起来,自然不是为了唐僧肉。
事实上。
他原本是天庭兜率宫的一名炼丹童子,这次之所以下凡化妖,盯上了琦玉一行人,却是受到了太上老君之命。
是的,就是太上老君!
玉帝将试探西行团队的任务交给了太上老君,太上老君自持身份,自然不会亲自动手,所以便让两个炼丹童子带着法宝下凡。
那两名炼丹童子便化为金角银角两妖,霸占了这西行必经的平顶山,专门守这平琦玉等人!
于是乎,便发生了银角妖守到猪八戒的一幕。
故意引猪八戒出手之后,银角妖便再不犹豫,一下子制服了猪八戒。
虽然不知道这个前任天蓬猪八戒为什么变得那么弱,但大获全胜的银角妖也因此信心大增,将猪八戒压回洞穴里面之后,都懒得通知他大哥金角了,直接就又杀了出来。
只是杀了过来之后,银角妖远远看到孙悟空的身影,不禁有些迟疑了,就算他手持重宝,但面对这位曾经大闹天宫的主,心里面还是有些没底啊!
好在。
银角妖潜伏着,正犹豫不决的时候,孙悟空居然腾空离开了!
双方离得这么远,银角妖自然听不到孙悟空说什么,不过转念一想,也就明白了。
孙悟空现在离开,除了找猪八戒还能有什么事啊!?
而猪八戒却已经被他压在了偏僻且布下遮掩阵法的洞穴里面,想来就算孙悟空神通广大,想要找到,估计也要费好大一番功夫了。
“机会来了!”
想到这里,银角妖顿时就目光一闪,意识到这是一个试探西行团队的好机会,尤其是试探琦玉。
至于琦玉的战斗力,太上老君倒是慎重的提过那么一嘴,说是好像觉醒了转世罗汉金身之力,让金角银角不要大意。
金角暂且不说,不过银角妖对此却有些不以为然。
毕竟从外貌看起来,琦玉实在太过人畜无害了,而且从琦玉身上,银角妖还感觉不到丝毫法力存在,这样的人,能有什么威胁?
抱着这个想法,银角妖开始行动了。
他的身影在原地滴溜溜的一转,灵光一闪间,便化为了一名年逾古稀的银发老人。
兀自打量自身一番之后,他顿时满意的点点头,随即便装作一瘸一拐的往留在原地的琦玉等人走去。
于是乎。
几乎在孙悟空离开的下一刻。
留在原地的琦玉等人,便看到了一瘸一拐靠近的银发老人。
琦玉见状,顿时一怔。
而距离得近的沙僧却顾不得那么多了,马上放下了行李,热心的跑过去,将变成银发老人的银角妖搀扶着,随即疑惑问道:“老人家,这荒山野岭的,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咳咳咳!!!”
银角妖演技也不差,先不回答,反而一阵咳嗽起来,惹得沙僧连忙帮他轻轻拍打背部起来。
这时候,琦玉回过神,也有些疑惑,这里可不是什么城镇乡村啊,一个老人家出现在这里,确实有些古怪。
银角妖注意到琦玉和沙僧的神色,当即心中一凛,连忙胡诌道:“呃,不瞒你们说,其实我是一名登山爱好者,这次过来,是准备征服前面那座山的。”
说着话,银角妖还指了指前面的平顶山。
听到银角妖随口的胡诌话,好吧,琦玉和沙僧愣了一下,然后都信了。
没办法,他们都没心机,而且也不会想太多。
紧接着。
自然而然的,沙僧又问起了银角妖的脚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行动不便。
然后银角妖脸露惭愧的说,征着征着就扭到脚了,现在一走,钻心的痛。
呃,琦玉和沙僧听后,还是信了。
毕竟在这个洪荒时候,人与人之间的信任,还是有滴。
接下来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
在瞎扯了一会之后,热情的沙僧当即拉着琦玉说不等两位师兄了,先上路吧,顺便帮老人家完成心愿。
在征得琦玉同意之后,他便拍着胸口对银角妖道:“老人家,其实大家也要去那座山,既然顺路,就让我背你过去吧?”
“这,怎么好意思呢?”
银角妖心中大喜,脸上却装出扭捏的样子。
一个七十来岁的老人还扭扭捏捏的,那场面,别提多辣眼睛了。
沙僧却没有注意这个,坚持要背老人上山。
“那,那好吧。”
银角妖实在“推脱”不了沙僧的热情,便应了下来。
沙僧当即一喜,连忙将行李放在皮皮虾身上,随即再次走回老人钱,蹲下身子,任劳任怨。
银角妖顺势就趴了上去。
“嘿,老人家,你还挺轻的。”
背起银角妖之后,沙僧还有工夫回头笑了一声。
银角妖闻言,也附和的笑:“是啊,我很轻的。”
沙僧点点头,表示十分轻松。
只是还不到片刻,他就不这么认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