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闲可不想正面硬刚凯多,安闲还不想死。
“按计划行事!跳船!”
安闲军舰上的海军不知道什么时候都已经聚集在船边,随着安闲一声令下,全都跳入了海中。
“嘭!”
“轰!”
凯多落在船上,可是随着凯多坠落,船也是发生了巨大的爆炸。
“这种爆炸威力,是直接把船上的所有炸药都引爆了么?”
赤犬虽然惊讶,可是却并不怎么出乎意料,虽然说最开始的时候他并不相信安闲,可是安闲那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做法还是和赤犬为了正义不择手段有共同的地方,所以赤犬队医安闲的烟雾也没有那么深切。
反而是青雉紧紧皱着眉头。
“那个家伙在做什么,只不过刚刚跳下去就引爆了船只,他就不担心船上的海军会受伤么?”
黄猿倒是无所谓,一直以来他的立场就是中立,不做出任何评价,可以说是相当圆滑的一个家伙。
三个人想归想,身体可是相当诚实的冲向了凯多,这么一点爆炸说实在的他们并不觉得会给凯多造成什么麻烦,所以战斗还并未结束。
事实也正是如此,海军们通过跳入大海避免了热量和冲击的伤害,可是中途的一些舰船残片还是给不少人造成了伤害,但是让人庆幸的是Jack到了水里也算是彻底的失去了战斗力。而让人无奈的是凯多也跟着下来了。
在海里面的凯多简直比鱼人族还鱼人族,那个游泳速度,瞬间就把数个海军撕成了碎片。
而在海里,其实不仅仅是能力者,非能力者的战斗力也并不强。要知道海水的阻力可比空气强得多,而且海水也会打湿火药,氧气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可是这些事在凯多身上仿佛不是事儿,反正安闲看着对方虐杀自己这边的挺轻松的,就和开了无双一样。
凯多很自然的把注意力放到了安闲身上,无他,之前安闲有一些太跳了,被危险分子记住可不是什么好事,所以凯多向着安闲就冲了过去。
“吼!”
好吧,在水里发声是相当困难的,这只不过是安闲看着凯多的嘴型自己想象出来的对方的话罢了。
就在凯多近身了,安闲还这样瞎想,不得不说,安闲胆子真的很大,甚至一些海军都在想安闲是不是还能够给自己等人带来一些惊喜。
安闲的做法也是让人眼前一亮,因为安闲不退反进,冲向了凯多。很多海军开始猜测安闲是不是准备用那种神奇的锁技。要知道,安闲的锁技可是给不少人相当惊艳的感觉。
但是事实是残酷的,安闲冲到了凯多怀中,双手抱住凯多的头部,那个样子就像是要用怀中抱妹杀一样,可是那个样子怎么看怎么搞笑。反而是凯多抱住安闲,把安闲的骨头捏的咔咔作响。
就在众人以为安闲会死的时候,安闲的一只手死死的抱着凯多的头部,然后另一只手直接戳向了凯多的眼睛。
不得不说,这个op里面的人种有时候的确挺让人无奈的,一般人打架戳眼睛,一只手就足够了,可是凯多那巨大的身躯,安闲发觉自己可能还真的一只手两只眼有点悬,所以就只能照着一只眼睛下手,为了威力巨大,安闲拿着自己那把装有海楼石子弹的手枪怼了出去。
凯多的反应也不慢啊,眼睛的确也是人的弱点之一,就像是你武装色你见过谁把眼珠子都覆盖的么,很显然没有。可是凯多的眼睛也不是这么好戳的,要知道凯多的见闻色也是不弱,路飞见闻色躲子弹都轻轻松松,何况现在的凯多躲安闲那比子弹快不了多少的拳头呢。
只不过咱似乎前面说过了,凯多和安闲是几乎贴在一起的,而且凯多……很大,所以就算是歪头,凯多又能够躲开多大的距离呢。凯多反应也不慢,抱着安闲就甩向一边。
可是安闲好不容易才抓住这么个机会,自己身上骨头都不知道断了多少,有可能这么轻松的放开凯多?
手枪子弹连射,但是安闲有些吃惊,因为凯多的眼珠子竟然真的变成全黑的了。
“这还真是武装到了眼珠子啊。”
安闲在心中吐槽一句,然后揽着凯多头部的手中也出现一把手枪。
“砰砰砰!”
照着凯多后脑勺就是好几枪,虽然说凯多有武装色刚了过去,可是前后的夹击却是让凯多的头剧烈的前后运动,而这也导致了凯多瞬间的眩晕。
虽说只不过是一瞬间,但是这对安闲来说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安闲趁机一口咬在凯多的眼睛上,武装色霸气差点没把安闲的牙崩了。
可是安闲也是发了狠,手中的枪对准了凯多又是一阵射击,而且也不射头盖骨,专门射头前面的眼睛鼻子嘴或者是太阳穴和后脑勺之类的脆弱的地方,就算破不了甲,也能够对凯多造成极大的影响。
“嗷!”
这一声虽然是在水下,可是却也让无数人震颤,海水都显出来一层层的波纹。
凯多也直接把安闲抛向远处,捂着自己的眼睛。而就在头部附近的海水中几颗牙齿,还有半颗眼球正漂浮在空中。
凯多只不过一声怒吼就恢复过来,面目不可谓不狰狞,没办法,一只眼睛让安闲咬的只剩下一半了,看起来跟恐怖片似的。
安闲脸上露出来不屑的微笑,虽然身上仿佛浑身都被撕碎了一样的疼痛,身体表面的伤口因为接触海水都已经变得麻木了,可是安闲现在就是想要笑,想要放声大笑。
四皇,自从安闲来到op的世界之后,就一直被安闲认为是最强大的,自己遥不可及的,可瘦现在看着对方的凄惨的样子,是自己弄出来的啊。
“什么四皇,说白了,也不过就是强大一些罢了,可是现在还不是被老子弄成了这样?不,或许应该这样说?在厨房里,只有厨师才是最强大的?”
安闲突然想起来罗了,那个手术果实,然后周围的场景隐隐约约浮现出来灶台锅子菜刀之类的东西,可是还没等仔细观察,安闲就晕了过去,只剩下面目狰狞的凯多,和一片悲凉的海军士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