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金,好久不见了。”
眼前的这个人就是传说中的白胡子二世的那个母亲?Miss.巴金?
安闲好奇的打量着眼前的这个中年妇女,安闲觉得或许真的就是wt大意志的问题,这里面的女士年轻的时候真的相当的漂亮,可是为什么长得越来越残呢?眼前的这个巴金还可以依稀看出来曾经的眉清目秀,可是到后期白胡子二世,威布尔的时候为什么就变成了那副小脚老太太的模样呢。
“你过来干什么!纽盖特!”
巴金相当的霸气,该说不愧是白胡子的女人?
安闲一脸好奇的打量着这两个人,现在这两个人的状态很明显不适合别人插进去。
只不过现在更然安闲好奇的则是威布尔呢?那个传说中被黄猿称为和白胡子拥有年轻时相同的力量的威布尔呢,安闲还真的想要看看那个家伙年轻的时候到底是什么样子。
“巴金,我……只是回来看看……”
“回来?你早干什么了!”
巴金双眼流下了泪水。
“克劳德死的时候你在哪?说什么想要家人,认了那么多儿子,你自己儿子死的时候你在哪!现在知道回来了!现在你回来还能够干什么!”
惊讶,相当的惊讶,安闲表示自己就算是穿越都没有这么惊讶过。克劳德竟然是白胡子的儿子,这感觉为什么剧情总是惊人的相似呢,卡普一家子,海军、革命剧还有海贼,白胡子这边,海贼,海军,这就像是和卡普一家子翻了过来一样。
“!?”
就连波妮都是一脸的愣神,这个岛毕竟不是多大的,所以克劳德作为海军在这个岛还是让所有人比较熟知的,可是他的父亲就几乎没几个人知道了,估计谁也想不到这家伙的父亲竟然是个大海贼,而且还是个四皇。
“威布尔没在?”
为了探查威布尔的存在,安闲甚至都带上了见闻色霸气了,可是屋子里一个人都没有。
“威布尔不在?”
安闲点了点头,看来威布尔估计不知道是眼前的这个巴金从哪里找来的代替克劳德的存在了,大海这么大找上几个相似的人也没什么值得奇怪的,唯一让安闲在意的就是,这个大海果然还是很大,两年前还没有什么比较强悍的存在。可是两年之后,藤虎绿牛威布尔,各种各样的新人出现,而且强悍的过分。
这有一点让安闲想要去找一下这些人,最主要的还是一笑的见闻色,毕竟能够从太空中拉下来一颗陨石的范围,实在是太让人恐惧了。见闻色霸气,安闲已经得到了罗杰的还有乙姬的,加上一笑的,安闲觉得自己的见闻色就基本没什么问题了,至少是在这个世界,提升自己的聆听食材声音的能力就足够了。
“嘭!”
门一下子就被摔上了。
“唉。”
白胡子这个时候没有了驰骋大海的风发意气,只剩下了一个老人的叹息。
“老头,你就这样抛弃了自己的孩子?”
波妮则就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脸色变得相当的难看。
“我……”
白胡子看上去相当的劳累。
“咳咳!”
安闲递过去一个大瓶子。
白胡子感激的看了一眼安闲,然后打开水瓶,自己灌了两口。
波妮看着白胡子有一些不忍,可是想起来海贼的身份,还有对方抛弃自己的子女,离开了这里,却是在别的地方找儿子来弥补自己,这一点让波妮觉得越发的可笑。
波妮冷笑了一下,然后转身就离开了。
“唉。”
安闲叹了口气,也没有追上去,只是站在原地看着白胡子。
“这水真没意思,甜的让人厌烦。”
白胡子虽然这样说,可是自己的身体确实感觉到舒服了很多。
“有酒么?”
“走吧,我去请你吃个饭。”
安闲叹了口气,带着白胡子就来到了自己的船上。
这一举动可以说是把cook船上的船员都吓呆了,因为谁也没想到安闲竟然会把白胡子带过来,岛上的人不知道白胡子,可是他们谁不知道白胡子啊,看着白胡子几乎每个人都是一脸的蒙逼啊。
“我的餐厅,还不错吧。”
安闲说着这个餐厅的时候一脸的骄傲,这种感觉就像是白胡子在和别人说自己的孩子的时候一样,白胡子看着安闲的样子笑了笑,可是这个时候的笑却没有那么的豪爽,而是充满了苦涩。
“很不错。”
“那我就随意给你上点东西吧。”
因为白胡子体型比较大,可是cook也曾经接待过巨人族的存在,所以位置还是有的,白胡子坐在这里显得并不是多么狭小。
火焰烤乳猪,也就是刘昂星在长江上所做出来的烤乳猪,而安闲现在的厨艺更加的好,经过了多次的实验,也是终于解决了牛肉烤出来不能吃的问题,所以说这一道菜就能够出现牛肉还有猪肉两道料理。至于说酒,百花酿之类的不是太适合白胡子,御酒之类的安闲觉得可能也不太够味。安闲从自己的空间翻了翻,终于翻到了一瓶杜康。
“这个就还不错。”
杜康的瓶子有点小,所以安闲还了好几个瓶子,全都倒在了大碗里,这个碗的大小才符合白胡子的身材。
“很香。”
白胡子点了点头。
“这是我家乡的名酒,我相信你应该会喜欢的。”
美酒烤肉,人生也不外乎如此了,虽然说白胡子心情不怎么样,可是却并不影响美食对于一个人的吸引,尤其是当你需要借酒消愁的时候。
“唉,小子你是不知道啊,老子我也曾经年轻过……”
看着开启了回忆模式的白胡子,安闲挥了挥手,让自己的手下全都离开了。
“年轻时候的我就吃下了震震果实,这个果实的力量让我在那个时候就近乎于无敌,可是我却丝毫感受不到快乐,跟着船队抢劫财宝,和别的海贼团开战,和海军开战,每一天几乎都是在战斗。而就是在一次飞行当中,大家遇上了大海浪,大家的船翻了,我因为是能力者,所以掉进了海中,就连我自己都以为我会就这样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我遇上了巴金。”
白胡子说道这里笑了起来。,
“说实在的,巴金其实不是个好人,我知道这一点,我在船上的时候遇到了太多这样贪婪的人了,可是那个时候我的的确确是被巴金吸引了,和巴金生活了一段时间,然后大家之间有了一个孩子,那就是克劳德。克劳德的出声让我第一次知道了名为家人的存在,也是让我知道了我所追求的究竟是什么。”
“那,为什么克劳德会成为海军?而且据我所知,克劳德还是海军着重照顾的存在。”
安闲有一些好奇,因为这一点路飞是因为红发的缘故才当上了海贼,可是克劳德又是为什么?
“那是因为,巴金被抓了……”
说道这里的时候,安闲很明显的看到了白胡子脸上的尴尬,就安闲自己的都沉默了。
“被抓了?”
“因为一点小事情,巴金从前的时候就有一点……”
白胡子感觉略微有点尴尬。
“之后是一个海军收养的克劳德,克劳德受到那个海军影响满深的。”
安闲现在就想说一句mmp,白胡子估计也是这么个心情,要说他没有回来看过自己的孩子,安闲是不信的。可是就像是泽法一样,白胡子估计也有这方面的顾忌,而且让一个海军来领养一个小孩,的确是能够比在海贼那里学到更多的东西,只不过自己的儿子当上了海军,估计这就是白胡子死活都没想到的了。
之后的事情就像是路飞的海军版一样了,或许唯一不同的就是克劳德其实是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一个海贼的,而且还是一名大海贼。或许其中也有一些为了自己的父亲当海贼所欠下的债还债的感觉,所以克劳德才会那么拼命,也不是说抓海贼,而是在保护人民这一方面上,可是谁能够想到克劳德竟然死了呢。
“那你准备怎么样?”
安闲知道克劳德是因为海贼死的,所以白胡子难不成会放过那个海贼?
“我会出手的,只要让我查出来是谁,我会让他看看,白胡子的愤怒!”
“别冲动,我最近正在拜托别人帮我查那次冲击海军基地的都有谁,只要找到了那些人,我会一个人一个人的查下去。”
安闲当天虽然让战国帮自己查了,同时也拜托自己的一些食客,可是海贼冲击海军基地,这种事情真的人太多了,一点都不好查,而且一旦他们的行动被人发觉,只会让事情变得相当的麻烦。可是如果白胡子出手,这东京就太大了,万一让背后的人逃掉了,那就有一些得不偿失了。
“如果有什么问题……”
白胡子脱下了自己的大麾。
“来找老子!”
“放心,我绝对会让杀死克劳德的人付出代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