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真是有胆子呢,小子,身为一个海军,竟然敢到我的船上?”
唯有直面夏洛特玲玲才能够感觉到那种恐怖,那非人的长相,凶残的眼神,带有腐蚀性的口水,一切的一切都仿佛诉说着大妈的恐怖。
“没错,我就是海军新兵安闲,顺便说一句,之前阁下邀请的那个人也就是我。”
“轰!”
一个拳头,没有包裹武装色霸气的拳头就这样砸在安闲的身边。
“leaveor……”
“你想吃从来都没有吃过的甜点么?”
大妈的灵魂之声戛然而止,眼神恐怖的看着安闲。
“你想吃你从来都没有吃过的美味么?你想喝从来没有喝过的果汁么?”
安闲的话对于大妈来说简直是充满魔力的咒语一样。
“小子,如果你能够让我满意的话,我可以放过你。”
“不胜感激。”
安闲微微鞠了一躬。
“那么我就稍微来做个小甜点吧,那么能不能麻烦阁下请个人给我带路,顺便监视我?反正你们也是不信任我吧?”
“你说的不错,舔舔。”
如此独特的口癖也就是大妈的长子佩罗斯佩罗这个舔舔人了,其实安闲还是很好奇这一类的食品类的超人系的,从原著中这些人可以说是把果实能力也可以算是开发到了一个极致,甚至能够和自然系的相媲美,但是终归逃脱不了食物的限制,安闲还真的很想看这些食物对于自己这个厨师是不是威胁,更好奇这些食物能不能算作食材的一种。
“我去吧,哥哥。”
说话的是一个身材瘦高,戴着帽子,围着围巾,长发及腿,戴着一双手套,身后背着一把螺旋状剑鞘的长剑,穿着一双黑色带有花纹的长筒靴的女人,只不过最让安闲在意的是对方手里的杯子中的那些液体。
“这是什么?味道有些不可思议。”
因为安闲发觉自己的超嗅觉竟然不能够从杯子里面分辨出究竟有什么成分。
“斯慕吉,那么你可一定要看好大家的厨子先生,要知道料理也是能够杀人的。”
佩罗斯佩罗脸上带着相当恶心的笑容,不停的舔着自己手中的糖拐杖。
“放心吧,如果这个家伙有什么异动的话,我会把他榨成美味的果汁让妈妈尝尝的。”
“哦吼吼,会做菜的厨子榨出来的果汁也一定相当美味吧。”
夏洛特玲玲说着看向安闲,还舔了舔嘴角,一副恨不得吃掉安闲的样子。
“沉着,沉着一点,你会发现,其实留着我,远比杀了我更有用。”
安闲说完就跟着斯慕吉来到了厨房。
“美女,认识一下吧,我是厨子安闲,不知道美女你叫什么名字?”
安闲的表现就像是一个花花公子一样,眼神轻佻的看着斯慕吉。
“噌!”
斯慕吉直接就把剑拔了出来。
“海军,你最好别耍什么花样,以你的实力,大家这里随便一个人都能够杀掉你!”
“是是,所以我完全没有耍花招的打算啊……”
安闲摊摊手,表示自己相当无辜。
“当这把剑离我只有……抱歉,串行了,小姐姐,你就真的不能够告诉我你的名字么?或者你喜欢我叫你小姐姐?”
“斯慕吉,我的名字是斯慕吉。”
斯慕吉在安闲喊自己小姐姐的时候很明显眉头跳了跳,然后收回自己的剑,眼神冷淡的看着安闲。
“别想着搞鬼,我会一直盯着你的。”
斯慕吉还真的就像是说的那样,一动不动的盯着安闲。
“噗。”
安闲看着斯慕吉那兔子一样的眼睛不由得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
斯慕吉这个时候还是年轻,完全没有日后三将星的时候的冷淡气场,这个时候的斯慕吉更像是一个小姑娘。
“没什么,没什么,只不过我的点心做好了,要尝尝看么?”
这一次安闲做的点心是马卡龙,马卡龙的名称其实是来自音译,远嫩的法语发音更接近马卡红,只不过由于西班牙语的关系,所以变成了马卡龙。而这种小点心似乎作为法式甜点闻名,可是最初的起源确实意大利,而版本又有修女和思乡两个传说。
马卡龙的制作较为简单,可是要制作出口感上乘的马卡龙可不容易,一枚完美的马卡龙,表面光滑,无坑疤,在灯光照射下泛着淡淡光泽,饼身下缘还会出现一圈漂亮的蕾丝裙边。由于不同装饰材料,如抹茶粉、水果粉的加入,使得马卡龙呈现出缤纷的颜色。而要满足大妈的胃口,那可不是一枚马卡龙能够解决的,安闲要照着大宴会的规格来做才行。
“好漂亮。”
本身马卡龙就以自身的美丽色彩吸引着食客,尤其是对于女性顾客,更是能够一下子抓住对方的内心,所以斯慕吉一下子就被安闲做的马卡龙吸引了。
原本还想着拒绝安闲的,毕竟这是要给大妈的食物,万一大妈生气了,那么可真的就是灾难了,可是看着这么美丽的食物,斯慕吉还真的有一些受不了了。
“吃吧,如果有人察觉了,我就说你是为了给大妈试毒的。”
安闲笑了笑,还俏皮的眨了一下眼睛,让斯慕吉不由得心神不宁。
“我,这可不是我偷吃妈妈的东西,只不过是为妈妈试毒,对,就是这样……”
就像是给自己催眠一样,斯慕吉闭着眼睛,然后伸手去拿马卡龙。
“闭着眼睛要是你真的碰坏这些马卡龙才是真的麻烦吧?”
安闲无奈的拿起一个马卡龙塞到斯慕吉手中,然后斯慕吉脸红了一下,随后咬了一口马卡龙,仿佛整个人都被染上了色彩一样。
“好吃!”
斯慕吉有些惊讶的看着自己手中的小小的点心。咬一口,首先尝到的是很薄但酥脆的外壳,接着是又软又绵密的内层。和奶油的质感不同,杏仁饼的韧劲将馅料撑起,又给软腻的馅料增加了嚼劲。这种感觉仿佛给斯慕吉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样。
“也没毒吧?”
安闲笑了笑,然后把马卡龙都放到小推车上。
“走吧,现在该让大妈尝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