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开口笑,还有镇魂馒。可以说是传说中的食谱还有新奇的食谱的战斗,而最后也是如同原著一样打成了平手。这一场战斗安闲并没有插手,毕竟古食谱可不是那么简单能够篡改的,就算是安闲手中掌握着传说中的厨具,也没有那个自信能够修改古食谱。
罗根也如同原著中的一样去世界各地增进自己的厨艺了,并且也和解铁棒约上了十年之后的再战。注意,这里是世界,可不是说国内,也就是说罗根甚至做好了外出的准备。
接下来的战斗,就是白岩还有赵玉的战斗了。
而这一次的战斗比试的内容是热菜。原著中三道菜过后,因为之前是一道汤一道面点一道热菜,所以之后到了第四道菜,评委有一些吃不下去了,就放到了第二天。而这一次,因为里面的热菜变成了凉菜,量很少也有开胃的作用,所以现在面对第四道菜倒是没什么反感。
“那么第四道菜大家做什么?”
白岩看着赵玉,颇有绅士风度,经过安闲的讲解,他也知道赵玉更多的掌握的是点心的制作,所以现在过来制作热菜对于她来说并不占优势,所以白岩犯了最大的一个失误,那就是自大。
“白岩危险了……”
安闲无奈的叹了口气,就算是再怎么利害的厨师,这个时候如果稍微有一些不慎可就会失败啊。而且虽然说对方熟悉的是点心,可是毕竟好歹对方是当初和自己一起参加特级厨师考试的人,经过了这么长时间,如果白岩把对方想得太简单的话,那么白岩的处境就相当危险了。
“好了,大家现在刚刚吃了包子,都觉得味道很不错,可是毕竟到了现在还没有炒菜,所以你们两个这一次比试的题目就定为炒菜吧……”
炒菜,很简单的题目,可是毕竟对于这些大佬来说也是决定了上海厨师未来的走向,那么肯定就还有更多的要求了。
“至于说题目的话,那么就以水果为题!”
水果做菜,第一时间想到的估计就是传说中的黑暗料理了,什么油爆枇杷啊之类的,当然了也并不是说没有好吃的东西,比如说拔丝或者水果拼盘之类的都还不错,热菜咕咾肉啊什么的也都会用到水果,所以水果做菜对于白岩或者赵玉来说都不算难。
“这下子有的看了……”
安闲对于这场比赛终于来了些许兴趣,一方面他并不知道赵玉擅长不擅长热菜,但是水果可是制作点心相当重要的食材,只要掌握点心的框架,然后做出适当的修改,水果类热菜并非不可能,甚至还有可能会因为对方的奶油之类的东西带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
另一方面,白岩主要就是占着基本功熟练,掌握着大量的食谱,可以说本身在食谱的问题上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如果创新性不够的话,还是有可能会输给对方的吧。原著中绍安不就是这样输给刘昂星了么,当两人的菜品差不多的时候,那么味道之外的东西就变得至关重要了。
比赛正式开始,白岩倒是先去挑选食材,看样子对于自己想要做什么已经有了打算。另一边的赵玉则是陷入了苦恼之中,可是安闲对于赵玉还是比较看好的,因为对方虽然苦恼,可是完全没有之前那种小动物的感觉了,那种站在操作台掌握一切的厨师风范还是很好的体现了出来。
“很不错么……”
安闲思索着是不是要把对方吸取进黑暗料理界,对方在甜点的天赋上的确让安闲相当看好,如果可以的话,安闲还真的想要送对方到国外去进修。
“阿……阿安哥?”
略带不确定的意味,刘昂星走了过来。
“怎么了,阿昂,我可不记得你是这么唯唯诺诺的人啊……”
安闲微笑着看着走过来的刘昂星。
“你,真的加入黑暗料理界了?”
“哈……”
安闲摸了摸鼻子,虽然现在想要放嘴炮,可是反派boss就要有反派boss的觉悟嘛。
“没错,在外面师傅教不了我的,我在黑暗料理界都学到了……”
虽然脸上依旧带着微笑,可是话语却是那样的冰冷。
“阿安哥……”
刘昂星咬了咬牙。
“黑暗料理界……”
“呵呵,你不用多说什么……料理的确能够给人带来幸福,但是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厨师又有多少?又有多少食客是为了食材的好坏,做菜人的名声的大小才会去吃的?”
安闲打断了刘昂星的话,脸上有一些不屑。
“你这一路走来,相信也见到了不少事情,也解决了不少问题,可是阿昂啊,那是因为你身边有着一群好友,你本身是特级厨师,可是如果你不是特级厨师,没有这些好友,你这一路还能够如此顺利么?说白了,这个世界终究还是权势的世界,我要改变这个腐朽的世界,而黑暗料理界恰好是用料理征服人心,所以我才选择黑暗料理界……”
“况且……”
安闲脸上有一些无奈。
“光明已经有太多人去追寻去引导了,那么黑暗自然也需要人来引导和维持……”
料理掌控人心,这可以说是黑暗料理界或者说凯由的主旨,和贝仙女的料理要给人带来幸福完全是背道而驰。而刘昂星也体会到了权势在这个社会的威力。但是安闲在这里其实是偷换了概念,别忘了刘昂星刚刚出山的时候,可是从来没有主动暴露自己是特级厨师也解决了不少问题,自己一个人上路,顶多带着四郎的时候,也解决了不少问题。
可是在这种情况下,刘昂星的心神已经完全是乱了,就好像大家平常和人吵架一样心底有话但是就是说不出来,说不定晚上的时候躺在床上一拍脑门。
“我当时应该这样说啊!”
大致刘昂星现在就是这种情况,虽然知道安闲说的有哪里不对,但是却又不知道怎样反驳,刘昂星就只能是把注意力放到正在进行的对决上。
“阿安哥,你说谁会赢?”
“我啊?平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