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华事了,不,九华的结果还没有出来的时候,安闲就已经离开了,安闲的下一站就是在泰山的贪狼壶了,可是实际上泰山的戏份最主要的就是引出来顏奇这个角色,然后以顏奇为主,引出来刘昂星到梁山泊,挖了黑暗料理界的老家这件事,可是现在旧的黑暗料理界已经渐渐的被新的黑暗料理界所替代,所以说刘昂星的到来就没有任何的必要了,先到这里安闲决定不去泰山了,直接去敦煌,把灵藏库放回去。
重回敦煌,还真的是让安闲感慨颇多,似乎在寺庙接受训练还是昨天的事情一样,可是现在寺庙里的僧人或许也会认为自己是黑暗料理界的人了吧……
安闲摇了摇头,现在觉远还有惠明心中一定已经恨炸了自己了吧,毕竟当初就这两个人和自己的关系最好,听到自己进入黑暗料理界,这两个人也应该是最伤心的吧。
安闲现在有一些迟疑了,因为要不要再去找这两个人还真的让安闲满头疼的。
反正无论怎么说,安闲都再一次的踏上了这黄沙覆盖的土地。但是这一次,安闲并没有选择商路或者是什么人们经常走的道路,而是选择了一条算是人迹罕至的道路,可以说安闲就是要做出一种寻找传说中的厨具的感觉。
现在在深山老林里面,可比之前安闲在深山老林里面过的舒服多了,要知道现在有了系统的储物空间,安闲根本就不需要担心食材的问题,只需要关心自己的食材会不会吸引过来过分强大的野兽就行了。
对别人来说是相当危险的野外求生对于安闲来说和游山玩水差不多,至少安闲过得很high,而再一次站在寺庙门口,安闲的心情是复杂的,他是一丁点都不想进去。
“唉……”
安闲摇了摇头,然后叹息了一声。
“系统,把我之前放在那里的饭菜拿出来吧……”
随后一样样帝王热斋菜被安闲取了出来,一样样的摆放在寺庙的门口,最后安闲把灵藏库拿了出来。
寺庙一般门口都是有打扫的小沙弥的,原本小沙弥有些疑惑安闲在做些什么,看着安闲一样样的往外拿菜,闻着菜的香味,小沙弥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这位小师傅,这些饭菜,还有这个柜子麻烦你帮我给你们寺庙里的觉远和惠明两位师傅……”
安闲说完就向着小和尚鞠了一躬,随后转身就走。
“等下等下,你究竟是谁啊,为什么会知道两位师兄的法号?”
“我……一个……或许他们现在已经不把我当做朋友了吧……”
安闲苦笑着摇了摇头。
“你就这样和他们说吧,这是一个对不起他们两个的人给他们的赔礼……”
“哦……”
小沙弥有些愣,完全看不懂安闲究竟再说什么,只能是呆呆的点了点头,然后目送安闲离开。
“方丈!师兄!”
惠明觉远和一个老和尚出现在门口,这让小沙弥吓了一跳。
“不去和他见面好么?”
老和尚或者叫方丈,笑呵呵的看着觉远还有惠明。
“见面又能够说什么呢?”
觉远摇了摇头,他的脾气火爆,如果见到了安闲,觉远有一些担心自己会忍不住做一些什么。
“而且阿安不是留给大家一桌菜么?”
惠明倒是比以前的时候更加的有高僧风范了,脸上的微笑和方丈有几分相似。
“就算是真的见面了,大家也真的不知道要和阿安说些什么,想必阿安也应该是一样,既然这样的话,那么大家还不如不见……再说了,阿安可是个厨子,一个厨子需要说什么么,只需要做菜就足够了……”
惠明也不在意是在大门口,直接来到桌子旁边,然后就开始吃菜。
“等等,你这家伙给我留一口!”
觉远怒吼着冲了过来,要知道当年可是他带着安闲的,所以对于安闲的天分最为清楚,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安闲做的菜一定相当的美味。
“走吧,大家也过去……”
方丈向着小沙弥说着,然后就同样开吃。
“嗯!”
小沙弥点了点头,要知道看着眼前的饭菜他可是早就馋了,恨不得赶紧过去吃。
不得不说,这菜真的很好吃,但是小沙弥却觉得似乎也就那样?可是看着觉远还有惠明两位师兄吃的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他可不敢说这菜也就那样这种话。
“你是不是觉得不好吃?”
方丈倒是看出来小沙弥的心思,笑着摸了摸小沙弥的头。
“正常,因为这饭可不是给你我做的……”
原本听到方丈点出来自己的心思,小沙弥还有一些不好意思,甚至于担心觉远和惠明生气,偷偷看了两位师兄一眼,发觉两人依旧专心的对付着眼前的食物,没有对自己不满的样子才偷偷的松了口气。
“这桌菜原本就是给你两位师兄做的,其中包含的也是对于你两位师兄的歉意的心思,你我吃不出来很正常……你尝尝这几道菜……”
小沙弥随着方丈的指点,尝了那几道菜才发现,果然,好吃的让小沙弥恨不得把舌头都吃掉。而且这个时候小沙弥发现,那几道自己觉得一般的菜,都是两位师兄爱吃的。
没错,这次的饭菜都是安闲专门做的,其中几道菜是为了专门向两人赔罪的,也算是觉远惠明的特制菜肴,而其他的菜则是安闲对于寺庙的感谢,当然了,安闲还在菜里面放了一些小惊喜。
“哼,这个家伙,以为这样就能够让大家原谅他么!绝对不可能!”
虽然吃着很感动,可是觉远还是很傲娇的。旁边的惠明也是轻轻的点点头。
“唔!”
而这个时候,小沙弥的眼睛突然瞪得浑圆,眼泪止不住的从自己的眼眶中流下。
“吃的都哭了?”
方丈则是有些好奇,同样夹了一块子,只不过咬了一小口,然后脸色就相当古怪,莫名的微笑着看着觉远和惠明。
“尝尝吧,这道菜应该是专门为你们两个准备的……”
“是么?”
惠明和觉远没有看到方丈脸上的古怪还有小沙弥的不可置信。
“啊呜!”
大大的两口,然后就是冲天的哀嚎。
“安闲你个杀千刀的,竟然用芥末做陷!”
一阵微风,轻轻拂去灵藏库上面的枯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