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不多说。
几乎在银角妖被沙僧背起的那一瞬。
他就开始搞事。
怎么搞?
继续往下看。
“这位大师,我有些困了,先眯一会啊。”
首先,银角妖先轻笑的对沙僧说了一声。
呃,之前口口声声说要征服平顶山,现在居然要别人背上眯一会...
沙僧虽然觉得有些不对,但还是点头应好了。
旁边的琦玉连这话都没有听到,自然也没有意见。
然后银角妖不客气了,当即就趴在沙僧身上,闭上眼睛,真的是眯一会了。
而他之所以这么做,自然是为了方便接下来的举动!
元神出窍!
这一瞬间,银角妖施展了这门鼎鼎有名的神通。
元神遁出肉身之后,肉身便会变得呆滞,所以想要别人发现不了,最好的办法就是装睡。
另外这元神出窍神通也大有微妙,至于有什么微妙,算了,这种神通秘术扯再多也没人看。
总之就是,银角妖的元神,瞒着琦玉和沙僧,偷偷的飞出去了。
他也没飞多远,飞出一段距离之后,他便停了下来。
紧接着。
银角妖信手一翻,手里顿时多了一柄造型奇特的剑。
造型奇特指的是:不大的剑身上,刻有七个“星”字,栩栩如生,闪闪发光。
看到这里的同学,可能已经猜到了。
没错,这把剑,正是太上老君赐下的七星剑,拥有移山镇压之能,端的是无比了得。
至于怎么移山镇压,继续往下看。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只见银角妖元神拿出七星剑之后,口中顿时念念有词,随即信手一挥。
七星剑顿时光芒狂耀的划过虚空。
看似什么都没有发现。
然而下一刻,包括平顶山在内,周围山脉九座大山的土地爷忽然就出现在银角妖面前。
土地爷的长相就不必多先容了,都是千篇一律的麻衣老头。
这九名土地一看到银角妖手上的七星剑,没说的,当即就躬身行礼,听候调遣。
是的。
七星剑的效果就是这个。可谓是,七星一出,问天下间谁与争锋,七星再出,所有土地莫敢不从。
毫不夸张的说,在这把七星剑前,像那什么倚天剑,屠龙刀这些,简直就是渣渣,不值一提。
好了,不扯那么多。
“你,马上施法配合我吞下一座山魂!”
银角妖也没二话,当即指着平顶山的土地,让其开始施法。
他这番元神出窍,拿出七星剑来,自然不是耍宝,而是要吞下山魂,增加自身重量,先行试探琦玉等人一番。
那土地自然也不敢怠慢,连忙应声施法起来。
很快。
吞下了一座山魂的银角妖带着阴测测的笑容,回归了肉身。
这一切,说起来复杂,真正发生还不到一刻钟。
沙僧这边都还没有背着银角妖爬上平顶山几步呢,就忽然间觉得身躯一沉,如坠泥沼。
“嗯?”
沙僧顿时大惊失色,一张脸迅速涨红了起来。
这一刻,不知为何,他竟然觉得身上好像背着一座大山,沉重得让他几乎喘不过气!
咔咔...
与此同时,他脚下的地面也在证实着这一点,竟开始龟裂了起来。
“这位大师?怎么了?”
银角妖见状暗暗偷笑,还明知故问的特意道。
琦玉也注意到这个异状,骑着皮皮虾靠近问了一声。
沙僧都快要哭了,哪里还有心情回答琦玉和银角妖,只能勉强摇了摇头。
然后连忙暗中提起了法力,灌注全身。
你还别说,用了法力之后,沙僧觉得腰不疼了,腿不酸了,走两步也不会没气了。
只是,在咔咔咔的走了三步之后,沙僧又是满头大汗了,脸色涨红了。
没办法!
法力消耗太快了,只不过走了三步,他体内的法力居然就消耗了大半,这再走两步,等到法力枯竭,他岂不是要被压死!?
“老,老人家,麻,麻烦你下来一下。”
想到这里,沙僧不再死撑了,连忙出声对身后的银角妖道,他又不是傻,到时候把自己给压死了,找谁说理去?
同时他也终于疑惑起来,怎么这个老人家突然间变得这么重?
“哦哦!”
银角妖听闻之后,也没二话,当即就从沙僧背上下来。
这一瞬间,沙僧顿时大松了一口气,仿佛卸去了千钧巨重一般,浑身轻松了。
然后他看向银角妖所变的银发老人目光更加疑惑了。
那股如山般重的感觉,果然是因为这个老人家吗?
这样想着,沙僧目光又移向了老人的脚底,要是他真的有一座山那么重的话,脚底的地面肯定会承受不住,像自己一样龟裂的。
只是紧接着,沙僧看着银角妖脚下毫无动静的地面,顿时更加疑惑了,加一点点懵逼了。
看到沙僧这样子,银角妖面色如常,心中却暗暗冷笑起来。
在从对方背上下来的一瞬间,他自然是暗中用七星剑收起了山魂。
所以这时候他的重量,只不过是自身的重量,根本不值一提。
“小沙,发生什么事了吗?”
眼看沙僧这边一脸疑惑加懵逼的放下了银角妖,琦玉又疑惑了,当即开声问道。
银角妖闻言,也是疑惑的看着沙僧,等待其回答。
沙僧当即黑脸一红,但一时间不得要领,只能老老实实的道:“师父,不知道为什么,这位老人家突然变得好重,我,我背不起来。”
“背不起来?”
琦玉闻言顿时一怔,随即看向被沙僧踩得龟裂的地面,若有所思。
而银角妖的反应则是:“既然大师背不起来,那就算了,我自己走就行了。”
说着他又一瘸一拐的走起来。
沙僧见状,顿时一阵纠结,想去扶,又不敢扶的样子。
至于琦玉,刚才的若有所思自然是思不出什么东西,不过看到沙僧的样子,他便干脆道:“小沙,要不就让老人家坐在皮皮虾身上吧,你继续担行李就行了。”
“诶,好好!”沙僧自然是求之不得,连忙卸下皮皮虾身上的行李,自己担着了。
然后他便招呼有些扭捏的老人家,让其乘坐皮皮虾。
皮皮虾对此,自然也没有意见,好吧,其实对琦玉的话,他也不敢有意见。不过话说回来,背琦玉一个人也是背,背多一个老头也是背,他自然是无所谓。
不过,很快皮皮虾就有所谓了。
因为银角妖骑上来不久,马上又故技重施,将暂时被七星剑收走的山魂释放了出来。
这一刻。
皮皮虾身躯一滞,顿时有一句MMP要喷薄而出。
刚才他对沙僧的话还有些不以为然,现在却深切的明白,沙僧说的是真的。
你麻痹!
这老鬼真的好重!
当然,身为西海龙王三太子的骄傲,让皮皮虾不愿意那么快认怂。
他催起法力,绷紧强横的龙虾之躯,硬生生的驮着老头走了一步,两步,三步。
咔,地面龟裂,咔,地面龟裂,咔,地面又是龟裂。
坚持了十步之后,皮皮虾终于顶不住了,暗骂一声,当即翻着白眼砸在了地面上。
轰的一声。
地面都被砸出一个小坑。
“好,好重。”
皮皮虾口吐白沫兼口吐人言道。
旁边的沙僧见状,顿时放下了行李,右手在心口额头双肩点过,做了一个十字架手势,大为感慨的道:“阿门,呃不是,是阿弥陀佛。”
皮皮虾倒下,琦玉和银角妖自然坐不住了,纷纷走了下来。
琦玉皱了皱眉,还没有说什么。银角妖变成的银发老人顿时抢先开口了。
“这位大师,要不你来背我吧?”
这一次,他居然没有说走,反而还要求琦玉来背他。
沙僧顿时脸色一变,这时候,就算他再笨也意识到这老人不简单了。当即对琦玉道:“师父,要不还是让这位老人家自己爬山吧,这样征服起来,才更加爽啊!”
银角妖顿时心中一动,深看了沙僧一眼。
很显然,这个沙和尚觉察到了什么。
不过银角妖也不怕,经过这简单的接触,他已经摸清了沙僧和坐骑皮皮虾的大概实力,无非就跟猪八戒那银样镴枪头差之不多。
不是吹的,这样的,他一个能打三个!
当然,还有一个唐僧没有试探到,如果可以的话,银角妖自然不会那么快撕破脸皮。
所以现在就看琦玉的反应了。
琦玉的反应很简单,挠了挠头,便道:“呃,那我来背吧。”
银角妖一怔,随即忙不迭说好,二话不说就趴向了琦玉背上。
沙僧,和终于有些清醒的皮皮虾顿时大急,但眼看着琦玉已经背起银角妖后,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不过两妖对视一眼,顿时默契的紧绷起身躯来。
他们已经决定了,一有什么异常情况发生,马上就冲上去干那老头~!
只是接下来发生的情况,却大大的出乎了沙僧和皮皮虾的意料。
琦玉背着银角妖,一路走去,都快走了踏马几百步了,居然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沿路地面没有丝毫龟裂,琦玉的脸色也没有丝毫涨红!
跟在后面的沙僧和皮皮虾顿时一头雾水加问号了。
这,是怎么回事?
与此同时,趴在琦玉背上的银角妖嘴角抽搐,也很想这样问。
他在爬上琦玉背上之前,虽然收了山魂,但没等琦玉走两步之后,明明又放了出来啊!
怎么这个光头好像没事人一样,背着他走了那么一段路呢!?
那可是山魂啊老大!
一座山的重量啊老大!
你没事人一样,真的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