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你说啊,你都想象不到,当梁山泊发生暴乱的时候,凯由那张脸哦,那简直就是黑的能够滴出水来哦……”
安闲兴致勃勃的和白岩说着自己的所做的一切。
“然后你就一时兴起的组建了新的黑暗料理界,然后你就把所有的担子都丢给了亚刊和贝仙女?”
白岩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
“你这个家伙还真是有够不负责任的,亚刊或者李可就没揍你一顿?”
“怎么可能,要知道他们感谢我还来不及呢,而且黑暗料理界的存在并非是不好的,有光明的地方就会黑暗,与其让黑暗自己生长,让他们由放心的人来看着不是更好一些么,亚刊拥有着领导者的气概,而贝师傅能够保证他们不会误入歧途,这样就足够了……”
“你这个家伙还真看得开,虽然说黑暗料理界分裂了,可是就算是仅仅只有一部分人里面的大部分人甚至都是特级厨师级别的,你竟然就这样轻而易举的放弃了……”
白岩说着这话的时候有点不可思议但是更多的还是偷掿,因为他可是相当的清楚,其实安闲这个家伙,只不过也就是一个喜欢做菜的家伙而已。
另一边,安闲还把传说中的厨具留给了贝仙女,并且还和亚刊和贝仙女说了自己的想法。亚刊对于一切都不怎么在意,贝仙女更是一个慈悲心肠,让他们丢掉新黑暗料理界的这些人肯定是不可能的,而且安闲还说了自己只希翼能够安安静静的做菜,那么光明料理界选出来一个人作为首领就是必须的了。虽然说亚刊并不认识刘昂星,可是对方的名头却是有点大,贝仙女的儿子,安闲的弟弟,及第的弟子,而且听说对方和贝仙女挺像的,那么这样就不至于对自己这些黑暗料理人赶尽杀绝,所以亚刊对此没有任何的意见。因此,这几个人就制定了一套帮助刘昂星登顶的计划,说白了,就是给对方送经验送道具。而且安闲还特地把传说中的厨具扔了回去,为的就是尽量保证和原著的一致性,来让自己尽可能的把握事情的走向。
因为现在五虎星里面有一半多的人在新黑暗料理界,加上安闲还有贝仙女的伙伴,可以说现在的新黑暗料理界并不输给原著中的黑暗料理界,所以安闲决定按照原著的剧本来走。一方面打压凯由,另一方面则是由自己等人扮黑脸去给刘昂星送经验送人头。
因为看过原著,所以安闲知道接下来的一段日子刘昂星要进行饺子大赛,特级厨师考试,然后是在各地进行历练,所以接下来新黑暗料理界的中心就是放在对于凯由的追击上,所以对于其他的事情可能会有一些照顾不到,所以广州这里就还需要白岩多费心,安闲就过来和白岩说一声。
至于说及第还有刘昂星安闲是不准备见了,毕竟黑暗料理界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肯定有点门路的人已经清楚的知道了,安闲并不准备让很多人知道自己等人准备培养刘昂星的计划,这种事情越少的人知道,才越显得真实。
只不过就是过来匆匆聊了几句,然后安闲就必须要离开了,因为送传说中的厨具的事情还要安闲自己去忙。毕竟安闲的储物空间里面才有足够的厨具,而且灵藏柜可是已经被系统吸取了,安闲又不可能从自己的怀里面掏出来一个,当初可是安闲在别人面前装作是把那玩意扔到了山涧里面,所以安闲就必须再去“找”回来才行。而且由于现在要和凯由所率领的人开战,那么战斗力就是必不可少的,所以为了避免过多的把战斗力分派出去,把所有的传说中的厨具放回原地就变成了安闲一个人的任务。反正安闲本身实力不弱,不仅仅是厨艺,自身格斗能力也是相当的强悍,所以无论是亚刊也好,还是贝仙女都相当放心的让安闲离开了。
“我说那些家伙还真是相信我……”
安闲扯了扯嘴角,出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换了身衣服,扔掉自己的面具,把自己身上的所有的类似标志物的东西全都丢掉,丢不掉的就扔进系统的空间里面。
一个人,在外行走,而且还有敌对势力,而且不仅仅是凯由所率领的黑暗料理界,还有光明料理界可分不清谁带领的黑暗料理界,就像是白与黑一样,只要是对立的,那么就必然会受到对方的阻击,所以安闲可不希翼自己还这么大一个目标。
而且这一次外出因为有了系统的储物功能,所以安闲完全可以轻装上阵,食物之类的也都装在了系统的储物空间,安闲全身上下也就是一匹马以及一个小包裹和他的面点棍而已,颇有几分孙悟空抢了唐僧的白龙马然后自己一个猴闯荡天涯的感觉。
因为这次安闲并不着急,至少是也要等到刘昂星考上特级厨师之后才能够让他去找传说中的厨具。现在只不过才刚刚过了饺子大赛的剧情,之后特厨,然后外出历练,随后和解师傅对战,然后才会和雷恩争夺永灵刀,随后他们会赶往上海。永灵刀安闲并没有去拿,所以不着急,那么现在安闲需要的就是把转龙壶送回去。
要送回去转龙壶倒也比较简单,转龙壶原本就在一个小树林里,所以安闲到时候只要放回去就行了,唯一需要注意的就是不要让黑暗料理界的人再一次拿到传说中的厨具,要不然这一切可就都白搭了。虽然说凯由应该会被亚刊和贝仙女搞的焦头烂额,可是谁也保不齐对方还会不会对传说中的厨具下手。幸运的是这一次安闲可不仅仅只有送传说中的厨具这么一个麻烦事,正好安闲打算去看看刘昂星的基友,唐三杰怎么样了,而且上海,说不定还能够入手一些新的食材。
计划通过,安闲慢慢悠悠的从广州向上海出发。
“站住!你是什么人?”
“我啊?你叫我清风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