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闲既然决定要进入决策层了,那么海军里面的大部分资料都对于安闲开放了,这也算是空对于安闲的一种补偿。虽然说里面的大部分材料对于安闲来说没什么意义,可是里面一些奇闻比如说蓝海啊,恶魔果实图鉴啊之类的东西安闲还是相当感兴趣的。
而多拉格则是被派遣了出去,因为凯多那里的战事的确吃紧,而且各个海域都海贼也需要顶尖高手去打击。
安闲就这样仿佛回到了曾经训练的日子一样,每天看看书做做饭,然后锻炼一下一天就过去了,小日子过得也算是舒坦。
“安闲。”
可是事情总是会找上你的,无论你愿不愿意。
“库克?”
安闲看着眼前的这个自己的老友。
“你怎么在这里?”
“还不是为你过来送东西的。”
库克从怀中取出来一本证件一个电话虫。
“我倒是奇了怪了,你小子是怎么加入cp的,喂,你该不会是给天龙人下毒了吧?”
库克虽然是过来送东西的,可是这又不犯法,所以也是比较随意,眼神审视着安闲,上上下下的打量,就像是从来都没有见过安闲一样。
“下毒的话,那么来的就应该是杀手而不是送东西了吧?”
安闲哭笑不得的说着。
“只不过我倒是没想到居然是你来把东西送过来,话说你在海军待的怎么样?”
“别提了,当初我潜入海军,说白了就是想要看看罗杰的大秘宝到底是什么,可是谁想到直接被调走了,后来上面听说了我的果实能力,所以就让我回去了,现在也就是做一些见不得人的工作。”
库克开始对安闲大吐苦水,虽然以前两人只不过是互相利用的结盟而已,可是在心中早就已经把对方当做自己的朋友了。
“行了行了,总比大家这好,你也看见了,最近的海贼闹得很凶,一天都要死好几船人,而且大凯多战场那里伤亡也是相当大,而且万一死了还没多少抚恤金,平常的工资又少,有时候有一些老鼠屎造下的坏名声还得你去背锅,简直了。”
两个人顿时就开始了互相吐苦水的模式,都是说着自己的工作多么多么差,对方的工作多么多么好,说着说着两个人就笑了。
“你小子,不是就想当个厨子么,还那么多要求干嘛,还在大海上混出来个流氓海军的称号,你这玩意听起来比海贼都恶劣。”
“切,那还不是那些人不识货。”
安闲撇了撇嘴。
“只不过你还好,没怎么出名,这样对于你们这些密探来说才是最好的结果吧,毕竟对于你们来说越出名就意味着离死亡越近。”
“也是。”
库克叹了口气,他本身是想要出人头地的,可是这种间谍工作真的可以说是出名就是死,库克都已经快被现实打击的失去信心了。
两个人一边侃大山,库克一边教导安闲一些cp里面专用的手势,避免以后万一自己人碰上了然后打起来。
晚上的时候则是安闲出手做了一桌子好菜,和库克好好的喝了一顿,然后第二天库克就离开了。
库克的到来对于安闲来说只能够说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插曲,可是这似乎也意味着安闲繁忙的日子的到来。
接下来不知道空是不是有意的,大量的工作文件就都让安闲来处理,其中有各地的军费的问题,也有海军一些支部的问题,还有新的通缉令的问题。
“我说空那个家伙不会把所有的军务都拿过来给我了吧?”
安闲看着桌上堆积如山的文件,感到头痛的揉了揉眉头,然后开始一份份的审阅。
“凯多那里的战报?”
安闲被手上的一份文件吸引,然后详细的阅读起来。可是越读安闲的眉头就愈加的紧锁。
战报上大致就是一些伤亡数字,加上一些比较重大的情况,而里面让安闲比较在意的是似乎除了凯多以外,还有别的组织出现在战场上。
战争自古以来打的就是经济,在这里也不例外。这场战争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可是安闲完全没有看到战争结束的前兆,海军势大,可是凯多充分的利用自己的不死之身和海贼那种打不过就跑,就算是跑散了,日后拢吧拢吧又是一船人的特点,肆无忌惮的和海军打着消耗战。
海军是有钱,可是这毕竟都是世界政府播下来的军费,可以说有限的很。而凯多方面,那完全就是相当随意,没吃的了,随便找个岛一抢,没喝的了,随便找个岛一抢,甚至于和海军打一架,把海军军舰上的东西抢走,只要抢走一次他们就赚了。而这样下去,海军只会越来越疲软。
这也是凯多本身实力强大,要不然直接斩首战术其实就啥事都没了,可是这个时候的凯多已经隐隐约约有了那单挑最强的模样了,寻常手段根本杀不死凯多,所以双方就这样耗上了。
“不能再打下去了啊。”
安闲揉了揉眉头,再这样打下去迟早会把海军自己打亏的,安闲拿着战报找到了空。
“不能再打了。”
安闲把战报放到了空的面前。
“什么啊?”
空疑惑了一下,然后开始翻看安闲手中的材料。
“大家最近的军费已经相当吃紧了,本来大量海贼的出现就迫使大家招募了大量的新兵,这些新兵的训练本身就是一大笔花销,加上各种开支,弹药损耗,抚恤金等等大家的钱已经不是很够了。而且海军形成战力需要大量的训练,可是还在那里甚至有的都已经让平民上战场了,他们完全就是要消耗大家的军力,一旦大家的老兵打完了,很有可能会出现青黄不接的现象。”
在其位谋其政,安闲这可以说是完全的为海军着想了。
“我知道。”
空点了点头。
“只不过你现在觉得是那么好抽身的么?”
空无奈的叹了口气。
“现在的战场已经彻底的变成绞肉机了,谁先离开必然还会遭到另一方势力的穷追猛打,所以撤兵……难啊……”
“我有一个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