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饭是在及第家解决的,梅丽自然对于安闲相当的感兴趣,时不时地都会偷看一下安闲,尤其是吃饭的时候。
顺便说一下,这一次吃的就是安闲所准备的东西,到也不是为了让及第帮忙品尝,只不过安闲想要看看自己练手的东西怎么样。
当然不可能真的按照法餐的顺序上菜了,冷热头盘,汤还有甜品都是每个人备了一份,主菜肯定不能够做油封鸭,鸭腿现在都还没腌好,安闲选择了牛排,可丽饼也做成了咸口作为干粮。
刚开始的时候,对于牛排还有可丽饼以及洋葱汤倒是没什么,可是看到蜗牛还有鱼子酱的时候梅丽还是有一些不敢动筷子。及第倒是没什么顾忌,直接舀起一勺子鱼子酱就放到了嘴里,安闲所做的鱼子酱什么也没放,就是最新鲜的鲟鱼子加上盐,其他的什么调料也没有。
看着及第吃了,安闲倒了一杯香槟给及第。酸甜的香槟更加的突出了鱼子酱原本的口感,每一粒鱼子在口腔中爆开都是一次味觉享受。
及第点了点头,然后筷子夹起来一个蜗牛,安闲并没有准备叉子,因为蜗牛肉反正也是切成丁的,虽然说就这样直接倒很有可能让汤汁撒一身,但是及第也没有在乎,拿起来一个蜗牛,然后用筷子挑开封口的蛋泡,然后把里面的食材都到进了嘴里。
蜗牛肉相当的细嫩鲜美,香菇冬笋蘑菇还有火腿更是突出了蜗牛肉独特的美味,并且冬笋还让这道菜的口感更加的丰富,汤汁更是鲜美无比。
“很不错的菜……”
及第脑海中立即就出现了数种对于蜗牛的料理方法,恨不得现在就实验下自己的猜想。
“你是叫做梅丽吧,阿昂那孩子一钻进料理里面就不知道其他的事情了,如果说平常的时候有什么事情的话,还麻烦你多担待……如果你不是很喜欢这个蜗牛的话,那么尝尝这个也不错……”
咸可丽饼对于女孩子可能没有什么吸引力,安闲又去了一次厨房,然后拿着三个鲜奶油可丽饼,上面洒满了水果,让人一眼看上去就胃口大开。
“这是什么?看上去好像很好吃……”
甜品本身绚丽的外表就要比蜗牛来的好得多,所以梅丽被吸引了也是很正常的,而及第则是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可丽饼,看上去饼皮和桌子上摆着的东西没什么区别,可是应该是有着不同才对。
及第先是从桌子上拿起来一张饼皮,然后咬了一口,随后从安闲的手中接过可丽饼,咬了一口,立即就知道了两张饼皮的区别。
可是紧接着及第就对于可丽饼里面的奶油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因为这种东西吃起来口感很独特,刚刚入口或许会认为和鱼子酱一样古怪,可是及第毕竟是个厨师,细细的品味着奶油的味道和口感。
“这是用牛奶做成的?”
牛奶的用处很多,不仅仅是甜点,甚至可以用来做汤头,或者是奶酪,奶油焗饭也相当不错,往往新食材的发现也就意味着新的菜谱的出现,这一顿晚饭可以说是给了及第相当多的灵感。
可是和灵感一起出现的则是更加巨大的疑惑,因为,安闲是从哪里知道这些东西的?黑暗料理界肯定不可能,那些人虽然说有着类似于恐怖分子的心思,可是及第保证那些家伙不知道这些东西,尤其是这些西洋菜的做法,看着安闲熟稔的手法,很明显对于这些东西应该是相当的熟悉才对。至于说贝仙女,那就更加的不可能了,虽然贝仙女的料理的创新性也是一流的,可是对于国外料理的掌握可不仅仅是创新性的问题了,那是另一个体系的东西。所以安闲这小子会是从哪里学到的这些东西呢?
及第师傅突然想起来,安闲是突然出现在贝仙女的身边的,也就是说安闲之前的经历没人知道,那么或许这些东西是这个小子以前学到的?
所以说有时候过于冷漠也是个好处,至少是不愿意去打听安闲隐私的及第已经脑补出了一出大戏。
“阿安哥……”
梅丽因为从刘昂星那里听说了一些安闲的事情,所以也就跟着喊阿安哥了,这个时候的梅丽已经对于安闲是一种几乎与崇拜的感觉了,因为刚刚的可丽饼彻底的征服了她。
“你能不能把那个东西的做法告诉我啊……”
梅丽为了防止自己以后吃不到这么美味的东西,所以想要把奶油的制作方法学到手。
另一边的及第则是皱了皱眉头,要知道在这个厨师的权力相当大的时代,一本菜谱的价值可以说是无价的,之所以及第没什么事,是因为之前安闲已经答应了要让及第参观,而且仅仅也就是让及第看了料理的手法以及一些对于食材的运用而已,深层次的菜谱可是没有说,一本菜谱甚至可以当作一个家族的传家宝,而现在梅丽的要求在及第看来有一些过分了。
“好啊,我这里还有一些别的食谱你要不要学?”
可是安闲对此倒是没有什么所谓,反正这些东西在安闲看来是迟早都要发展起来的,安闲现在还记着那个曾经和自己一起考特厨的女厨师,虽然说忘了对方叫什么了,可是很明显现在的清代已经出现了现代点心或者说西洋点心的雏形了,安闲没那个必要掖掖藏藏的。
见到安闲都没有说什么,及第自然是不会再阻拦,而梅丽也是对这些甜品很上心,学的也很快。
看着自己的女儿对于厨艺终于有了兴趣,及第一方面感到很欣慰,可是另一方面却又有一些复杂,因为毕竟不是自己让女儿对于厨艺产生兴趣的,所以及第现在看着安闲的表情很复杂啊,对于安闲没什么办法,他现在想着明天是不是多给刘昂星找点活儿干。
而第二天一大早,来到阳泉的及第还有梅丽就看到刘昂星纠结的坐在厨房的桌子上,头巾也被抓了下来,似乎在思考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