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甘肃,或许大部分人都想着,他们那里骑骆驼上学,他们那里很穷。
嗯,大致上就是这么个印象,谁让甘肃本身的土地并不算好,没有什么农产品呢,而且由于沿海地区的对比,所以显得就落后了一些。但是提到甘肃,牛羊肉还有拉面可是相当不错的。
而面在甘肃是相当重要的食物,只不过在这里其实很多人都有一个误解,那就是牛肉面和拉面其实是两种面类。
拉面是利用碱水大大的增加面条的弹性,刘昂星曾经做的国士无双面也就是这么个理儿。而实际上的兰州拉面,讲究一清、二白、三红、四绿、五黄,也就是汤清,萝卜白,辣子红,香菜蒜苗绿,面条亮黄。并且不单单是面,兰州拉面同样重汤,一碗好的兰州拉面,好的汤是必不可少的。一方面是配方,另一方面则是水质,这也就是所谓的一方水土一方人。
安闲牵着马来到了兰州,大街小巷的都能够闻到一股子的牛肉萝卜汤的香味。
“面类啊……”
其实安闲并不是多么喜欢面食,因为实在是当年上大学的时候吃够了,但是从厨师的角度来看的话,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拉面的抻,其实和龙须面是一样的,但是拉面又不止这一种做法。带馅的,空心的,都是相当的美味,而安闲这一次到兰州,最主要的就是想要学习这里的面点技术。
而找美食,又是一个相当极端的事情。一方面,大饭店,大厨师的经验多,做的饭好吃。另一方面,小巷子里面,百年老字号,酒香不怕巷子深,也好吃,所以能不能够找到最美味最地道的食物,还是要看自己怎么选。
但是现在可没有让安闲选的余地,要知道安闲身上带的盘缠并不多,从菊下楼一路走来,身上的盘缠已经花的差不多了,现在安闲必须要找个地方打个短工挣点盘缠了。
可是短工吧,也是相当的麻烦。一般做苦力的,好招短工,饭店招短工招的还真少,毕竟这和未来不一样,不存在什么学生打假期工。
在一个饭店打工,那么接触菜谱还有厨师的时间就多,万一是过来偷学手艺的呢?所以一般饭店招的都是学徒,很少有招短工的。
别说,安闲还真的打的是一边打工一边偷学的想法,所以饭店的想法还歪打正着的堵住了安闲的路。
“啧……”
安闲摸了摸自己的口袋,里面就剩几个铜子儿了,估计也就是几碗面条的事儿,现在安闲无比怀念森林里的生活了,在那里一开始的时候虽然的确是困难了一些,但是之后真的是吃喝不愁啊。
在兰州的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野外都住习惯了,住大街安闲也无所谓了,但是要是万一自己的厨具被偷了,那就更加的坑爹了,所以安闲准备出去,到城外去睡。
但是至少要填饱肚子,安闲牵着马,来到了一个面摊。
“老板,来碗面!”
老板是个三十来岁的中年男人,摊子除了他以外还有一个女孩子,看样子应该是老板的女儿,年龄估计要比阿玲大上一些。
“好嘞。”
老板的动作相当熟练,拿出来一个面团,三下两下,一把面条就被老板抻了出来,随手甩进了锅里,长筷子在锅里挑了挑,煮了也就几分钟,然后长筷子一挑,面条被甩到碗里,一把香菜,一把蒜苗,满满一碗汤,最后浇上一勺子的辣子,一碗辣乎乎香喷喷的兰州拉面就成了。
安闲先是闻了一下,窜鼻子的辣椒味让安闲十分的享受,端起碗,一口热汤,安闲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老板,好喝!”
“哈哈!”
老板大笑了一声。
“小伙子很懂行啊,你不是甘肃本省的吧?”
“不是,我是从四川那边过来的,但是以前在兰州这边待过,各地的牛肉面还是兰州这的味正。”
“那是,说吃牛肉面就要在这!”
老板舀着一勺子牛肉,直接扣到了安闲的碗里。
“来来,吃!”
“嘿,谢啦老板!”
安闲夹了一块牛肉,美滋滋的吃了起来。
“小伙子这是要到哪去啊?”
老板走了过来,就坐在安闲旁边,和安闲闲聊了起来。
“不知道,走哪算哪,世界这么大,我想到处走走。”
老板一下子被安闲这句话打蒙了,也亏着安闲长途跋涉把自己弄得风尘仆仆的,看不出年龄,要不然就看他这稚嫩的脸皮,老板就能因为这一句话抽他。
“老板,你这里缺人手么?”
安闲看着面摊老板,看这面相应该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吧。
“你想干什么?”
老板警惕的看了一眼安闲,然后把自己女儿挡在自己身后。
“干……”
安闲好不容易才把之后的几个字咽了回去,要是说出来接下来的字,安闲觉得对方一定会打死自己。
“安啦,安啦,我只不过想要找个地方打个工,挣点钱买点干粮,接下来我还要接着旅行,所以大叔,赏口饭吃呗……”
老板狐疑的看了一眼安闲,安闲的马背上有锅子之类的厨具,所以也能够看得出来安闲似乎是个厨师,但是就算是这种小面摊,熬汤也是有着自己的配方的,所以老板还真的有一些担心自家配方的泄露。
“老板。”
安闲充满希冀的看着面摊老板,但是最终老板还是摇了摇头。
“抱歉啊,小子,我还是没办法雇你。”
老板略微有些歉意的说道。
“你要不再去别的地方试试?”
安闲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到这里安闲基本上也就绝了在厨房打工的心思,看来还是要从搬砖开始做起。
“爹爹,要不然就让这位大哥哥来帮忙吧,如果最近不是西安要举办面点大赛么,正好有了大哥哥的帮忙,家里的摊子也就不用撤了……”
“西安面点大赛?”
安闲并不是从西安过来的,所以还真的没有听过这个所谓的西安面点大赛的事情。
“是啊,而且爹爹可是……”
“小蝶,住嘴!”
老板皱着眉头喝住了自家女儿,然后还是有一些不放心的看着安闲,似乎是陷入了纠结之中。
“小子,我能够放心的把摊子交给你么?”
“要不,老板你看看我拉的面条怎么样?”
安闲洗了洗手,站在了案板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