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人街相当混乱,安闲甚至有一种自己是不是来到了墨西哥贫民窟或者金三角之类的地方,几乎每时每刻都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三人,只不过甚平的名头看起来比想象的还要大,几乎每个人看到了甚平就偷偷的把目光移开了。
“夜晚的鱼人街,还真是和平呢。”
这话在鲨星的耳朵里听起来相当的讽刺,毕竟这种看待猎物一样的目光,鲨星实在是不知道安闲从哪里看出来和平了。
“阁下,讽刺的话就不用多说了。”
“不,我说的是真的。只不过你或许把这里和你平常待的环境混淆了,这里白天应该属于那种杀人放火的地带吧?”
安闲笑着看着甚平,这个鱼人街出来的鱼人,应该是相当了解这里的情况。
“的确如此。”
甚平点了点头,虽然有一些无奈,但是却并不胆怯。
“这里可以说是承载了鱼人岛大部分的黑暗,没有相应的权利,几乎人人都是暴徒,如果皇子殿下一个人走在这里的话,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变成一具尸体吧?”
甚平之后的话是和鲨星说的,而且也因此惹来了鲨星的不满。
“我可没有那么脆弱。”
“是么?”
可是这个时候,一把菜刀却是已经抵在了鲨星的咽喉处。
“在生活中如果不时时刻刻的保持警惕的话,那么在危险的环境下可是活不下去的哦。”
“这……”
鲨星额头上滴落了冷汗,这个时候面对安闲鲨星感觉到这个自从进入皇宫如同一个好好先生一样的存在,竟然是也能够散发出这么恐怖的杀气。
“咳咳,教训小孩子已经足够了吧?安闲先生?”
“好好。”
安闲收起来自己的永灵刀,对着鲨星笑着。
“现在知道了?小家伙?你的实力在真正的强者面前根本就不算什么,而且就算是强者也会因为各种各样的缘故死去,所以这种骄傲自大的心理,最好还是不要的好。”
“我……”
鲨星想要反驳,可是经过刚刚安闲的杀气的洗礼,鲨星却是发现自己连一句话都说不完整。
“皇子殿下,您已经做的很好了。”
甚平拍了拍鲨星,帮助鲨星总算是恢复了一点勇气。
“我……”
鲨星突然有一些懊悔,他作为兄长以及长子,他觉得自己需要扛起来家中的责任,这个国家的责任。他知道自己的母亲每天为了如何和人类和平共处而哀叹,又知道自己的饿父亲为了照顾家庭以及国家优势付出了多大的努力,同样他也知道自己的妹妹白星是多么渴望能够看一看太阳。
可是他无能为力,他知道自己的能力不足,他知道他什么也做不了。而安闲的到来给了他希翼,他从自己的父亲那里得知这个安闲是海军之中的重要人物,而且尼普顿还有乙姬表现出来的重视也让他明白安闲的重要性,所以她觉得这个人或许能够成为自己帮助父母的一个契机。
好不容易终于和对方搭上了话,鲨星没有想到对方想要去鱼人街,原本鲨星想着是找个人烟稀少的地方,然后和对方聊聊的。但是鱼人街这种地方对于鲨星来说太糟糕了,几乎每个鱼人从小都是听着鱼人街的故事长大的,那种混乱而恐怖的故事恐吓着每一个鱼人的童年。
尤其是来到了这里之后,安闲竟然对着鲨星拔刀,甚至于甚平都没有阻拦,这一切让鲨星充满了恐惧。
“大家找个地方坐吧。”
安闲还有甚平带着鲨星找了地方坐了下来,安闲就这样打量着鲨星。
“您能不能帮帮大家?”
鲨星鼓足勇气对着安闲说道。
“我可以献出我的一切,只要您能够帮助大家,我不希翼看到父母这样的劳累,我希翼白星能够真切的看到太阳,我希翼鱼人岛的居民能够和人类拥有同等的地位!求您了,只要您能够帮助我,我的一切就是您的!”
鼓足勇气之后似乎也是彻底的打开了鲨星的开关,说出这么一段足够说是疯狂的话语来,旁边的甚平都有一些惊呆了。
“我需要你么?”
安闲好笑的看着鲨星,小孩子心性,说白了就是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么和自己现在有真正的拥有什么,以为凭借着一腔义气就能够解决一切问题,似乎没有什么是不能够莽过去的,直到撞得满头鲜血被磨平了棱角才会学着沉着,这样的人一般都只会最后变成沙漠中的一粒沙子而已。
“那么,你会成为璞玉么?”
安闲嘴里念叨着两人听不懂的语句。
“什么?”
鲨星疑惑的看着安闲。
“没什么,只不过你真的认为鱼人能够和人类和平共处?”
安闲突然很想看看,凯多的生死没有被自己改变,这是不是说明大宇宙一直真的很利害?那么这一次呢?鱼人岛会不会因为自己的存在,而发生一些变化呢,这些变化最终又会导致什么样的结果?安闲对于这一切突然有了兴趣。
“我觉得可以!”
鲨星充满了信心,别的不说单单看自己母亲的行动,鲨星觉得,鱼人迟早都会接受人类的。
“你真的这样认为?”
安闲突然指了指周围。
“看看这条街吧,明明都是鱼人,可是却因为一些原因划分出来了鱼人街这样的存在,你应该知道平常的时候你们对于这条街的评价如何,就连你们鱼人内部都做不到平等的对待自己的同族,你们又如何能够坚信人类或平等的对待你们?说实在的,其实你们的这种依靠着祈求而得来的平等在我看来相当的不现实,因为平等从来都不是祈求就能够到手的东西,就好比你看到在路边的小猫小狗会觉得很可怜,从而伸出援助之手,这不是平等对待的救济,而是出于上位者对于下位者的怜悯,说白了,你们的祈求只不过会让你们鱼人变成一群只能够摇尾乞怜的可怜虫而已,有一有二就会有三有四。当你们习惯了去乞求别人来获得自己的权利,那么下一次呢?下下次呢?你们只会越来越想着祈求,当你们习惯祈求的时候,你们会忘记‘斗争’这两个字怎么写,而发展到最后,或许你们鱼人只不过会变成有身份的奴隶而已。”
“闭嘴!你知道什么!”
鲨星愤怒了。
“大家想要斗争,可是大家要怎么去做,去斗争然后被灭族么!大家鱼人岛就这么大点的地方,怎么和整个世界相比?反抗的后果只会让大家的人民收到的伤害加深!大家不可能那大家人民的命去赌!你话说的好听,可是你知不知道大家为了活下去有多么的艰难!你这个家伙,根本什么都不懂!”
鲨星说着离开了鱼人街。
“逃避了第一个问题呢……”
第一个问题,那个鱼人之间的相互对待差异的问题。
“他总需要一段时间成长。”
“的确,毕竟现在只不过还是一块原石而已,就让我看看他能够成为什么样的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