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乎安闲的意料,没有想到拍卖行就是拍卖行,除了一部分的奴隶之外,恶魔果实也有五颗。没错是五颗,虽然没有bug一样的自然系,可是对于安闲来说,他所考虑的仅仅是恶魔果实能否如菜的问题,乙姬如果真的做成料理之后恶魔果实的效果如何,还有就是比如说恶魔果实做成的料理同时有两个人吃,那么谁会获得能力?以及这玩意如果存到系统的空间,那么系统是不是能够进行兑换?这一切都是安闲比较好奇的事情。
可是香波地群岛很明显不是能够随意实验的地方,安闲还有雷利带着汉库克三个小的来到了芍姨的敲竹杠酒吧。
“呦,芍姨,你们家这位我可是给你带回来了,只不过他带着三个小女孩唉,啧啧,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安闲对于雷利让自己帮忙还是挺有怨念的,所以见到了芍姨就立即开始告状。
“呵呵,安小哥,这是我让大家家老雷去的,你如果有什么不满的话,可以跟我说,但是我也不一定会补偿你就是了。”
看着对方那一副奸商脸的模样,安闲不由得扯了扯嘴角。
“有时候真想把你们全都抓起来。”
安闲掏出来恶魔果实。
“既然这样那说明这仨小丫头对于你们应该很重要吧?那么要不要来做笔交易?”
“哦,小哥想要什么?”
芍姨看着安闲,脸上已经是商人的表情了。
“每一次拍卖行的准确时间和商品,怎么样?”
“小哥你这是准备转职?”
“不不,只是想要进行一些研究。”
“嗯……”
芍姨思索了一下。
“拍卖行详细资料如何,但是你要把这三个小家伙送回九蛇岛。”
“成交。”
而就在这一个小小的酒吧,后面被人称为狂贼的大盗就这样诞生了,但是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安闲只不过是为了以防万一,防止自己的饿恶魔果实不够自己研究用的才进行盗窃的。
现在外面是炸了锅了,毕竟拍卖行无所谓,可是里面的天龙人可是重中之重,加上奴隶的逃跑,谁都以为会发生大暴动,可是当海军本部派过来大将的时候,却只是发现拍卖行被打劫了而已,其他的到是什么事情也没有,所以海军方面也就是应天龙人的要求,发布了一个悬赏,然后这件事也就只能够是不了了之了,毕竟面对海贼海军就已经够头痛了,抓贼?他们选择放弃。
安闲这里倒是战国也打了个电话,只不过也就是询问了一下,说实在的,战国还真的没有把这种事情放在心上。至于说汉库克三个人,因为这一次和泰格尔的奴隶暴动不一样,除了拍卖行的损失,其他的根本就没有造成什么恶劣影响,所以海军根本就没有封锁海岸线或者是追捕之类的事情,安闲相当轻松的就把三个小的送了回去。送回去之后,安闲就开始了对于恶魔果实的研究。
“听说贝加庞克研究恶魔果实研究出来一种叫做血统因子的东西……”
安闲对着系统说道。
“系统,这玩意能够从你那里兑换么?”
让安闲有些吃惊的是系统的回答。
“可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恶魔果实也就是水果,只不过是蕴含着特殊的能量,以后你要是能够弄到你们神话传说中的蟠桃人参果放到我这里都能够兑换。”
“也就是说我想着把这玩意料理化是可行的,只不这种能力要怎么办?你那里兑换出来的是一模一样的果实?还是随即给出来的能力?”
“是一模一样的,比如说你能够弄到白胡子的震震果实,那么立即就能够让这种能力烂大街,但是你如果弄不到的话,就算是罗西南迪的那种寂静果实,我都做不出来。”
“你这样说我对于你的兑换倒是也了解了一些了,也就是说你的兑换其实更相似于克隆,但是却并不存在缺陷问题?”
“对。”
“那么也就是说和原本的是一样的,但是根据这个世界的规则来说,世上不可能出现两颗一模一样的果实啊。”
“你觉得一个世界的法则能够限制系统么?”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看不到系统究竟是什么样,可是安闲总感觉似乎自己眼前出现了一个相当神气的家伙的面容。
“好吧,好吧,那么你能不能告诉我这两个是什么能力?”
安闲直接把两个恶魔果实扔进了系统。
“是动物系的蛇蛇果实。”
“不能够再详细一点?”
“响尾蛇和蟒蛇。”
“这不是那个汉库克的两个妹妹的么?那么我给她们的是什么?”
安闲挑了挑眉头,然后摇了摇头。
“算了,这和我又没有什么关系,系统帮我兑换两颗,我试着练练手。”
至于恶魔果实的能力问题,安闲直接叫过来一个部下,然后切下来一块恶魔果实就给对方塞了进去,然后让对方好好使用自己的饿能力,尽可能的为国……海军效力,随后安闲就闪人了。接下来安闲倒是没有随处乱跑,而是来到了司法岛。原本安闲是想要去大监狱的,可是想想希留因为大肆屠杀犯人被麦哲伦关了起来,安闲觉得自己如果说要过去进行人体实验的话,那么估计也会被弹劾吧?所以安闲还是来到了司法岛,这里虽然说斯潘达因不是什么好人,可是往往有时候坏人办事更加简单。
安闲只不过交了一部分钱作为贿赂,就从这里领走了一部分死刑犯,然后把剩下的恶魔果实塞进对方的嘴里,确认这个恶魔果实已经彻底的没有效果之后安闲才开始了自己的实验。不得不说,恶魔果实的味道真的很……独特。安闲作为一个厨子,味觉可是相当的灵敏的,几乎可以说当恶魔果实下口的那一刻,安闲哭了。
现在安闲恨不得把自己的嘴挖掉,然后把自己的记忆清空。可是也因为安闲的味觉灵敏,反而是发觉,恶魔果实其实并不是味道难吃,而是一种从人的感觉上面,这就是难吃,类似于这样的定义。就好像是恶魔果实被赋予了这种属性一样,其实如果仔细品尝的话,味道倒也不是那么难吃,可是吃的人的大脑就是传来了一种难吃的感觉。
“这玩意就是为了反人类么?”
安闲扯了扯嘴角,无奈的对恶魔果实开始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