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闲脸上戴着一张面具,身上则是披着属于海军的大麾,身上则是笔直的西装。
“这个家伙是谁啊?”
G5要塞的人看着眼前的安闲,谁都认不出来眼前的这个人究竟是谁,可是谁都对眼前的这个家伙不敢有丝毫的放肆。
“你就是总部的参谋长?”
一个人有些怀疑的看着眼前的安闲,没办法谁让安闲连脸都不露呢。
“有意见?”
安闲的确是不想露脸,没办法谁都知道多弗朗明哥究竟是个什么德性,只不过这也不代表安闲能够随便让别人怀疑了。霸王色霸气运用而起,强悍无比的威势直接压在了每一个G5要塞的人的身上。
“是,大家知道了!”
G5要塞的长官这个时候还不是维尔戈,可是眼前的这个家伙看起来实力也是相当不错,可能也是安闲故意放水,所以并没有晕过去。
“维尔戈还有G23要塞的人时不时在这里?”
安闲相当冷漠的说道。
“帮我找到那些家伙,我要见他们。”
安闲说完就来到了属于这里的长官的办公室。
“报告,上校维尔戈见过中将大人!”
鬼竹维尔戈,是一个看上去平头的家伙,脸上还贴着一块果冻,看上去让他严肃的脸显得有一点逗比。
“你就是维尔戈?”
安闲仔细的打量着这个家伙,隐藏在面具下面的嘴角微微勾起。
“要不要来喝一杯。”
安闲的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酒杯,放到了眼前的维尔戈的面前。
“不……”
“没什么,没什么,我毕竟以前是G23要塞的长官,我要多谢你帮我保护了那些家伙。”
维尔戈脸上露出来一抹了然。
“您就是克劳德提过的那个传说中不负责任的长官?”
“对,那个家伙是这么说我的啊。”
安闲拆下来自己的面具的下半部分。
“能和我说是你们之间的事情么?”
接着维尔戈就说出来自己进入G23要塞,之后和克劳德在一起共事,然后又是如何被海贼袭击的。
“这样啊……”
安闲的语气说不出的惆怅,整个人都变得忧郁了起来,不自觉的举起酒杯喝了一口。
维尔戈看着安闲并没有什么事情,心中对于眼前的酒也是放下了戒心,毕竟安闲拿出来的绝对算是好酒。维尔戈也是忍不住了,同样端起来喝了一口。
“呵。”
看着对方终于喝下了自己的酒,安闲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微笑。
“难道没有人告诉过你,别人给的东西不要随便吃么?”
“什么,你……”
“你知道我为什么不留在要塞么?”
安闲缓缓地摘下自己的面具。
“那是因为我得罪的人太多,所以需要离开啊,而且在离开之前,我清晰的记住,我似乎已经在那里布下了后手,而那玩意只能够从内部解决,所以你们作为少数活下来的存在,能不能告诉我,是谁出卖了大家!”
安闲说到最后已经可以说是咆哮了。
“呵,抱歉了,少主……”
维尔戈接着就低下了头,看上去似乎什么也不想说的样子。
“原来如此,少主啊,那么就说明这件事是真的和多弗朗明哥有关吧?”
安闲的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拜托,你们这么天真我都不忍心骗你们了,什么只能够从内部解开的后手,你当我结界师么?”
安闲摇晃着手中的酒杯。
“一点点吐真剂加上些许的迷幻药,看来这个配方还不错,可以记下来。”
“……”
维尔戈这个时候就算是再怎么笨都已经明白过来,自己被眼前的这个家伙坑了。
“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啊,没错,大家家少主决定窃取德雷斯罗萨王国的王位!”
一个昏暗的密室,里面则是一个电话虫,还有一个就是安闲,至于说维尔戈,现在已经完全看不出来人形了。
“元帅,你听到了吧?”
“没错,只不过你下次能不能直接点,听着你拷问犯人,你真的是个厨子么?”
“当然了。”
安闲扯了扯嘴角。
“那么,你那里是不是该让罗西南迪离开了?”
“其实,罗西南迪已经联系不上了……”
战国的话让安闲吃了一惊。
“我现在去找罗西南迪,你把这些事情往上面说一下,最好是直接剥夺七武海的名头,然后直接对这个人动手吧。只不过最好还是有把握了之后再说,要不然以这个家伙小丑的身份,很有可能会利用自己地下势力的帮助,那么到时候大家如果想要对付这个家伙就很难了。”
“的确,这一次你是回来还是直接过去?”
“我回去吧,顺便和鹤汇合,大家两个在一起尽快制定出一个围剿多弗朗明哥的方法,尽可能的不让那个家伙离开。”
“可以,那你尽快吧。”
挂断了电话虫,安闲皱了皱眉头。战国的话语中似乎说不出的疲劳,看样子罗西南迪的失踪对于战国的影响很大,也是,战国一生都没有娶妻生子,罗西南迪对于战国来说就像是儿子一样,现在自己的亲生儿子失去了踪迹,那么可以想象现在的战国会是什么感觉。
“只不过失去了儿子的还有一个老人啊。”
安闲拿出来一个有着两撇弯月般的胡子的电话虫。
“白胡子么?我这里有消息了。”
安闲之所以会去喊白胡子,因为一方面因为这是和白胡子说好的,另一方面,就算是多弗朗明哥已经不是天龙人了,可是对方身上毕竟还有这一脉的血,万一天龙人搞什么幺蛾子,安闲可不准备放过多弗朗明哥,这种家伙还是能够弄死直接弄死吧。
如果不是觉得革命军出现在那里……
等下,似乎革命军出现在那里也并不突兀啊。
安闲突然想到,德雷斯罗萨这个王国似乎可以当作革命军的一个加盟国啊,安闲想到这里,嘴角勾起。
“闹吧,闹吧,多弗朗明哥,你这一回,还能够活下去么?”
安闲随手又是一个电话打了出去。
“啊,多拉格么,有个活动,你要不要来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