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胡子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安闲不知道,可是安闲知道现在的自己虽然已经开启了固有结界可是依旧绝对不会是白胡子的对手。
现在的白胡子正值壮年,果实能力、霸气、还有身体都是相当健康的,可不比后面顶上战争的时候那浑身是伤只能够依靠吊水来治疗伤势。那个时候的白胡子都能够震碎空间,那么现在呢?估计只会是更加的强悍。现在的白胡子完全可以说是站在了海贼王这个宝座的前面,只要向前踏一步就能够登顶成为王,可是白胡子的追求并不是王位,而是家人,为了艾斯甚至明知自己有可能会死在那里,还是义无反顾的去了。
可是就算是白胡子是一个的确值得别人尊重的人,可是这也不代表他和海军就不是对立的了啊。
cook上面可以说是没有任何海军相关的东西,好吧,电话虫应该算,除此之外就没了,所以倒也不担心白胡子会看出来什么,可是让安闲略微有一些不安的是自己的这些手下究竟能不能抗住白胡子的压力,要是万一暴露了什么,那么就真的麻烦了。
“好了,大家就在这里补充一下补给,你们想要去干什么随意就好,等到要开船的时候,我会给你们发消息的。”
说着安闲就下船了,别人面对白胡子有压力,可是安闲还真的没什么感觉,他现在只是想去看看自己的那位好友长眠的地方。
只不过是一个小村子而已,自然没什么大的公共墓地之类的地方,只不过就是在一个看上去风景比较不错的地方,立起来一个小坟包而已。生前的克劳德,云云果实的能力者,在海军可以说是的的确确的前途无量,可是谁能够想到最后竟然会在这么一个地方长眠呢。
“抱歉。”
安闲看着眼前的坟包,用手轻轻的拂去上面的尘土。
“尘归尘土归土,你能够沉睡在自己的家乡也算是魂归故里了,希翼你下一辈子能够转生到一个不这么疯狂的世界吧。”
安闲打扫完眼前的坟墓,然后拿出来一些点心还有酒放在眼前的坟墓前,双手合十拜了拜。
“出来吧。”
“嗯?”
一个小女孩,穿着相当的破烂,应该是个乞儿,脸上的狂气怎么也掩盖不住双眼中的惊恐和对于食物的渴望。
“我和你说,我可是鼎鼎大名的波妮大人,只要你把你眼前的那些贡品贡献给我,我就告诉你一个天大的秘密!”
小女孩煞有介事的说着,可是不断吞咽着的口水还有眼神从来都没有从食物上面离开过,表示她真的已经很饿了。
“那是我给我朋友的贡品,要是我走了你再吃也无所谓,可是我现在还在这里你就打贡品的意思,是不是有点太过了?”
安闲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波妮的身边,这一手把波妮吓了一跳。
“我不吃就是了!”
波妮知道自己碰上硬茬子了,拔腿就跑,可是跑了半天自己却没有动地方。
“我可以给你吃的。”
原来安闲一把抓住了波妮的后领子。
“只不过我是个开饭店的,你能够拿出来什么作为餐费?”
“……”
波妮冷漠的看着安闲。
“变态。”
“我对瘦排骨没兴趣。”
“你说什么!”
“好了,我大概在这里需要待上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如果你作为我的想到的话,每天管吃管住,怎么样?”
安闲虽然说自己也能够打听有关克劳德的家人的问题,可是有一个想到能够大大的加快自己的速度,白胡子在这个岛上让安闲实在是不想花费太长的时间,万一自己的船出了什么事,那么安闲能够哭死。而打听消息无疑找一个当地人是最方便的,而且混混或者乞丐也是相当好的选择。
“只是给你当向导?”
波妮看着安闲,知道敌我双方实力差距很大,所以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答应对方,反正到时候自己直接跑路不就行了。
“没错,我只要查完我想要查的,那么我就会离开,之后你怎么样就和我无关了。”
“好,成交。”
波妮相当爽快的答应了安闲的条件。
而安闲则是迅速出手,一颗粉红色的药丸被塞入了波妮的嘴中,酸甜的口感一下子就把波妮征服了。
“这是什么?”
波妮双眼炯炯有神的看着安闲,似乎是在问对方还有没有。
“毒药。”
安闲相当平静的说道。
“哈,你在逗我吧大叔,毒药会这么好……”
波妮本来还想说毒药怎么可能这么好吃,可是紧接着肚子中就一阵绞痛。
“现在相信了?”
安闲递过去一些纸,然后波妮一把夺过来就想着一边的草丛飞速狂奔了过去。
“你这个可恶的家伙!我不是已经答应你了么!”
波妮明明正拉着肚子,可是这叫喊声还依旧是中气十足。
“是啊,可是你这家伙有信用可言吗,我可信不过你。”
安闲说的相当的直白,尤其是这还真的就是波妮所想的,这就让波妮相当的尴尬了。
“我一向说到做到,你快点把解药给我!”
“可以,等到我离开的时候自然会给你解药。”
安闲却是油盐不进,让波妮恨得牙痒痒,恨不得在安闲身上咬上一口。
“哼,一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小女孩,阁下未免也有点太过下作了吧?”
金色的鸡冠头,脸上满满的吊死模样,只不过安闲却从对方的身上感受到一股威胁感。
“哦?你要出头?”
安闲知道眼前的这个家伙就应该是白胡子一番队的队长马尔科,可是说话依旧是不怎么客气。
马尔科扯了扯嘴角,心态直接爆炸,一抹幽蓝色的火焰向着安闲就飞了过去。
安闲却是摇了摇头,在厨师面前,没有什么火焰是操控不了的。一个锅子出现在安闲面前,手掌反转,火焰就被压了下去。
“锅?”
马尔科和白胡子出海也是相当长时间了,可是用锅做武器压下自己的火焰的,马尔科也算是长了见识了,这份惊讶甚至比安闲压下来自己的火焰都要重。
“阁下还要打么?我并不怎么喜欢暴力,而且白胡子出现在南海应该是个很严重的事情吧?”
马尔科的眼角跳了跳,四皇之一出现在四海的确不是什么小事,四皇不轻易出动一方面是为了守护自己的大本营,一方面是因为基本上没有什么事情需要四皇出手,可是另一方面又何尝不是担心四皇被人埋伏呢?就像是凯多,之前各种浪也只不过是凭借着没有人能够杀得死自己而已,当年被废了一只眼睛之后凯多都已经谨慎了很多。大妈出海寻找修女,结果被海军埋伏,差一点杀得手底下就剩自己一个人,所以说四皇很强,可是要是阴谋诡计用得好,真的没准能够阴死一个四皇。所以对于这一次自家老爹的行动马尔科真的不怎么理解,可是做儿子的,面对父亲的决定,只要达成父亲的愿望就行了,所以这一回白胡子海贼团是相当的低调,没看直到来到了附近,安闲他们才发现白胡子海贼团么。
“但是我为什么不在这里把你留下来呢?”
“哦?”
安闲笑了,固有结界升起。
“你做得到么?”
马尔科感受着眼前的一切,那种性命不在自己手中掌握的感觉,马尔科冷哼了一声,二话不说就直接离开了。
安闲摇了摇头,看向一边。
“看够了?看够了还不出来?”
“我……”
波妮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踢到的这块铁板有一点硬得过分啊。
“好了,你对于这个村子应该很了解吧?”
“嗯嗯!”
波妮慌忙的点着头,生怕回答的慢了让安闲生气。
“别紧张,我只不过是个厨子,不是过来干嘛的,这一次主要是这个家伙,克劳德,是我的朋友,在海军的时候对于我的店还是蛮照顾的,所以听说他死了,我就赶了过来,然后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够帮到这个家伙家人的。至于说为什么需要你,你也看到了,刚刚的那个家伙是个海贼,而且还是相当有名的海贼,我担心在这里待的时间长了会出什么事,才让你帮忙,快一点找到这个家伙的家人。”
安闲也算是说明了一下,等到草丛中的气息消失之后,无奈的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