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华山,你如果百度一下就会发现其实现在有很多地方都叫九华山,而这里的指的则是安徽省池州市内的九华山,古称凌阳山、九子山,是中国佛教四大名山之一,也素有东南第一山之说,也可以说的上是最有名的了。
而现在,安闲就站在九华山的山脚下,看着高耸的九华山,不得不说,这个时候还真的是感觉到了人类的渺小,无论什么,拿来和自己做对比的时候,总是觉得自己是相当渺小的存在。
安闲并没有上山的打算,而是回到了山下的小镇,或许是因为佛教的原因,所以小镇的镇民都显得相当的和平,对于外来人都是相当的温和。而且在小镇上,安闲能够看到各种各样的佛像或者是寺庙之类的。
不仅如此,饭店里面也大部分都是斋菜之类的。
“这种东西你也能够吃得下去?”
系统虽然没有味觉,可是看着清汤寡水的,系统就觉得这玩意儿应该味道不了。
“食物都是上天的恩赐,就算是再怎么难吃,也不能够浪费一丁点的食物,尤其是厨师……”
安闲虽然也感受得到这些食物的难吃,可是就像是安闲自己所说的一样,不能够浪费食物。
“这位施主,一共二十两银子……”
“二十两银子?你在逗我?安闲,这个家伙绝对是个骗子,快点揍死这个混蛋!”
系统彻底忍不了了,饭菜难吃还这么贵,而且之前看菜单的时候,上面可是写了,系统觉得自己虽然很多地方不如那些小说里面的系统,可是简单的计算还是能够做到的,安闲点的东西绝对用不了这么多钱。
“呵,青岛大虾么?”
安闲摇了摇头,没有理会叫嚣的系统,假装从怀中,其实是从系统的空间里面拿出来二十两银子,递给了那个僧人。
“佛族会保佑你的……”
安闲起身就离开了。
“喂喂,你小子会这样被人宰?我可不知道你是这么怂的家伙……”
系统郁闷的要死,要是安闲不说出来个一二三四五的话,那么系统决定以后就一辈子……一个月……一星期……算了,系统大人有大量,就一天不理安闲了。
“你和这种疯子说道理是说不通的……”
上一世的青岛大虾,几十块钱一只虾,事后虽然解决了,可是当时必然是要乖乖掏钱,要知道你在别人的地盘,强龙还不压地头蛇,除非是安闲真的有那种一个人扯翻一个小镇的打算,而且看这个镇子的状况,似乎还和九华山上的和尚脱不了关系。
有信仰的人是恐怖的,君不见当年的黄巾军?赤身裸体,镰刀木棒就能够差一点扯翻整个大汉代,就算是结束了,还给曹操提供了大量的兵员。还有,德军方面,大名鼎鼎的日耳曼人,希特勒给所有的日耳曼人树立了有一个信仰,随后整个德国差一点扯翻了整个世界,可见有信仰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
“那你就准备这样认了?”
系统不可思议的说到,这个时候的它似乎忘记了自己许下的一天不理安闲的打算。
“当然不,大家先去九华山,看看那里的寺庙究竟是怎么回事,至少要看看那里是不是隐藏了什么东西,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还是让政府过来,而且政府其实在某种意义上更加的痛恨宗教,因为宗教可是在跟政府抢夺权力,可是如果这里的政府也和九华山上的和尚是一伙儿的话,那么我就会变得相当的危险了……”
安闲摸了摸下巴,而这个时候一个带着一撇小胡子看上去颇为猥琐的家伙出现在安闲的面前。
“哎呀呀,撞死人啦!撞死人啦!我的肋骨断了,我的腿折了……”
“喂,外乡人!”
“你做了什么,外乡人!”
“快点道歉!”
“不对,应该让他赔钱!”
“就是,赔钱!赔钱!”
这就是所谓的一人碰瓷,全体相助?安闲不由得摸了摸鼻尖,上辈子自己都没见过这么嚣张的。
“话说,那个,这个家伙是自己躺下的吧,而且大家不如去医馆如何?要花多少医药费我都陪……或者去找官家也可以,让官老爷来帮大家解决怎么样?”
“可以啊……”
出乎安闲的意料,可是同时也说明了一点,那就是这里估计不仅仅是普通的平民,还有医馆甚至于官员,都似乎被同化了,要说这里的佛教是佛教,倒不如说是邪教一样的存在了。
安闲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可是这里的邪教必然会影响到安闲的计划,所以安闲必须要把这里的邪教解决掉。
看着周围的人都是一脸认同的样子,安闲无奈的叹了口气,可是看到了有一个瘸腿男子蔑视的看着周围的人,然后怜悯的看了一眼安闲,安闲觉得,似乎自己在这里也不是孤军奋战。
叫了钱,然后安闲顺便还多花了一些,从附近的僧人手里高价买来了两本佛经,不得不说,就单单这一个举动,就让附近的人对于安闲好感大增,相当爽快的放过了安闲。
不得不说,狂信徒的好处就是这点,你只要顺着对方的心思,那么基本上对方会把一切都掏心窝子的和你说,想要获得对方的信任可以说是相当的简单。
但是那个猥琐的家伙,似乎是盯上了安闲,当安闲离开的时候,悄悄的跟在安闲的身后,只不过那个跟踪的技术,安闲就不发表任何的意见了。
安闲也不觉得自己需要什么了,毕竟安闲自己也是去跟踪别人的。
那个前期面露不屑的家伙让安闲相当的好奇,悄不摸的跟了上去。
“你跟着我干什么?”
近距离看上去,才发现那个男子身上穿的可以说是相当破烂了,已经不仅仅是补丁的问题了,就是彻彻底底的破破烂烂了,上面一个洞又一个洞。
“因为对于这里比较好奇吧……”
安闲摸了摸下巴。
“说实在的,我其实对于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相当的好奇,所以想要在你这里打听一些消息……”
“抱歉,我不和笨蛋合作……”
男子扭头就走。
“如果你说是我身后的那个笨蛋的话,其实你不觉得如果要毁灭什么,从内部是最简单的么?”
猥琐男子听到这就察觉不对了,可是他那小短腿可跑不过安闲,瞬间就被安闲抓住了,然后扔到了地上。
“所以,来和咱说说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