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你在这里过的并不好啊。”
安闲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的波妮,走过来一路,按道理来说,波妮应该是在这里长大的,就算是再怎么冷漠,自己同村子的人和一个外人在一起总要问一下吧,可是村民除了指指点点意外,就再也没有丝毫的同情的感觉了。
“要你管!”
波妮就如同一只炸毛的猫咪一样,动不动的就呛上两句,看着安闲是百般不顺眼万般不顺心。
“的确,和我是没什么关系。”
安闲的话让波妮恨不得一口咬在安闲的身上,可是想了想自己还需要眼前的这个家伙,要不然万一自己被毒死怎么办啊,所以波妮就是恨恨的看着安闲。
“啊!”
突然一阵刺痛从自己的眼睛中传了过来。
“要吃橘子么?”
“你个混蛋!竟然敢对我挤橘子皮!”
波妮也顾不得其他了,挥舞着双手就向着安闲冲了过去。
“喂!”
波妮感觉自己突然撞到了一个人的身上,随后自己被挡了下来。
“抱歉,这个小姑娘不懂事,冒犯了您。”
安闲警惕的看着眼前的这个高大的男人,明明没有巨人族的血统,可是巨大的身形看上去就让人为之震撼。随随便便披着一件大慧,胸口满是伤痕,可是最引人注目的还是那对如同弯月一样的胡子。
“咕哈哈哈哈,小子,你认识老子?”
匪气十足的话语,可是却没有丝毫的贼气,如果用海贼来形容眼前这个男人,其实倒不如说他是一名霸者。
“喂,大叔,这个家伙是谁?”
橘子汁造成的伤害只要流一下泪就没什么大碍了,所以波妮看到安闲挡在自己面前,然后紧接着就看到隔了自己一个人的巨大身影。
“呀!怪物!”
“嗯?”
白胡子愣了一下,虽然被无数人称过为怪物,但是那大多都是因为自己的恐怖实力,可是被眼前的这么一个小姑娘称作了怪物,这真的有点让白胡子觉得略微有点尴尬。
白胡子蹲了下来,尽量缩小着自己的身形,可是就算是蹲下来,白胡子依旧比安闲要高上不少,所以也相当简单的就看到了躲在安闲背后的波妮。
“小姑娘,老……头子可不是怪物。”
安闲看着这一幕特别想笑,因为这可是鼎鼎大名的白胡子啊,世界最强这个名头,在这个时间没有丝毫的疑问,就算是凯多,都不会觉得自己能够强的过白胡子。而就这么一个强者,竟然这么……这么和蔼,估计要是现在照张照片,然后随随便便给个报社的话,安闲觉得自己后半辈子就无忧了。
“那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这么大!”
似乎是白胡子的和蔼,或者是波妮本身那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看着白胡子这个样子,好奇渐渐的占到了上风。
“只不过身材高大了一些,老头子和你说啊,老头子以前在海上的时候,还见过真正的巨人,那谢家伙比老头子大多了,还有比一座小岛都要大的海王类,只不过那些家伙都没老子强,老子一拳就是一个!”
都说人老了就爱回忆过去,所以你遇上一个老人的时候,他总是爱和你讲过去的事情,安闲没有想到就算是白胡子也不例外,而看着波妮炯炯有神的双眼,然后时不时的还瞄向自己,安闲知道这小妮子绝对没有打什么好算盘。
“那么老爷爷老爷爷……”
这声老爷爷可是让白胡子相当受用,他是有很多家人,而且相互之间也都是相当和谐,可是别忘了,那可都是海贼,基本上年纪就算是再怎么笑都已经成年了,而且你也没听说过谁出海还带着孩子的吧,海军家属被报复海军担心,海贼同样担心啊,他们更不敢让自己的家人暴露。
所以白胡子的船上大部分都是和白胡子父子的关系,这孙子女和爷爷的关系,还真的让白胡子相当的新鲜,心中仿佛一下子觉醒了不得了的爱好。
“咕哈哈哈哈,好,那么你愿不愿意当我的孙女?”
白胡子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女孩,心中大快。
“愿意!”
波妮虽然不知道眼前的这个老人究竟什么身份,可是看着安闲紧张的样子,还有对方所说的这些事情,应该是很强大的吧?一定能够打的安闲找不着北吧?那么到时候自己就能够彻底解放了吧?然后自己要好好的招待一下安闲哪个混蛋!波妮甚至在心中都已经想象出了好几种戏耍安闲的方法了,可是这个时候安闲开口了。
“波妮,欺骗一个海贼是很严重的事情吧?”
安闲突然开口,然后波妮愣住了。
“海贼?”
波妮看着眼前的这个老人,她虽然意识到这个老人的身份不会太好,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一个无恶不作的海贼。
对,无恶不作。其实大部分人对于海贼的第一印象就是如此,除了一些特殊的地方,比如说七水之都、黄金城、香波地群岛还有一些海贼很少敢闹事的地方,大部分地方都是海贼的劫掠地。尤其是在四海,因为没有一个详细的地盘划分,而且一个地方被海贼所占领,所面对的也就是无止境的剥削而已,所以四海中对于海贼的看法基本上大致都是一群无恶不作的家伙。
白胡子这下子就不爽了,霸王色控制的极好,仅仅是覆盖了安闲一个人。安闲瞬间就感觉到自己仿佛天塌地陷一般,不得已的升起自己的固有结界,整个空间发生变化,这才让安闲看看能够承受住白胡子的气势。
而这一下子就更让波妮确定眼前的这个老者的确很强,但是也是一个一言不合就会动手的人。虽然安闲给自己为下了毒药,可是仅仅一段路,和对方的斗嘴竟然是让波妮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这种感觉让波妮迷恋,尤其是当自己快要撞到这个老者的时候,安闲挡在自己面前那种感觉,让波妮有一种被保护的感觉,下意识的就站在了安闲的面前。
“小子,你很精明。”
白胡子作为人精,何尝看不出来,仅仅是一句话就破坏了自己和眼前的这个小女孩之间的关系,这种精明程度让白胡子仿佛看到了自己的老对手战国。
“你和战国是什么关系?”
“朋友?”
安闲感觉自己身上的霸王色被撤了下去,不由得松了口气。
“请您别见怪,我只是不希翼您帮助这个小妮子而已,毕竟要是面对您这样的存在,我难免会被这个小妮子戏耍一番……”
很直接,安闲说出了自己的顾虑,这让波妮就有一种日了poi的感觉了,转过头以一种‘你在逗我?’的表情看着安闲。
“咕哈哈哈哈,你们两个还真的有意思。”
白胡子看着安闲,知道他这一回没有说谎,所以对于眼前的这两个人的关系有了些许的好奇。
“只不过你这小子心机还真是重,有没有兴趣当老子的儿子?”
“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么?”
安闲扯了扯嘴角,白胡子还真不愧是白胡子啊,摇了摇头。
“我没那个兴趣,如果您想要收下这个小女孩我倒是不介意。”
“这可是你说的,小丫头你有没有兴趣当老头子的孙女啊?”
“没兴趣!”
波妮是彻底的不愿意和眼前的两个家伙聊天了,简直了这两个家伙,自己一定要尽快帮这个大叔解决他的问题,然后立即里眼前这两个神经病一样的家伙远远的!对,没错,离他们两个远远的!
“对了,还不知道您来这里?”
“是为了一个小子,叫做克劳德。”
白胡子叹了口气,可是他却不知道眼前的安闲心中那可是惊涛骇浪啊。
“恕我直言……”
安闲有点傻。
“那个克劳德,好像是海军吧?”
“对啊,有什么问题?”
白胡子理所当然的样子让安闲无语了。
“没问题,完全没问题。”
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
“正好,其实我也是过来找克劳德的,如果您没什么事,一起?”
“咕哈哈哈哈,好啊,跟着你们两个也是相当有意思,那就一起吧。”
白胡子点了点头,然后一个厨子兼海军,一个流浪儿,一个海贼四皇,一个奇怪的组合,一起去给一个海军扫墓,这么一个奇怪的目标,这样一小段旅程就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