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妮的加入,怎么说呢,安闲的船上并不是没有女性,正确来说一个餐馆有女性才很正常吧,可是没有幼女,所以众人一下子都有一些类似于被俘虏了的感觉。男的都快要变成萝莉控了,而女性则是都爆发出了强所为有的母性,而波妮也就依靠着自己这得天独厚的条件,隐隐约约有一种要成为这艘船上的老大的感觉。
当然了,最开始的时候,波妮还想着利用这个条件,好好的让安闲看看到底应该用什么样的态度来面对自己,可是这艘船就算再怎么宠波妮,船上的人可是都是海军,安闲可是总参啊,面对安闲还敢做什么,那么他们这些人才是真的不用混了,所以说波妮从一开始的想要利用这些人来对付安闲的想法就是错误的。
而日子也就这样平常的过了下去,cook再一次起航,但是这一次安闲手上多出来一份名单,这份名单就是安闲从战国那里得到的,所有袭击海军基地的海贼的名单,不仅仅是名单,还有名单上面的所有人的详细消息。而安闲也就根据这份名单,一个一个的找了上去。
名面上只不过是餐馆的普通活动而已,可是几乎每一次的出发都会盯在那些海贼必经之路的航线上。而且每一次,安闲都会利用自己的料理,先是让所有海贼失去行动能力,然后就是拷问开始了,安闲虽然并不喜欢那么残忍,可是现在安闲并不介意来试试人肉料理。
事实证明把人做成料理的确也是一个相当恐怖的事情,这种事情真的没有人能够抵抗,几乎每一个海贼都把自己所知道的事情说了出来,可是或许也是因为安闲做的太过火了,所以渐渐的,那些海贼都知道了似乎有人在找自己,一个两个的都躲了起来。
“真是麻烦。”
安闲摇晃着手中的酒杯,脸上有些许无奈,看和手头上已经有了的消息,虽然很多,可是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要和地下势力有牵扯的,动动海贼还没什么,可是真的要动地下势力的话,那么问题就相当严重了。
“要去找找看么?”
“老大,大家发现血手海贼团了。”
血手海贼团,也是当初之一的海贼团,原本安闲还以为对方已经躲起来了,可是没想到竟然还会出现啊。
“你确定是血手海贼团?”
安闲皱了皱眉头,如果真的是那些家伙的话,不应该啊,还是说有什么人想要借着这样一个行为对自己表示些什么?
“没错,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可是的确是那些家伙。”
安闲手底下的海军也是相当的惊讶,这些日子,鬼都看得出来自家船长对于这些人有多么愤恨了,可是他们也都知道自家船长和克劳德的关系,再说了,这也算是讨伐海贼的手段,虽然说最后的拷问手段凶残了一点,可是海贼海军的事情,能说是凶残么,船上的就算是波妮对于海贼都是一种相当复杂的心情,加上自己身边这些隐藏身份的海军对于波妮时不时的言传身教,所以现在的波妮更多的还是心中偏向海军的。
说起波妮,这段时间虽然说还是和原来一样的调皮捣蛋,但是或许是跟着一群海军在一起,倒是逐渐的养成了一个不错的三观,就算是实力都被调教的不错,只不过白胡子说的东西的倒是一直都没有送过来。
“既然遇见了,那就没必要放过,都给我小心一点,要是有谁在这次战斗中受伤了,就给我做好刷一个月盘子的准备吧!”
战斗很快就开始了,但是结束的更快,血手海贼团也算是新世界一个不大不小的海贼团了,可是安闲这边却是感觉没怎么用力对面就倒下了。
“身上带伤。”
安闲的手下查看了一下,这才发现原来血手海贼团的每一个人身上全都带着伤。
“这是怎么回事?”
安闲也是皱起了眉头。
“老大,船舱里面有人。”
一个船员的脸色看上去相当的不好,接着安闲就来到了船舱里面,至于说其他人则是在甲板上看守着血手海贼团的人。
“奴隶贩卖么?”
安闲看着眼前的笼子,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说op这个世界好,各种黑客级还有力量都相当的恐怖,可要说不好,这里的特权阶层实力太大了。
“阿安……”
一个身影,从黑暗的角落里走了出来。
“多拉格……”
安闲认出来眼前的这个脸上有一脸刺青的家伙,脸色有些复杂。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血手海贼团,在知道了自己这些当初冲击海军基地的人被人追捕之后,就全体改名换姓,可是就算是再怎么改变自己的身份,依旧不会做什么好事,这些家伙就开始干起了奴隶贩卖的勾当,可是这一回恰好遇上了多拉格。多拉格虽然人不在海军了,可是革命军的情报能力也是一流的,所以多拉格很快就知道了眼前的这些家伙究竟是谁,然后就在安闲的必经之路上等待,而这也终于等到了安闲。
“原来是这样。”
安闲点了点头。
“那么你来找我是想让我加入革命军?”
“没错,安闲,我知道你曾经就和我说过相关的事情,所以你心中应该是也不满世界政府的,大家一起推翻这个腐朽的世界吧!我已经找到了不少志同道合的伙伴了,安闲,大家一起来吧。”
“抱歉,我并不适合……”
安闲叹了口气,缓缓地开始诉说自己这些年来的一切,包括cp方面,还有和空的对话,以及鱼人岛的见闻,还有和白胡子的交谈,最后还说出了自己一直都在调查的事情。
多拉格没有想到安闲这段时间也是遇到了这么多的事情,更没有想到,安闲现在竟然在海军、世界政府还有海贼那里都有自己的关系。
“话说你这交友也太广了一点吧。”
多拉格就算是再怎么严肃的性子都不由得吐槽了起来。
“怎么样,我可是头一次和别人说这些,你现在还敢让我成为你们革命军的一员么?”
安闲好笑的看着多拉格。
“有什么不敢的。”
多拉格连世界政府都敢反抗,或许在他的字典里,早就没有了恐惧这个词。
“欢迎加入革命军。”
“有什么不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