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现在又被称为魔都。虽然这是近代的时候才有的称呼,可是上海的发达可不是近代这个时期才有的。用一句俗语来说,上海自从海运流行起来,就可以说是整个华夏的经济发达的地方。
就拿现在来说,上海的人来人往,各种的活物来往让人目不暇接。
反正时间不着急,安闲相当随意的在上海城里面随处转着,相当感兴趣的看着各种各样的食材。也得亏着安闲这一次带的钱足够,要不然估计安闲就又得搬砖去了。
差不多把看到的食材都收集了一遍,然后安闲就想着龙镇酒家走去。
龙镇酒家的地位就相当于阳泉再广州的地位,仅仅站在门口,安闲就能够感受到里面的热闹的气氛。
说到上海美食,可能大家最熟悉的就是本帮菜,可是本帮菜在上海起始然后发展成为一个体系是在十九世纪初,现在的上海可还没有什么本帮菜的说法。虽然说现在的上海也有一些传统的菜肴,可是由于大量的外国人进入,以及世界各地的商人的到来,上海的菜帮现在呈现出一种混杂的状态,用百家争鸣来形容也不为过。
其中又以龙镇酒家为主,安闲仅仅是走进来,就发现这里不仅仅有中国人在吃饭,还有不少的白种人在这里吃饭。
同时餐桌上不仅仅有传统的中华美食,也有一些看上去颇为符合西方人口味的食物。
其实这种改变很正常,就那开封菜来说,鸡肉卷就被改成了老北京风味,同时油条粥之类的也是改得符合国人的口感,这也是开封菜在国内相当火爆的原因之一。
安闲找了一张小桌子,毕竟就自己一个人,然后就要了一份滑炒虾仁还有一份扣三丝以及米饭。
虽然说不可能每一个厨师都能够有及第师傅的刀功,可是这一次安闲在这里吃到的扣三丝倒是做的不错,滑炒虾仁的火候也掌握的可以。
吃完饭,安闲找到跑堂的,首先递了一些钱过去。
“小哥,跟你打听个人呗……”
看着安闲递过来的钱,跑堂的是眉开眼笑,虽然说平日子里自己的工钱也不低,可是谁会嫌弃赚的钱多呢。
“好说好说……”
跑堂的把钱收了起来。
“不知道客观你想打听谁?别的我不敢说,至少在这城内,还没有我赵五不认识的人……”
“你跟舞王什么关系?”
安闲下意识的就问了出来,可是看着对方一脸懵逼帝王表情,安闲不由得扯了扯嘴角。
“抱歉抱歉,我就是想要和你打听一下,你们龙镇的少东家是叫做唐三杰吧?”
虽然说有些好奇安闲所说的‘舞王’到底是何许人也,可是听到了对方提到自己的少东家,一下子跑堂的也来了兴致。
“我和你说啊,大家少东家那真不是吹的,那一手颠勺的本领,就连大家这里的李师傅都说比不过,听说大家少东家还在阳泉酒家当过大厨,还在那里创出了相当不得了的菜谱,就连那个传说中的十全大师都说大家少爷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
大多数都是一些人云亦云的话,可是其中到还真的夹杂了不少有用的信息,比如说最近唐三杰已经开始在上海厨师界崭露头角了,克服了心理障碍后,唐三杰的刀功可以说是突飞猛进,随之而进步的就是唐三杰的厨艺。
看来见唐三杰除了偶遇是没戏了,安闲这一次出来是本着尽可能低调的打算,所以也不准备去找茬,打听了一下唐三杰的事情之后,然后安闲就把重点放到了传说中的厨具上面。
安闲早就忘了是在哪里找到的转龙壶了,反正只要放到这里就行了吧,地图安闲没看过,但是和实际地点有一些微微的偏差安闲相信刘昂星能够理解的。
可是安闲并没有从系统空间取出转龙壶,而是拿起了自己的面点棍。
“哎呀呀,阁下跟了我这么长时间,如果说在城内还能够说是顺路的话,可是到了这里的话,大家之间是不是该分开了?”
“哼,你还是跟那个时候一样小心……”
一个壮硕的男子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六七个人。
“抱歉……”
安闲了略微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大家之前见过么?你们是不是认错什么人了啊?”
“你这个家伙,你这个家伙!居然敢忘了我!”
魁梧男子看起来相当愤怒,整个人脸涨得通红,手中的刀也是哆哆嗦嗦的指着安闲。
“如果说有什么对不起你的话,我道歉好不好?”
安闲无奈的说到。
“道歉?”
男子怒极反笑。
“你以为道歉就能够弥补得了我的损失么!要不是你,我怎么可能考核特级厨师失败!”
“特厨考试?”
安闲歪了歪头,然后恍然大悟。
“哦,原来你就是当初被我捆在小湖边的那个家伙啊,唉,兄弟,咱这可是为了你好,你看,我把你和那个女孩子两个人放在那么浪漫的湖边,两个人在和谐的月色下面对着波光粼粼的湖面,多么浪漫的场景啊,你们两个要是真在一起了,我还算个媒人呢……”
“媒人!我宰了你!”
魁梧大喊彻底被安闲刺激的找不着北了,直直的就向着安闲冲了过来。
“哎呀呀,看来这顿打是跑不了了……”
安闲可不觉得自己能够在六七个壮汉的攻击下幸免,就算是现在安闲掌握了气还有各种神奇的厨艺,比如说用罗汉虎爪拔抓个人骨,或者是猛牛青龙斩切个人很简单,可是既然已经决定做厨子了,那么能够不杀人最好还是不要杀人,就连之前去救人入侵的时候,安闲也都只是把那些守卫放倒而已。虽然安闲并不介意杀人,可是在其位谋其政,杀人厨子,以后客人一吃菜就想着做这菜的厨子双手沾满人血会是个什么感觉?所以安闲不得万不得已,不会想着杀人。
“喂喂,你准备怎么解决这些麻烦事?”
系统有些着急了,因为安闲竟然是在乱跑,完全没有回城的打算。
“你回城叫官差来啊……”
不着急,反正一时半会儿我的体力还消耗不完,我得想想,看看有没有办法教训这些家伙一顿,然后顺便把我这个清风的身份坐实了,只要有了一个明确的身份,那么我以后行动起来也会方便的多,至少是不担心别人查我的身份了……”
“这样,所以你才当初强烈要求自己纹纹身……”
系统这么长时间和安闲在一起,知道的可是相当的清楚,安闲的纹身是能够洗掉的,这是当初安闲通过特殊的手法调配出来的染料,当时系统还震惊了一下。
“哈……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