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于说岛上的事情,安闲就管不着了,毕竟自己的事情还很多。回去之后先是给克劳德打了个电话,电话里面克劳德也是不停的埋怨着安闲,说对方简直是不负责任的代表,对此安闲表示自己的脸皮厚度完全无伤。
世界政府那里的事情倒是麻烦一些,因为不知道是不是岛上有政府的密探,所以安闲并没有上岛把相关物品毁掉的事情也是被对方知道了,交易自然吹了。但是比较幸运的是这种事情对于cp来说似乎也不算什么,对面也没有找安闲麻烦的打算,甚至于还说以后说不定有机会能够合作。
多拉格则是把这一切的事情都写成了报告,当然其中一些不能够明说的东西都被多拉格隐去了,多拉格准备回去之后当面和海军高层说。
安闲还没有回海军的打算,对于安闲来说,与其待在基地里面还不如出去四处转转,可是这一次似乎事情有一些严重,所以在电话虫里面,卡普特地交代多拉格要把安闲带回去。
久违的回到了海军本部,安闲看着眼前的广场还有巨大的海军办公楼不由得感慨。
“原本以为自己出去很长时间了,可是没想到一回来之后,在本部这里的训练的过去就像是发生在昨天一样。”
“原来你这家伙也会有这种感慨?我还以为你是那种不顾家的人。”
“对于任何一个浪子来说,就算是再怎么在外闯荡,家还是永远的内心的港湾。”
安闲摇了摇头,偷挪这说。
“你还不是经常望着东海那里?喂喂,是哪家的姑娘这么倒霉,跟了你这么个不解风情的家伙?”
“那是幸运好吧。”
多拉格翻了翻白眼。
“就算是我再怎么不解风情,至少是我现在成家立业了,不像你孤家寡人一个。”
“我这孤家寡人至少活的还蛮舒坦的。”
安闲和多拉格一边拌嘴一边在多拉格的风力的作用下向着大楼飞去。
两个人来到元帅空的办公室,相当有礼貌的敲了敲门。
“进来。”
两个人随后推门而进,房间里面只有元帅空,战国卡普还有鹤竟然都不在。
“只有元帅大人一人?”
安闲有一些好奇。
“怎么,我一个人还听不了你们的报告了?”
空失笑摇了摇头。
“泽法那混小子现在带着新兵在外面跑呢,卡普还有战国那俩小子,由于凯多那里比较吃紧,所以我就让那俩小子去了,鹤那里似乎最近有一个新人海贼,叫什么多弗朗明哥,鹤蛮上心的,去追人去了。”
空作为一个元帅,自然是没有那个必要和安闲说明这些的,只不过安闲和多拉格都属于海军的新星,为了增加两人对于海军的认同感,所以空才说了这么多。
多拉格扯了扯安闲,让安闲别多说话,然后就开始汇报关于大妈的一切,其中的不足之处则是有安闲补充。
但是两个人说的都很谨慎,其中一些相关的猜测两个人都十分默契的没有说出口。
“你们应该还有什么没说出口的吧,但是算了,这对于你们来说也的确不是好参与的事情,行,那么接下来你们还有没有什么要和我说的?”
安闲看了看多拉格,多拉格点了点头,然后才开始慢慢的说出两个人的猜测。
“人贩子……”
空作为元帅等级比多拉格要高,能够翻阅的海军资料也比多拉格要多,所以对于这种事情空想的比多拉格还有安闲更多自然也就更清楚两个人的猜测的事情究竟多么的接近事实。
“好,这件事你们接下来就不用管了,好好的去休息吧,说不定凯多那里到时候还要你们两个过去支援。”
接着安闲和多拉格就离开了空的办公室,可是安闲没想到当天晚上自己就被叫到了空的办公室。
“跟我来。”
安闲现在有点怀疑,op里面的人是不是都有在海边谈事情的习惯。无奈的跟着空来到了海边,然后空就扔给安闲一瓶酒。
“你小子应该是能力者吧?你在新兵训练营的时候和那个cp的小鬼在海边似乎拿出来不少好东西吧?”
安闲扯了扯嘴角,想想也是,对方毕竟是海军元帅,要是队医自己脚下这一亩三分地都掌握不了的话,那么估计早就不知道被人撸下来多少回了。
安闲相当随意的取出来一桌子菜,然后和空就坐了下来。
“元帅您这么晚找我干嘛?”
“你小子是个聪明人,你在这装傻有意思么?”
空吃了口菜,然后立即就被安闲的手艺征服了。
“好吧好吧,这个修女其实我的建议是和世界政府一样,就让她作为好人活下去吧,要不然突然跳出来这种黑历史,大家谁都承受不住,最关键的是现在海贼因为罗杰一句话开启了大海贼时代,所以大家的目标还是在海贼身上,不适合弄出点别的事端。”
当天晚上就过来,那么自然就只能是就白天的事情的问题,所以安闲也就说了出来自己的看法。
“说的不错,而且我也不妨告诉你,我马上就要调走了,上面准备让我去干总司令,下一任元帅应该就是战国那小子了。”
空似乎有点忧心忡忡。
“战国那小子聪明,也果敢,只不过他有点心软,如果说我要用一万士兵去换战争的胜利,那小子绝对会把这个责任全扛下来,泽法现在几乎可以说是不问世事只顾着带学生,卡普那小子大智若愚,装的一手好傻,鹤倒是不错,只不过女儿身还是最大的限制,所以小子,我希翼……”
“我能够替战国阁下扛下来,说白了就是背黑锅?”
安闲揉了揉眉头,心说上一世看漫画,赤犬不会就是这个样子才疯狂的去追求所谓的绝对正义吧?
“不是黑锅,相当于,你背的是骂名。”
“那我可得做好叛逃的准备。”
安闲笑了一下。
“为什么是我?萨卡斯基应该很适合这个角色吧?”
“没错,萨卡斯基的确很合适,他本身绝对的正义这一理念就很容易做出一些冷淡无情的事情,可是谁让你小子出来了呢,你小子是绝对的利益者,而且一上来就顶掉了萨卡斯基中将的位置,谁都能够看得出来,你小子属于那种不择手段,说白了也就是卑鄙无耻下流的家伙,最关键你这家伙脸皮还厚,所以你是最合适的人选。”
说着空竟然挖起来鼻孔,那个样子要多流氓有多流氓。
“我去。”
安闲狂晕。
“你这和着就收帮着亲儿子坑外人呗。”
安闲直接就想骂人了,这样一来战国的责任感少了,可是自己的呢,还有战国背的骂名少了,那自己名声绝对就臭了啊。和着对方就因为自己没有其他人在空心中重要,所以就可劲造了是吧。
但是转念一想,这样一来,自己似乎必然是妥妥的权利层,等到空离开后,自己必然是和鹤卡普战国等人一个层次的,那么以后在海军里面活动调查资料对于安闲来说都方便太多了,而且名声是什么,安闲表示大不了到时候自己直接闪人就是了,虽然可能管事要麻烦一点,但是总体来说还是利大于弊的。
“行吧,只不过我也有个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