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走好。”
安闲手中拿着一瓶酒,并非什么好酒,可是却是克劳德最喜欢的一款。
“巴金也离开了。”
白胡子的话语中有一些唏嘘。
“是么。”
安闲对于什么巴金之类的并不在乎,对方走不走,和安闲也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我也要走了。”
连续两次来到同一个地方,而且还不是伟大的航道,就算是别人再怎么出吨也会察觉到一些,白胡子这一走估计是以后都不会再出现了。
“是么,那么一路小心,以后见面,大家可能就是敌人了。”
安闲从空间里取出来一大葫芦的酒水。
“去我那吃饭,作为食客我欢迎,但是如果是敌人的话,那么我会用尽一切手段来打击你。”
安闲并不是那种迂腐的人,面对白胡子,安闲知道这绝对不是那种能够随意面对的敌人,就算是用比较特殊的手段都不一定能够对付得了白胡子,别忘了白胡子之所以会死可不是因为大漩涡蜘蛛的那一刀,而是因为白胡子早就大限已到了而已。如果可以的话,安闲真的不想和这种等级的存在面对面的交手,尽量还是能够阴死对方就阴死对方吧。
“哈哈,如果你不用上这些手段,那才是看不起老子!”
白胡子讨厌小手段,可是当别人光明正大的说出来要用小手段的时候,怎么说呢,真小人往往比伪君子更让人舒服。
“那么老子就走了,以后有机会去你店里吃饭!”
白胡子走了,安闲也走了,只留下了一个坟墓还有一瓶酒,以及一件海军大麾在原地飘荡。
此间事了,安闲回到了海军总部。
“这就是那个吃下手术果实的罗?”
安闲好奇的看着眼前的小男孩,眼神凶恶,看着安闲冷哼了一声,然后就扭过头去,只不过却被罗西南迪一把把头扭了过来。
“罗,面对自己的救命恩人干什么呢!”
罗西南迪感激的看着安闲。
“中将大人,实在是太谢谢您了。”
“没事,没事,只不过正好我和多弗朗明哥那个家伙也有仇罢了,你不用太放在心上,好好把这孩子藏起来吧,手术果实的终极奥义还是有不少人盯着的,如果真的有世界政府的人出手,就算是海军也很难能够保得住他。”
安闲摸了摸罗的脑袋,手术果实已经没用了,甚至罗西南迪让罗吃的时候整个让罗吃下去了,安闲想要弄到一点都没办法了。另一边的倒是还有,那就是波妮的那一个,只不过波妮的那一个是白胡子给的,安闲并不怎么想动,更何况不知道怎么,波妮被鹤中将看上了,现在正在鹤中将的手底下接受训练,恶魔果实安闲也是给了鹤中将了。
“是,我知道了。”
罗西南迪点了点头。
“那我就先走了。”
安闲转身就准备离开。
“那个,中将大人,战国元帅,不是说让您去汇报的么?”
罗西南迪有些愣神,可是安闲摇了摇头,连头都没有回就离开了。至于说战国找自己是为了什么,安闲也能够想像得到,毕竟自己这一回可是直接弄死了多弗朗明哥,要说没有人找自己麻烦是假的,毕竟对方好歹身上还有天龙人的血统。而且这一回闹得确实有点大,最关键的是白胡子的出现,估计战国也猜到了白胡子是安闲叫过去的,可是至于说为什么能够说动白胡子,这就让战国不解了,所以这也是战国想要找安闲的最重要的一点。
安闲直接离开了,在七水之都找到自己的饿船之后,让安闲比较尴尬的是,貌似又到了去给天龙人做饭的日子了,所以几乎没有怎么跑,安闲就在一次来到了香波地群岛。
“真是麻烦……”
香波地群岛最大的奴隶拍卖场,虽然说多弗朗明哥被解决了,可是奴隶拍卖这回事可不是一个多弗朗明哥就能够支撑起来的,这个拍卖行也只不过就是换了个主人而已。而安闲来到这里一方面是听说这里有恶魔果实出现,另一方面则是某个人安闲想要找,可是听说对方似乎是自己把自己卖到了这里。
“下面拍卖的是皮毛族的黑熊皮毛,这种皮毛的种族可以说是实力相当的强大,无论是用来斗兽还是用来当作坐骑都是相当不错的选择。”
对于奴隶的拍卖安闲可没有多少兴趣,只不过三个小姑娘出来的时候,还是让安闲来了一些兴致,那就是因为这三个小姑娘还是满出名的,那就是号称女帝的波雅汉库克以及她的两个妹妹。
“哦,这就是未来的女帝,只不过如果没有果实能力的话,那么这还会是传说中的女帝么?”
可是这对于安闲来说又有什么用处呢?安闲无所谓的摇了摇头。
“小子,帮我个忙,就下这三个小丫头怎么样?”
一个苍老的声音,让安闲不由得感觉无奈。
“好吧,好吧,你是大佬,你说了算……”
安闲这个时候已经戴上了面具,摇了摇头,看上去相当的无奈,看着台上,然后注意到几乎所有人都把注意力放到了自己的身上。
“一亿。”
直接叫价一个亿,别怀疑安闲的财力。不说作为厨师挣得那些,打击海贼的时候,你觉得海军一般会把收缴的海贼的财宝放到哪里?如果是别人,一部分或许是会交给总部,一部分会交给海军,而安闲可懒得管那么多,全部的收藏都被安闲收了起来,就算是安闲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少财产。
“小子,我可是大名鼎鼎的圣……”
“啰嗦!”
霸王色霸气无差别释放,基本上在场之中能够清醒着的就剩下几个特别强悍的存在了,可是就算是如此,也没有多少人还保持着行动的能力了。
“抢我放在这儿了。”
安闲拿出来一个大箱子扔到了地上。
“老雷,拍卖会后面的所有人还有东西一起带走吧。”
“你小子,这是打劫啊。”
“那又如何,我觉得我还亏了。”
安闲摇了摇头,然后扔出来一个防毒面罩给雷利。
“在香气之中丧失记忆吧。”
随后在场的有一个算一个都昏倒在地,除了安闲还有雷利之外,没有一个还能够清醒的,包括汉库克姐妹三人。
“你小子,这是果实能力?”
“不,这是厨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