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阿贝也就把安闲先容给了菊下楼的所有人,虽然安闲看上去懒散了一些,但是安闲其实还是一个相当勤快的人,基本上从进入厨房就没有停过。洗菜打扫,刷盘子,基本上就如同一个真正的小工一样。和绍安比起来,让厨房的所有人都对于安闲相当的欣赏。
“阿逸,阿逸,你为什么不去做菜啊?”
刘昂星对于安闲比较好奇,绍安虽然也是自己母亲的弟子,可是年龄差距有点大,所以刘昂星觉得在安闲这里还是比较随意的。
“阿昂啊,你觉得我的手艺很好么?”
安闲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自家知道自家事,安闲可以说是真的要从头开始,火候刀功都需要训练,要是现在直接上,很有可能安闲只会惹麻烦。
“嗯。”
可是刘昂星却是点了点头,看来昨天的臭豆腐还是比较让刘昂星满意的。
“你啊……”
安闲戳了戳刘昂星的脑袋。
“我的基础差得很,以前从来没有经历过相应的厨艺训练,能够做出来昨天的料理,那还是因为昨天的阿贝师父的帮助……我自身的厨艺差得很……大概要进行一顶的训练我才会真正的开始制作料理吧。”
“可是昨天的料理真的很美味啊。”
刘昂星对于昨天安闲所制作的臭豆腐还是有一些念念不忘。
“那只是你第一次尝到。”
安闲失笑的摇了摇头。
“以后吧,等我真正的学会如何做菜之后再给你做料理吧……”
安闲在菊下楼的第一天就在打杂这个过程中度过了,对此阿贝则是全部看在眼里,对于安闲的这种务实的态度还是相当的欣赏的。
“在菊下楼的感觉怎么样?”
一天的工作结束了,阿贝没有立即开始教导安闲厨艺,反而是先关心安闲的生活。
“很不错……”
安闲并不讨厌忙碌的生活,只要有所收获。而且因为系统的存在,就算是看,安闲都能够对于每一个厨师的动作进行记忆,并且在系统的分析下对于厨师的行为
有一个详细的了解,对于每一个行为的意义都知晓之后,安闲所需要的只不过就是无休止的重复,然后把那些东西变成安闲自己的东西就行了。
“是么,我还以为你这种年纪的孩子会更喜欢出去玩。”
阿贝心想这孩子果然就是天生做厨师的料,一般人对于在满是油烟的厨房里可不会怎么开心。
“出去玩有什么意思,我更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做一些事情。”
安闲并不喜欢和别人有太多的交流,要是能够自己一个人解决的话,那么安闲绝对不会去麻烦别人。
“这样啊,那,你今天一天在厨房里,对于做菜有什么感觉么?”
“很神奇。”
安闲的眼睛亮了起来,在现场观摩和在电视上看以及自己想象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那种魄力,那种一样样色香味俱全的美食被做出来的时候那种鲜艳,远超安闲曾经见过的一切最美的色彩。
而阿贝看着安闲对于做菜这么喜欢也是彻底放心了,一开始的时候,阿贝还真的有一些担心安闲适不适应厨房的生活。
“那么,小安,你以前从来没有做过饭对吧?”
安闲很想说自己其实是做过饭的,但是想了想自己的标准和对方的标准,安闲觉得自己还是说自己没做过饭比较好。
“没有。”
“嗯,那么大家就从厨艺的基础开始,而厨艺的基础也就是……刀功。”
阿贝从拿着一把菜刀,然后拿出来一个白萝卜。
“月晕?”
安闲说的话让阿贝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说。
“你对于厨艺也是有一定的了解嘛,只不过也是,要是没有了解的话,你也不会想到做臭豆腐,没错,你说的月晕,可以说是切片的大成之作,等你什么时候切片能够切出月晕了,那么你的刀功也就算是达到了一定的程度了。只不过,我这里要说刀功可不仅仅只有切片,雕刻也算是刀功的一种表现。”
对于这一点安闲表示理解,在日后刘昂星旅行的时候,曾经和兰飞鸿掀起过一场麻婆革命,两人的一夜竹林七贤,另一人的冷盘麻婆,都能够说得上是刀功的极致。不用说这里面还有及第师父曾经雕刻的冰龙,那如同艺术品一样的料理同样也是刀功的极致。
“那么师傅,我要怎么开始训练刀功?”
安闲现在已经有一些迫不及待了,可是万事都讲究一个效率,提前问好一些细节,对于增加自己的效率可是相当重要的。
“嗯,基本功是没有什么捷径的,你只能够依靠坚持不懈的努力……”
阿贝带着安闲来到了仓库,打开门,里面全都是白萝卜。
“你就用这里的白萝卜进行训练吧,等什么时候了我说可以了,我会再教导你下面的东西……”
“好。”
安闲点点头,然后拿起一个萝卜就开始练习了。
“不知道,这孩子能坚持多长时间呢?”
阿贝没有说自己的要求,那么也就是说安闲的训练是没有目标的,一件事情如果没有目标,那么会是相当痛苦的,因为你不知道路有多长,你需要花费多少时间,无休止的重复枯燥的练习,这也是阿贝对于安闲的心性的一个磨炼。
“喂,小子,要加油啊,那个女的可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师傅……”
“我知道。”
安闲点点头。
“我又不是真的小孩子,所以系统啊,如果我动作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的话,记得纠正我啊……我可不愿意一晚上都在做无用功……”
“一晚上么?那么明天大家就让那个女人大吃一惊吧!”
“有那个闲工夫,给我看看我现在的动作合不合适啊!”
一夜很快就过去了,第二天有人来仓库取食材。
“小安?”
“这……这是……”
“快去叫阿贝师傅!”
“这个小子?!”
绍安过来的早一些,看到了仓库的状况,相当的惊讶。
“这孩子……”
就算是阿贝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看到这种场景。
在仓库中,已经没有一根完整的白萝卜,有的只是大量的片、块、丝,而且从一开始的差到了极点的卖相到最后宛如艺术品一样的存在。
“切了一晚上么?”
阿贝抱起了安闲,而安闲则是也被弄醒了。
“师傅?我这算是还不错吧?”
“嗯,相当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