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证明,世界还是眷顾着安闲的,只不过在莫高窟转了一会儿,安闲就找到了一个寺庙。
“话说传说中的厨具是对于寺庙有偏爱么?”
安闲扯了扯嘴角,走到寺庙的门前,那里有一个相当年轻的僧人正在扫地。
“抱歉,打扰一下,请问传说中的厨具,灵藏库是在这里么?”
安闲的话让小和尚愣了愣。
“这位施主,您是……”
“我是一个算是流浪厨师,偶然的情况下听说了这里有什么所谓的传说中的厨具,所以我想要过来看看,所谓的传说中的厨具,到底有什么神奇的能够被称为传说……”
“这……我去问问方丈……”
小和尚很明显还并不明白,他这话也就意味着灵藏库真的在这个寺庙之中。
“小子,加油,一定要把灵藏库拿下来!”
系统叫嚣着,而安闲则是开始闭目养神,他要现在就开始调整自己的状态,争取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好来迎接接下来的考验。
没过一会儿,还是刚刚的那个小和尚,跑出来的时候相当好奇的看着安闲。
“这位施主,大家方丈请您进去……”
“那就麻烦小师傅带路了……”
安闲对着对方笑了笑,然后就在对方的带领下向寺庙内部走了过去。
寺庙从外面看并不大,可是真的进去之后,弯弯曲曲的小道,安闲才知道这可比自己想象的要大的多。
但是让安闲比较诧异的是,似乎自己并没有被带到方丈的房间,而是被带到了厨房。
“这是?”
安闲玩味的看着小和尚。
“这是大家方丈说的,他说您要是想要拿到传说中的厨具的话,起码要在这里工作三年……”
小和尚有些无奈,他都已经做好了对方离开的准备,可是安闲却是摇了摇头。
“三年我待不了,我还准备到别的地方去看看,这样吧,三天怎么样?”
“你怎么不说三个时辰呢?”
一个魁梧的僧人走了进来,安闲觉得想当年的鲁智深估计也就这样了吧。
“那个,你到拔过杨柳么?”
“什么?”
魁梧僧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疑惑的看着安闲。
“不不,你当我刚刚是在开玩笑就行了……”
安闲脸上略微尴尬了一下。
“那个,必须要三年么?”
“当然,谁知道你是不是黑暗料理界的人,在这里三年就算你是黑暗料理界的人我也有那个自信把你调教过来!”
魁梧僧人充满了自信。
“可是我要不是黑暗料理界的人呢?”
安闲哭笑不得,但是这也的确,传说中的厨具牵扯的确太大,黑暗料理界的人也的确相当的恐怖。
“那你拿走灵藏库也没什么,可是……你有保护它的能力么?这三年就当做是锻炼你的实力,瘦胳膊瘦腿的,和弱鸡一样……”
安闲差点没一口水喷死对方,虽然自己是瘦弱了一些,但是也不至于这样说自己吧,但是能够在这里学艺,的确也相当吸引安闲,能够保存一件传说中的厨具的地方,自身的实力肯定不弱。
可是,三年……
“系统,三年对我来说有影响么?”
“你可以提前毕业……”
系统也同意安闲在这里学习,毕竟出来说白了就是学习厨艺来了,至于说会不会因为剧情导致传说中的厨具被拿走,到时候再拿回来不就行了么,而且系统有那个傲气,那就是要学会这里的所有菜谱还有厨艺,根本用不了三年。
“只要你小子学得快,咱倒要看看那个混蛋和尚到时候还有什么理由留下你!”
“好,三年是吧?”
安闲和系统讨论的时候低着头,看起来就像是在思考一样,魁梧僧人也不着急,就这样等着。
“好。”
安闲抬起头,懒散的笑了一下。
“我答应你的条件,但是我也有一个条件,我希翼你能够按照我的进度来引导我。”
“呦,小子,很有自信么,可以,那么就从现在开始吧,去,给我准备午餐,四菜一汤还有馒头,食材觉远会告诉你在哪里。”
说完魁梧僧人就离开了,脸上则是带着不屑的表情。
“那个,这位施主,你要不然还是放弃吧,大家这里的厨房和您以前所接触到的应该有很大的不同……”
觉远听到魁梧僧人让安闲准备午餐吃了一惊,然后有些怜悯的看着安闲。
“没事,没事……”
安闲挥了挥手,厨房再不一样能够不一样到哪儿去,可是下一秒安闲就被打脸了。
安闲伸手去摸菜刀,可是菜刀的重量远远的超出了安闲的想象。
“不……不是吧?”
安闲似乎明白了什么,伸手去拿锅,第一次用力甚至都没有拿起来。
“这里的厨具都是特制的,比一般的厨具都要重很多……刚才那是我师兄,法号惠明,厨房一直都是他在管理,平常也有很多师兄弟在帮忙,可是这一次……”
觉远有些不好意思,很明显没有想到自家师傅师兄用这种手段。
“那就别废话了……”
安闲却是没有丝毫的惧怕。
“既然我答应了,那么我就一定会做到,小和尚,带我去拿食材,你们一般什么时候开饭?”
“一般都是在午时。”
“按照十一点算就一个小时。”
安闲可不相信那个叫做惠明的家伙不会刁难自己,所以最好还是做好对方提前开饭的准备。
“四菜一汤你们一般吃什么?”
安闲在觉远的指引下找到了食材。
“嗯,蔬菜什么的都可以,汤的话一般就是豆腐汤……”
“还真是朴素……”
原本环境加上本身是寺庙,所以这个菜色不难理解。
“那么一共大概需要做多少份?”
“嗯……大概……”
觉远并不负责这方面,平常的时候也不会去观察这些东西,所以一时间还真的有些语塞。
“你们一共多少人?”
“三百六十七人。”
“怎么吃饭?”
“在食堂每个桌子一份,吃完再上,有的师兄则是把饭菜端回自己的房间吃。”
“……”
安闲闭上眼睛估算了一下。
“小和尚,愿意帮我么?”
“我……”
觉远很明显有一些犹豫,但是又觉得安闲有一些可怜。
“我帮。”
“行,那你就帮忙端菜上菜就好。”
安闲找了个推车,三百多人的饭菜,那可不是一趟趟跑能够把食材拿齐的,面菜直接堆到厨房外面,接着安闲就开始了自己的表演。
觉远并不会做菜,他能够做到的就是给安闲递一些东西,但是就是这样也大大减少了安闲的工作量。
“惠明师兄,大家真的不用过去么?要是那个小子完不成的话,大家中午可是摇饿肚子了啊。”
一个僧人看着惠明,有些纠结,虽然说惠明在厨房拥有绝对的话语权,可是事关肚子,谁都不想饿着。
“……”
惠明也不是那种死板的人,正确来说作为一个厨子,让别人饿肚子是最罪无可恕的事情。
“唉,这样吧,现在只不过刚刚过了午时,咱们去厨房看看,如果那个小子不行的话,大家就去烤一些土豆以防万一……”
“嗯嗯。”
众僧人疯狂的点头,可是路过食堂的时候,所有人惊悚了,因为每一张桌子上都摆上了色香味俱全的四菜一汤,同时还有一大笼屉的馒头。
“这……”
僧人们咽了咽口水,然后不可置信的互相看看。
“这小子……”
就算是惠明都有一些不可思议,而这个时候,觉远则是推着一个车子跑了过来。
“啊,师兄?”
觉远没有发觉自己的语气带着一丝埋怨。
“觉远,饭菜已经做好了?”
惠明虽然已经猜到了,可是还是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
“是啊。”
觉远点了点头,沉默了一会儿。
“师兄,我觉得那位施主不是坏人……”
“……”
惠明也沉默了,常年在厨房,他可知道自己的那些厨具有多沉,用那么沉的厨具完成这么多的菜又有多难。
惠明大步来到厨房,却是发现安闲已经倒在地上。
“该死!”
惠明直接给了自己一巴掌,然后快步走到安闲身边。
这个时候的安闲已经昏了过去,一只手用布条和锅铲相连,另一只手则是绑在锅子上,安闲就那样两只手在灶台上,整个人摊在地上,两只手腕都呈现相当诡异的角度。
“施主!”
其他的僧人都是惊呼一声,然后连忙准备过来帮忙。
“都挤在这里干什么!去准备屋子,然后把疗伤药拿过来!”
惠明怒吼一声,然后其他僧人连忙活动了起来。
“小子,你可别死啊,手腕老子一定也会帮你保住的,如果保不住的话,那老子就把自己的手腕剁了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