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还是安闲得到了胜利,海楼石手铐是一个谁也没有办法想到的。海楼石这种东西,和恶魔果实从某种意义上属于等同的,都是大海的秘宝,而且由于海楼石能够克制能力者还能够让船只避免海王类的袭击,而且海楼石的打造还相当的困难。海军方面也是因为有着号称超过op科技五百年的贝加庞克才能够对海楼石进行锻造。
安闲的这个海楼石手铐就是利用自己和上层的关系了,原本安闲是想要搞到一些海楼石子弹的,可是子弹这东西消耗量太大,万一一场战斗紧张了完全来不及回收,那么几乎就可以说是打一次少一次,安闲还希翼能够利用海楼石来对于以后遇见的能力者进行克制,所以尽管手铐的攻击距离短了一些,但是胜在可持续利用。
虽然说安闲最终还是利用了和上层的关系,可是之前的战斗,安闲的坚持,安闲的毅力都已经得到了众人的认可,所以这一回面对安闲成为了训练营的第一名,所有人也都不至于再多说些什么。
安闲获得了第一名,泽法的贴身教导自然就是安闲的东西了,但是安闲却选择把这一次的机会让给了克劳德,当然不是无偿的,安闲虽然没有打算成立自己的团队,毕竟每个世界的旅行就注定这是一场孤独的旅行,能够从始至终陪伴着安闲的也就是系统了。可是在每个世界,相对应的势力还是必须的,尤其是在op的世界。不确定的海流天气,在大海上真的遇到这些,可以说一个人的力量是相当渺小的,就算是这个世界的最强者估计都不敢说自己一个人就能够驰骋这片大海吧。
虽然说后来的确有鹰眼一个人划着小船从新世界追到东海的壮举,但是你让鹰眼一个人晃荡试试,在海上没有供给绝对能够逼死任何一个强者。当年的伦巴海贼团,那可是比罗杰更早出海的,罗杰对于那些人来说也只不过是后辈而已,可是就是这么一个海贼团,瘟疫还有敌人沾染剧毒的刀刃,让这些海贼最终只剩下了不死的布鲁克一个人孤独的唱着歌。所以说人类想要对抗自然,最终只能够被自然狠狠的抽一个巴掌。
而克劳德的能力可以说相当的强悍而且有用,在大海上虽然说到了新世界云并不一定就代表一切,可是云对于天气的影响还是很重要的,如果能够把克劳德拉上船,那么安闲就绝对赚到了。
泽法对此是相当的不高兴,因为这可是跟着自己学习的机会。训练营的人虽然都可以算是自己的学生,但是这种自己手把手教上一个月那能一样么,可是既然是奖品那么由冠军自己来决定倒也正常,可是这还是让泽法相当的不爽啊。
倒是克劳德对于安闲可以说是充满了感激,毕竟要不是安闲的话,一般人谁会把这种机会让给别人呢,所以克劳德对于安闲的要求很直爽的就答应了。
训练的时间很长,但是真的当训练结束的时候,你就会发现训练的时间其实并不长,回过头去就像是你回忆自己的人生一样,是那么的短暂。
而这一期的训练生,也终于到了分别的时候。
对于分别有的人是不舍,有的人则是充满了豪情壮志,人生百态不外乎如此。
“明天大家就要分开了,提前祝贺你们了……”
库克的脸上满是阴翳,因为他分的地方不是太好,G5要塞,原本库克想着自己能不能留在海军总部,然后才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可是谁能够想到这一次的训练生几乎都被派遣了出去,不仅仅是库克,就连安闲还有克劳德以及利特罗都被派遣了出去,可以说这一届的新兵竟然没有一个人留在海军总部。
“哈哈,在外面大家才有机会去和海贼对战,然后才有军功,然后大家才能够往上爬啊!”
利特罗倒是一个官瘾还挺重的家伙,看样子完全就是一幅活脱的充满梦想的新兵的样子。
“是是,可是我又不需要军功,我现在直接就是中将,我想做的就是去找一些好食材,然后提升自己的厨艺而已,可是如果真的成为了一个支部的负责人,到时候一定会被栓到那里吧……”
安闲侧着身子躺在地上,相当无聊的看着天空。
“可恶的家伙,你这个家伙究竟走了什么狗屎运啊!竟然一进来就是中将!”
可以说利特罗对于安闲的怨念都已经快要突破天际了。
“可能是因为我长的比较帅吧……”
安闲思索了一下,然后一脸认真的说道。
“安闲你就少说两句吧,说的话多了,你也不怕利特罗打你。”
克劳德这段时间和这些家伙也混的熟了,原本挺阳光的一个人现在被安闲带的都有一些懒散了,这件事不止一次让泽法说过。
“少来,利特罗这小子顶多也就是和我打个五五开,要不是我不愿意用处自己的权利,你们顶多也就是和我打个五五开而已。”
安闲觉得自己完全可以改名叫做安闲五五开了,如果是真的很麻烦的战斗,安闲会选择放弃,如果不怎么麻烦的话,那么安闲才会选择翻开自己的底牌,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安闲和每个人的战斗的胜率都是五五开的,这一点也是让海军总部无数人诟病的一点。甚至于萨卡斯基多次拿这种事情来怼安闲,可惜到最后都是不了了之。
“是是,你最利害,只不过你现在还不是要被一个支部拴住了?”
库克虽然自己的任务很难能够完成,可是终归是有比自己倒霉的家伙不是麽,安闲因为是中将,你把一个中将放到总部都算得上是高官了,那就更别提支部了,所以只能够使让安闲成为了支部长,而这样一来,安闲可以说是和自己最爱的做饭出去收集食材就彻底无关了,所以想想安闲的惨状,库克觉得自己的内心还是相当舒爽的。
“哼,我倒是不介意直接擅离职守,反正我也懒得在那里待下去,而且中将为什么非要我去守一个支部啊,我明明实力不是最强的一个,居然让我去成为支部长?”
安闲一脸的悲伤。
“行了行了,不是还有我么……”
克劳德因为和安闲的约定,所以自然是要和安闲一起的。
“唉,那大家两个就同命相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