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说库克作为政府人员,来当间谍的准备工作做的还是很充分的。至少是几乎训练营里面的每个人都能够被库克叫出名字来,甚至连出身家庭情况都被查的一清二楚。当然里面要是有什么假的,那就也不一定了。总之就是库克给了安闲相当大的帮助,而安闲也依靠这些消息顺利的打入了八强赛。
当然安闲自己的实力也是不可或缺的一方面,毕竟库克只不过是提供消息,要是安闲自己的实力不行的话也是没有用,可是锁技和控制技确实没多少人见过,就算是真的想出来什么应对一种技巧的方法,可是安闲只要创造别的机会就行了。
对于安闲能够打入十强,所有人都是惊讶的话,那么当安闲站在决赛的赛场上的时候,这个时候所有人才真正的明白了这是一个扮猪吃虎的家伙。
决赛对于安闲来说就可以说是相当危险了,因为最后打入决赛的也是一个相当恐怖的家伙,那就是一名恶魔果实的能力者。
“真没想到,最后和我进行对战的竟然是你。”
“嘀嗒。”
一团白色的气体从克劳德的手上升起。
“云云果实,克劳德,请指教。”
“厨师,安闲,请指教。”
“唰……”
云云果实,相当强大的自然系恶魔果实。云本身就能够引发多种天气现象,雨冰雹等等,而且本身由于云就是由水汽构成的,所以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能够操控水汽,可以说是相当强力的果实。
克劳德首先就利用自己的果实能力开始在周围布满雾气,虽然说对方拥有见闻色,可是在浓雾中自己的果实能力可以得到更大的发挥。
“啧。”
安闲感觉到头疼了,可以说如果可以的话,那么安闲还真的不想和恶魔果实的能力者对战,别的不说,自然系把关节技可以说克的死死的,就算是武装色能够抓住自然系,可是自然系元素化之后身体是流动的,你知道你能抓住哪里?至于说超人系,这种能力估计对路飞完全无效,对滑滑果实的那个大婶安闲估计自己都抓不住对方,巴基直接分裂,自己也很难能够抓住对方。所以关节技在这个世界的确限制相当大。
可是安闲可不会准备这么一手,就像杀老师曾经教导过大家,杀人的时候一定要准备两把刀啊。
“噗!”
从雾气中一拳怼在了安闲的肚子上,安闲脸颊一抽,然后迅速的准备闪开。没办法,现在安闲可没有学会武装色,能够在这么短时间内掌握见闻色安闲就已经很满足了。
尽可能的利用见闻色去躲避克劳德的攻击,然后伺机寻找着反击的机会。
“放弃吧。”
白色的克劳德出现在安闲的面前。
“你虽然掌握了见闻色霸气,可是没有武装色的你是打不到我的,这样下去你会输。”
“可是自然系元素化也是要消耗体力的吧,我可不相信你的体力足够支撑你一直元素化下去。”
安闲就是要赌对方解除元素化的时候。
“你说的没错,可瘦我只要在接近你的时候元素化,然后攻击你,然后离开回复实体,或者等着你过来,我元素化打飞你就行了,对于我来说并不需要多少体力。”
和库克那种演出来的感觉不一样,克劳德给安闲的感觉就是真正的光明磊落。
“这么一个家伙为什么我在op里面完全没听过呢?不应该啊。”
安闲被打着还有心思去想别的事情,反正对于安闲来说,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过牌和苟活,好吧,没有过牌,只要保证自己能够苟下去,那么安闲总能够等到翻盘的时机。
台下的观众看的无聊,因为并不是所有人都很强,都觉醒了见闻色,能够穿过浓雾看到里面的情景。可是台上的泽法等人就看的相当有意思了,因为几乎每一次安闲的战斗都是那么让人眼前一亮,完全不同于这个世界的格斗技巧,极具智慧的战斗方式,层出不穷的手段,让所有高层都渐渐的认同了安闲。而这一次的战斗,可以说是果实能力者和耐力者的战斗。
“有点不妙啊。”
克劳德皱了皱眉,他没有想到安闲竟然这么能刚,这么长时间自己的体力都有一些受不了了,安闲身上的骨头都不知道被自己打断了多少根,脸肿的和猪头一样,可是就是这样,安闲还是死死的守着擂台中央,坚决不让自己靠近擂台边缘。
“我很佩服你的坚持,可是抱歉,我对于泽法老师的引导也很感兴趣。”
全场的雾气散去,这些雾气的维持也是需要消耗克劳德的体力,可是所有的云雾都被克劳德压缩在双掌之间。
“云炮!”
“砰!”
可是一声枪响确实更快,直接打散克劳德的云炮,并且克劳德应声而倒。
“最后一刻拿出来底牌的人才会胜,这也就是命中注定的先手必输啊。”
没人看到枪是怎么开火的,甚至几乎所有人都只看到一阵火光,然后云团应声而散,克劳德倒地。
“这……安闲赢了?”
虽然众人觉得有一些不可理喻,但是却也有一种情理之中的感觉,安闲在这段时间里彻底的改变了所有人对他的看法,所以对于安闲的胜利,所有人还真的都没什么反抗的念头。
“真强啊,只不过真可惜啊,借用你的话,最后用出底牌的才是赢家,这场战斗的胜利,我拿下了!”
克劳德的身上没有一滴血,原来克劳德竟然还留着体力,他本身就担心安闲还有什么后手,所以就一直都保留着一次元素化的力量,没想到最后真的用上了。
“抱歉。”
近乎于体力耗尽,但是克劳德依旧坚持着走向安闲,他知道不把安闲打下台或者是让安闲失去意识,自己是没有办法获得胜利的。
克劳德的手伸向安闲,同时警惕着安闲那不知名的枪声。
“我赢了。”
可是从始至终安闲都没有动作,就像是放弃了一样,克劳德不由得露出了微笑。
“啧啧,当你觉得自己胜券在握的时候,说不定你的敌人也在等着这一刻。”
“喀。”
克劳德瞬间失去了所有力气。
“海楼石手铐,你,还有牌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