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场静了那么一静。
随即又是轰的一声。
却是琦玉和孙悟空的巨猿身躯自由落体的砸落了下来,发出了一声巨响。
这时候,坠落在地的孙悟空总算回过神来。
他撑起头看着站在自己巨猿身躯上,依旧脸色淡然的琦玉,然后脸色顿时变得无比复杂起来。
饶是孙悟空早就知道琦玉非常流弊,但没想到琦玉这么流弊啊!
他跟金银巨怪大战过,自然明白金银巨怪有多么强。速度快,力量强,肉身硬...就连他自己都打不过这样的金银巨怪。
但就是这样的金银巨怪,却被琦玉一拳给KO了!?
想到这里,尽管很不情愿,但孙悟空还是不得不说一句:“师父,你真流弊。”
话音刚落,孙悟空便变回一米五的身高,还是那句话,在琦玉面前,他总觉得变得那么高大很是别扭。
看到孙悟空一副吓住的小模样,琦玉顿时笑了笑,不过却没有多说什么。
事实上,刚才他那一拳还没有用力呢。
不然的话,恐怕不止那头金银怪物,就连他身后的大片山林估计也要被他隔空打爆。
而接下来。
琦玉目光一转,便看向了半空中的太上老君问道。
“咦,这位老伯,你是谁啊?”
他刚才出拳的时候,自然看见金银二妖因为法宝被抽取而变回原形的一幕,也就连带着注意到了半空忽然闪现而出的太上老君。
“太上老君!?”
听到琦玉的话语,一直注意着琦玉的孙悟空,猪八戒,沙僧等人这才将目光看向了半空中的太上老君,随即异口同声的叫了一声。
而听到徒弟们的话语后,琦玉则挠了挠头。太上老君?不认识啊。
至于此时的太上老君,自然是脸色极为阴沉的。
要知道,安排金银二妖下凡之前,他就已经尽量高估了西行团队一行人的实力。不但给金银二妖赐下五件高级法宝,还特意化了硕大心血,帮他们创造出了一套能够临时增加战斗力的超级功法。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就算是这样,金银二妖,还是死了!
当然,更加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唐僧觉醒的佛门罗汉金身之力,简直比孙悟空还要利害,竟然一拳就打死了处于全盛状态的金银二妖!
甚至如果不是他反应及时,恐怕连其他四件法宝也大有可能跟着那两个蠢货陪葬!
当然,那四件法宝就算及时收回来了,此刻也是损毁得非常严重,也不知道能不能修补回来。
想到这里,太上老君顿时恼羞成怒起来,眼看琦玉等人注意力落到自己身上,当即也冷冷的招呼道:“孙悟空,天蓬元帅,卷帘将军,西海龙王三太子,”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凌厉的目光猛地落在击杀金银二妖的琦玉身上:“嗯,还有圣僧---唐三藏!”
琦玉又挠挠头:“这位老伯,你...也认识我啊?”
好吧,到了这个时候,琦玉已经可以肯定,自己真的是不知不觉成为网红了,因为真的是去到哪里都有熟人。
呃,其实琦玉这时想多了,他跟太上老君才不是熟人。
孙悟空等人才是。
“嘿,太上老儿,你怎么在哪里?”
“老君,别老无恙啊。”
“太上老君好!”
三妖当即开口问候道。
至于皮皮虾,虽然对太上老君能够记得自己这个金牌跑龙套这一点很是激动,但他没有发言权,自然没有开口。
而太上老君,听到琦玉的话语顿时眯起了眼睛。不过随即他听到孙悟空等人的话语之后,满腔怒气忽然又是一滞。
他这才忽然想起,自己好像...没有理由生气啊!
毕竟金银二妖是他派过来试探西行团队的。但琦玉等人却不知道金银二妖是他的炼丹童子啊,将其打杀了不是很正常吗。
这样一想,太上老君满腔的怒气顿时消失一空,反而感觉有些理亏,开始犯难起来。
“嗯?”
但就在这时,太上老君忽然又脸色一变,猛地看向座下的独角青牛。
只见原本温顺的独角青牛,此时一双牛眼发红,鼻间喷出阵阵粗气,身上的气息汹涌,竟有狂暴发癫的迹象。
太上老君转念一想,马上就明白了。
他的坐骑独角青牛,平时都是由金银二妖来喂养的,久而久之,三妖之间便培养出了极其深厚的感情,此时见金银二妖被琦玉打死,哪能不怒!?
只不过刚才独角青牛认为他这个主人会出手,所以一直压抑着愤怒。但此刻感受到自己平息下来的情绪,独角青牛显然忍不住了,打算自己动手了!
不过太上老君是何许人也,自然不会让一头坐骑坏了自己的事情,当即又是一个挥袖,便将独角青牛收了起来,自己则凭空悬在半空。
但这个时候,眼看着上太上老君又是收牛又是沉默的。琦玉等人顿时有些摸不到头绪了。
急性子的孙悟空顿时继续问道:“太上老儿,你倒是说句话啊?对了,刚才你怎么收了那两个妖怪的法宝啊!?要收也是俺们收啊,那可是俺师父的战利品啊!”
孙悟空也不是瞎的,自然也注意到太上老君收取法宝的一幕。
听到这话,太上老君顿时又是一惊。
原本他还想随便找个理由蒙一下琦玉等人呢,现在显然不能了。
而且就算蒙骗了他们也没用,刚才他顾着试探观音菩萨,也跟观音菩萨说过是来找两名炼丹童子的。
想通这些关节之后,太上老君当即老实道:“圣僧,孙悟空,天蓬元帅……不瞒你们说,其实那两头妖怪,是贫道的炼丹童子。”
“什么!?那两头妖怪是你的炼丹童子!?”
琦玉和沙僧皮皮虾顿时一怔,而孙悟空和猪八戒,则一下子炸了似的跳起来失声道。
要知道,他们两个,都在金银二妖手上吃了不少的亏啊!
太上老君眼看情况不对,连忙又将对观音菩萨说的那一套拿出来:“各位稍安勿躁,那两个炼丹童子是瞒着贫道私自下凡的,贫道这次过来就是想捉拿他们回去的!”
“稍安勿躁你大爷!”
孙悟空真的炸了:“你踏马的太上老儿!俺老孙就说区区山野妖怪怎么会那么多法宝!还踏马会合体!原来都是你这老货给惯的!”
紧接着,猪八戒看孙悟空炸了之后,眼珠一转,他便也跟着炸了:“遭瘟的太上老君!!!你可知道因为你那炼丹童子,俺老猪遭受了多大的伤害啊!!!呜呜呜!!!”
说着说着,猪八戒直接崩溃痛哭起来!
配合他那满身鞭痕,蜡点,以及油迹,还有肿胀的猪头,简直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听到这里,呃,琦玉和沙僧皮皮虾也同仇敌概,瞪向了太上老君。
太上老君顿时大吃了一惊。
你还别说,刚才他愤怒之下,并没有注意到那么多。
但现在再仔细一看孙悟空和猪八戒,很显然,一个身体受了伤,而另一个,呃,似乎不止身体,就连心灵估计都受到了重创!
这一刻,太上老君忽然有些悔恨出现在这里了。
但这个烂摊子又不能不处理。
一念及此,太上老君当即苦笑着开口道:“孙悟空,天蓬元帅,实在抱歉,发生此事实非贫道所愿,这样吧,这里有两颗疗伤金丹,就给两位疗伤吧。”
话音刚落,他便一甩手,扔出了两颗金光闪闪的金丹,飞向了孙悟空和猪八戒。
孙悟空和猪八戒下意识就伸手接了下来。但两人的接过金丹之后的反应,却截然不同。
猪八戒,脸色大喜,马上就将金丹塞进猪嘴里面,三儿两下就吞咽了下去,一副深怕太上老君悔恨的样子。
好吧,他是真的怕太上老君悔恨,把金丹要回去。
事实上,他和金银二妖之间的恩怨,并没有他说的那么悲天怜人,惊天动地。
毕竟他身上的伤,大部分都是孙悟空弄的,因为很有可能找不回孙悟空的场子,所以猪八戒便将这笔账算在了银角大王头上。
没想到这样就坑到了一颗疗伤金丹!
猪八戒那个爽啊!
至于孙悟空,他那个气啊,一把就将疗伤金丹甩了回去,脸色涨红大喝道:“你踏马的太上老儿,拿这么一颗金丹就想跟俺老孙扯平,没门!你以为俺没有吃过金丹啊!”
话音刚落,孙悟空忽然又召回了之前被崩飞的金箍棒,握在手中,一副随时要打人的样子。
你当然吃过金丹,但你踏马吃的金丹都是从我这里拿的!
太上老君翻了翻白眼,腹排一句,随即挥手收回了那颗金丹。
随即又郁闷道:“孙悟空,有话可以好好说嘛,你需要什么赔偿尽管说出来,贫道能满足的,自然不会二话。”
这一次,虽然金银二妖死了,他也损失了不少法宝丹药,但也并非没有收获的。
至少他已经对佛门的图谋有所猜测。
想到这里,太上老君郁闷的心情,总算好了不少。
“哦?”
听到这句话,孙悟空随时要打人的动作顿时停顿了下来,还笑了起来:“嘿嘿,早说嘛,行,太上老儿,俺老孙也不为难你,既然那两个妖怪是你的炼丹童子,那他们那个合体的什么五行大法你应该有吧,把那东西给俺,这笔账就一笔勾销。”
太上老君“……”
好吧,他的心情又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