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闲一下子在总部的生活似乎就进入了退休老干部的状态一样,平常没事的时候也就在总部四处转转,然后时不时的和泽法等人去聊聊天,可以说现在整个总部最清闲的人也就是安闲了。
最后空还是去上任了,战国继承了空的位置,成为了元帅,而安闲成为总参谋的事情也是同一时间传遍了四海和新世界,赤犬等人也是被战国提出要升任大将。
与之相对应的,海贼方面也是如此,凯多还有大妈如同疯了一样疯狂的侵蚀着新世界的地盘,无数的岛屿被凯多还有大妈收入囊中。白胡子虽然没有追求海贼王的位置,但是由于凯多和大妈的崛起,必然会影响到白胡子的地盘,所以三者之间也是时不时的有摩擦。可是凯多和大妈则是对海军相当的愤怒,一方面是因为本身的对立性,可是更多的则是因为安闲的存在,要知道大妈和凯多可是都在安闲的手上吃过亏。
海军方面虽然强势,而且大妈和凯多之间也有矛盾,可是当海军出现的时候,大妈还有凯多都会相当默契的停止战争,掉过头来对海军动手。甚至于凯多和大妈对新世界的海军基地发动了毁灭性的打击,无数的基地毁于一旦。
“大家不能够再这样下去了!”
在海军全体会议上,赤犬愤怒的说道。
“大家不能够这样让海贼放肆下去了,大家在伟大的航道的实力已经越来越弱了,要是再这样下去,大家会彻底的失去对于伟大的航道的掌控!”
“之前的掌控也不怎么样……”
安闲摇了摇头。
“萨卡斯基,我知道你什么意思,可是现在你也看出来了,海贼方面虽然在争夺新世界的地盘,可是在面对大家海军的时候,对方的态度已经相当的明显了,那就是对方很明显不希翼大家插手,或者说他们希翼把新世界变成他们的后花园,所以一旦大家进入新世界必然会面对两个势力的夹击,所以这种情况大家要怎么去战斗?”
“那么大家就这样放弃新世界么?”
赤犬怒视着安闲。
“那你说怎么办?你给我一个好办法,让大家进入新世界又不会受到凯多和夏洛特玲玲的攻击,萨卡斯基,我知道你想要实现自己的正义,但是大家要拒绝无所谓的牺牲,否则大家的牺牲越大,那么大家面对海贼就越无力!”
安闲也是毫不示弱。
“好了,你们两个别吵了。”
战国有些头痛,原本还以为赤犬和安闲没什么事情了,可是没想到两个人的政见还是差异这么大啊。
“其实我觉得两方说的也有道理,萨卡斯基说的没错,新世界不允许丢失,而安闲说的战损也是个问题,所以大家不妨收缩防线。”
鹤开始发表自己的意见。
“通过情报大家可以看得出来,凯多和夏洛特玲玲的针对性并不是很强,除非是撞见了,否则一般不会对海军基地出手,所以大家就要收缩防线。尽量把新世界的地盘压缩到一处,尽量打造一个铁板一块的地盘,然后就是在四海的范围,大家要加大海军对于海贼的抓捕力度,减小这些人进入新世界的可能性。”
“我同意鹤中将的意见。”
“附议。”
“附议。”
每一个人都同意了鹤的意见,而这一次的会议也就到此为止。
新世界,海军以靠近红土大陆建立海军基地,几乎每个岛就是一个基地,分散在世界各地的海军则是向着这片区域进发,渐渐的也是逐渐的把这里打造的固若金汤。
而凯多和大妈可不会坐视海军做大,几乎是每天都在冲击着海军的基地。
可是就在众人以为这回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斗的时候,另一只海贼势力崛起了,那就是红发海贼团。
老一辈的可能对于红发还熟悉一些,那就是曾经在罗杰船上作为实习生的香克斯,估计谁也没想到,就在众人以为新世界会变成三国鼎立的时候,却变成了四皇共存的态势。
就连白胡子和凯多还有大妈都没想到,一个几乎比自己小一番的家伙站到了和自己等人同样的地位。
而香克斯的崛起让无数人错愕,同时也让凯多和大妈意识到,自己虽然强,可是却依旧不是最强的,这个时候的海军也是被打的惨的不行,所以两者也是停下了战争,全都开始发展稳固自己的地盘。
凯多大妈也想过找红发的麻烦,可是大妈却被自己的儿女们劝住了,大妈对于香克斯的地盘也没什么兴趣,所以也就不去了。
凯多可就是没人劝得住了,两者之间直接爆发了战争。香克斯的势力也是在这一刻真的向世人展现了自己的獠牙。
香克斯的船队并不算大,在凯多的众多舰队面前两者之间显得真的不成对比。可是出乎世人的意料,香克斯船队竟然是凭借着出色的指挥,强硬的大败凯多的舰队。不仅仅是香克斯的船队的指挥让人惊讶,香克斯本身的实力也让人惊讶。
一柄西洋刀,一身恐怖而又控制的秒到巅峰的霸气,竟然是让香克斯和凯多战了个平手。虽然说最后的战争是以红发海贼团撤退结束,可是看着凯多的百兽海贼团的伤亡,没人觉得凯多赢了。而红发也是彻底的坐实了自己的地位。
至此新世界的势力也算是彻底的成型了,以白胡子红发凯多大妈为首的四皇,然后就是海军和世界政府,以及各方势力都有参与的地下势力。
四海这个时候也是成为了海军的重点,尤其是东海,因为出了一个罗杰,所以被作为重点关注对象,结果各种被绞杀,反而是成为了四海之中的最弱之海。
安闲也就在这种日子当中,身体逐渐的恢复,安闲也是变得不安分起来,毕竟安闲还希翼能够遇见一些蕴含高能量的食材,来增加自己体内的妖力。
“我想出去转转。”
安闲对着战国说道。
战国看着安闲,无奈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