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去哪了?”
兰飞鸿相当的狼狈,看来是被猴子整得不轻。而且心中也有一些怒气,那就是安闲相当没有节操的把自己丢在那里自己一个人跑了,现在看着安闲一身清爽的样子,兰飞鸿是真的快要爆炸了。
“我,自然是去搞了一些好东西……”
安闲拿出来一个葫芦晃悠了晃悠没有一丁点声响,然后只不过稍稍的掀起来一点口,浓郁的酒香味就散发了出来。
“猴儿酒?”
就算是兰飞鸿这种不怎么喝酒的人都不由得咽了咽口水。其实作为一个厨师,为了保证自己舌头的灵敏还有时时刻刻都能够有一个清醒的大脑,一般是不会对于酒多么喜欢的,就算是爱喝也绝对不会影响到自己的身体。
兰飞鸿并不怎么爱酒,可就算是他,现在闻着这猴儿酒的香气竟然也是有一种一醉方休的欲望。
“很不错吧……”
安闲又接着把盖子盖上。
“等下,为什么没有声音?”
兰飞鸿觉得相当的不可思议。
“难不成……”
“没错,这玩意是我从猴子们的存货的最底下弄到的,全都是固体和鱼冻差不多了,直接喝还不知道会让人醉成什么样子,所以必须要回去勾兑一下,说不定不同的勾兑方法还能够弄出来味道不一样的酒……”
猴儿酒安闲自然是尝过了,不得不说经验是可怕的,猴子们按照时间的顺序,当然,也有可能老的只不过是猴子们没吃完把水果放坏了就一直放在那里罢了。
新的猴儿酒清香果香味浓郁,但是度数不高,类似于果酒。稍微老一点的,度数增加,而且多了一股特殊的香气,也就是酿造的香气。阴暗潮湿的环境,加上被水果覆盖,让微生物迅速滋生,转化为酒精之后,又因为无氧死亡。加上原本果子上面的寄生物,使得猴儿酒的味道充满了变化性。最老的猴儿酒就是安闲手中的这玩意了,这已经接近于固体酒精了,但是香气也是最恐怖的,真的说是飘香十里也不过分。但是却因为度数过高,所以必须要勾兑。有一点类似于酒头的感觉。
“那大家现在去把广大师带出来?”
“嘿,阿飞,现在可是那个家伙求大家,而且回去?”
安闲示意兰飞鸿闻闻看。
“现在大家两个,我身上都是猴儿酒的味道,你应该也看到了猴子是怎么对付人类的,而且广大师自己一个人玩的多开心,你确定你要现在过去?”
兰飞鸿也是满头黑线,觉得现在估计广大师应该已经和猴子混熟了,自己如果现在过去的话,八成迎接自己的就又是石头了。
“好吧,可是,大家要怎么做?就在外面等着广大师出来?”
“当然了,而且你不觉得这是一个天大的好机会么?”
安闲把手中的酒葫芦递给兰飞鸿。
“相信你对于酿造也应该是相当好奇的吧,现在酿造先不急,你就不对猴儿酒的味道好奇么,要是再和别的酒勾兑起来,会出现多么多的种类的酒啊,这可是创造新的菜谱的好时机啊!”
“可是……”
兰飞鸿看着手上的酒葫芦,然后看看安闲。
“你带出来了多少?”
安闲背后背的是他的面点棍还有一个小包,其余的东西则是在客栈,看小包的容量绝对不会超过三个酒葫芦,而且兰飞鸿可不觉得安闲会带着两个酒葫芦出来。
“就你手里的那一葫芦啊……”
安闲理所当然的回答,兰飞鸿能够想到的,安闲自然不会想不到,所以为了不让兰飞鸿起疑,他只能够说是带了一葫芦。
“这样的话能够让大家用的有多少,要是剩下的少了,估计会让广大师不高兴,然后大家很难能够品尝广大师的美酒了吧……”
“没事没事,大家又没有说大家拿出来的到底是什么,到时候给广大师一些不就行了,我这可是满满一葫芦,大家就用上三分之一,不,还是二分之一好了,然后剩下半葫芦给广大师就行了,反正大家就只不过是尝试一下,也不真的准备大批量做酒……”
“这也适合办法……”
兰飞鸿点了点头,然后两人向着城中走去。
不得不说,兰飞鸿真的可以算的上是美男子,可是就是因为身上的打扮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被猴子各种调戏,已经让兰飞鸿身心俱疲了,现在过来还被像猴子一样的让人观赏,兰飞鸿真的是感叹自己时运不济。
“其实你这样也挺好的。”
安闲强忍着笑意,脸上打趣似得看着兰飞鸿,是不是的还点评一番。
“啧啧,你看这发型,你看着泥土,你看这树枝,到处都充满着艺术品的气息啊……”
“要不要我也让你艺术一下?”
兰飞鸿发誓,如果不是自己打不过安闲的话,兰飞鸿绝对会让安闲知道知道特级厨师学问的厚重。
“好了好了,大家还是赶紧去调酒吧……”
安闲迅速的逃离现场,他可不愿意和兰飞鸿一起被众人围观。
回到客栈,兰飞鸿没有发现安闲,也无所谓,现在对于兰飞鸿最重要的是洗澡。
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然后兰飞鸿才向掌柜的询问安闲的去向。
可是这里的掌柜的和武侠小说里面的店小二又不一样,不会时时刻刻的注意着自己的客人,店老板甚至于连安闲究竟是谁都不知道,又怎么会知道安闲究竟去了哪里呢。尤其是安闲根本就没有回来。
安闲和兰飞鸿非别之后就来到了酒馆。
不得不说这个时候的酒馆还是很老实的,不像是以后的酒馆,里面谁知道兑了多少水,又用的是什么酒头。至少现在的酒还是粮食酒更多一些。而且现在又是风调雨顺的年代,粮食的产量足够,所以酒馆里面的酒还是相当的充足的。
至少是安闲在酒馆里面找到了不少的酒,而且都还是好酒,味道相当的好,度数上面有一些不同,安闲每一种酒都买了一些,回去的时候,干脆的租了个小推车,丁玲咣当的一路就这样推着小推车往客栈走。
“这些都是你买的酒?”
兰飞鸿看着小推车有些无奈。
“话说你这也买得太多了吧?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准备卖酒呢……”、
“没办法,勾兑这玩意稍微差一点就会有相当大的差异,所以最好还是每一种酒都买一些,然后分别进行勾兑,不停的实验,利用这些就来看看这个猴儿酒的性质,然后对于接下来的猴儿酒的进一步的料理才更有方向……”
安闲说的没错,猴儿酒的特性,酒是有着自己的特点的,比如说绵柔醇厚火辣,而猴儿酒可以说是没有人知道猴儿酒究竟有什么样的特点,这就需要厨师自己一步步的去实验,然后才能够得出最佳的结论。
兰飞鸿点了点头,然后两个人就合伙把推车推到了院子里,向店老板服了一大笔钱之后,这个小小的后院,就变成了两人的调酒的小作坊。
“猴儿酒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