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大教。宗教嘛,在发展过程中总会有各种各样的分支,佛教不就分为密宗和禅宗么,最初的撒旦教也是从天主教之中发展出来的。所以邪教的由来往往是正常的宗教,现在的九华山基本上就属于这么一种情况。
原本的佛教在九华山来说还是相当正常的一个教派,可是渐渐的,佛教越做越大,当势力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人就会就开始渐渐的不满足于自己手中的权力了,渐渐的,这之中有人开始利用佛教的影响力为自己谋权力。
而其实一般人对于权力的欲望也就那样了,掌握别人的生死,拥有滔天的财富,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九华山上的和尚也是这样做的,财富方面,每个月都会从山脚下,以及来往的行人之中收取大量的香火钱,其次就是权,通过钱以及民众所带来的压力,当地的寺庙很容易就让当地的官府屈服了,之后双方人狼狈为奸,更是让整个宗教的味道充满了铜臭味。而民众,要么变成了狂信徒,倾家荡产的给寺庙捐钱,甚至于很多人都以自己的孩子能够进入寺庙当僧侣为荣。当然了,也不是人人如此,那么那些不参加的人会怎么样呢?很简单,第二天你就能够看到这些发了狂一样信徒冲进对方的家中,然后打砸抢就开始了。
“果然宗教永远都是最容易让人疯狂的……”
安闲听完了眼前的这个人的诉说,但是眼神中却是没有丝毫的同情。
“那么你又是为什么要和这个宗教过不去呢?”
听完男子对于这个已经变了味的宗教的先容,安闲就已经知道了,这个男子八成是因为自己和这个宗教有什么怨恨吧。
“因为这些家伙害得我家破人亡!”
接下来就颇有一些基督山伯爵的感觉了,可是眼前的这个男子很明显没有人家伯爵那种伯爵的隐忍和狠毒,而且说白了就只不过是一般的套路,因为交不上香火钱,所以男子一家人自然而然就被盯上了,成为了重点照顾对象。好事轮不上,脏活累活都是这家人的,如果仅仅是如此的话还不至于什么,可是眼前的这个男子没有眼力见呢。似乎是因为实在受不了自己一家人这样首期,所以似乎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说了一些类似于反抗宗教的话,之后的事情就简单了。家被烧了,家里面有什么亲人也都被拖出来打死了,这个小子还算是幸运,他老爹拼死保下了这个家伙,然后这个家伙就开始暗中活动似乎是准备给宗教一个打击。
但是对方的这些小手段在安闲看起来,抱歉就是小手段,实在是有一些上不了台面,说白了大体上男子的准备就是聚集和自己一样的‘志同道合’之士,等到这股力量足够强大了,那么接下来就去冲击九华山上的寺庙。
这种计划在安闲看来简直就是开玩笑,要知道自古以来剿灭邪教可不是几个人就能够做到的事情,必须都要有当地政府的帮助,现在别提当地政府的帮助了,能够不被当地政府剿灭就算是好的了,原本安闲还想着这个家伙是不是那种枭雄似的人物,可是现在现在一看,枭雄,说白了就是一个富家大少爷因为自家被灭了然后想要去复仇的故事,可惜的是这家伙不是主角模版,那么接下来对方的下场可想而知。
摸清楚对方对自己没有一丁点的用处之后,安闲就直接离开了,当然离开的时候,安闲没有忘记,顺手带上自己抓住的那个小胖子。
“你,你想干什么,我……我告诉你,我可是翁声誉!我可是九华山大名鼎鼎的……”
“行了行了,真啰嗦……”
安闲拎着翁声誉就来到了客栈,客栈老板一看到安闲手中的翁声誉一下子就惊呆了,因为翁声誉在他们这里也算是一个名人了,而且明明不久之前还和对方和平相处,现在突然就这种相处?
“喂!”
老板想要叫住安闲,可是安闲丝毫不理会老板,带着翁声誉就来到了后厨。
“老板,怎么了?”
跑堂的迅速跑过来,看着自家老板,想要知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笨蛋,快带你去请圆明大师过来,就说出事儿了!”
掌柜的有些焦急的向着后厨跑过去,一脚就想要把厨房的门口踹开,可是接下来掌柜的就有一些悔恨自己为什么当初把自己的厨房的门建造的这么说明了,因为掌柜的一脚根本就踹不开反而差一点挝了自己的脚。
“开门啊!快点开门啊!”
掌柜的拼命的拍着门。
“开门啊,开门啊,你有本事抢男人,你有本事开门啊,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家!开门啊,开门啊,你有本事抢男人,你有本事开门啊,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家!”
“嘭!”
厨房门被安闲粗暴的打开,面色相当不善的瞪着掌柜的。
“你,你干什么!九华寺的高僧可是马上就要下来了!我奉劝你你最好还是老老实实束手就擒,要不然大家一定会让你知道知道,佛教学问的厚重!”
“滚……”
安闲连一句话都没有多说,没好气的给了对方一个字,然后看着对方惊恐的表情,无聊的撇了撇嘴,然后又‘嘭’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掌柜的脸一下子就变得青紫交加,变了几变,然后不忿的踹了门一脚,接着就坐在门口,防止安闲逃跑。
没过一会儿,跑堂的带着几个凶神恶煞的僧人跑了过来,每个僧人的手中还拿着一根木棍。
“那个绑架了翁声誉的家伙在哪里?”
看样子似乎像是头领一样的家伙,没错,那个僧人说是僧人,但是实际上更像山大王一样。
“大……师傅……那个家伙就在这个厨房里面,我已经把门锁上了,现在赶紧进去就能够抓住他!”
掌柜的一副大一凌然舍生忘死的样子,看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准备去哪炸碉堡去。
为首的僧人体型不错,可是却没有运动员的那种体型好脑子也好的特点,很明显他没有想到为什么掌柜的不自己进去,所以接下来可以想象,这个家伙悲剧了,他只不过刚刚走到门口,然后厨房的大门就被打开了,随后和尚的鼻子就被撞的通红。
“抱歉,抱歉,我不知道原来这个门还能够往外开……”
安闲这话绝对是骗人,因为这个时候门框都差点被安闲这一脚踹下来。很明显有着超听觉的安闲早就知道这个僧人会站在门口,这一脚很明显是有意为之。
“呦,这么多人啊,不知道这么多人来这里干什么啊?”
安闲的脸上露出来诡异的微笑。
“你……”
大和尚刚刚准备做些什么,可是紧接着他就像是着了魔一样,不仅仅是他,他身后的僧人,还有掌柜的跑堂的,都像是着了魔一样。
“好……好香……”
“闪开,大家要吃!”
安闲施施然的退开门口,那些人就像是疯了一样的冲进了厨房。
“啧啧,破魔八阵可不是这么好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