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你这个庸医怎么还没让人打死?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的缘故让我多了多少工作?”
一个满头白发,可是身材火爆而且看上去充满活力的身影冲着一个带着绅士帽的看上去同样年老的男人发着火。
“没道理啊,按照我的推断来说,我的药应该是没问题的啊。”
希鲁鲁克擦着自己因为不小心被别人打中的眼眶,嘴里一边念叨着不可能,一边说着折不对啊之类的话语。
“你这个家伙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古蕾娃有一种干脆把这个家伙沉到海底里面算了的想法。
“来个鸡蛋么?在眼眶上滚一下能够稍微去除一些眼眶的青紫……”
希鲁鲁克的身边一只手递过来一个已经剥好了的鸡蛋。
“啊谢谢……”
希鲁鲁克下意识的接过鸡蛋,然后在自己的眼眶上滚了起来。
古蕾娃则是向后退了一步,因为眼前这个家伙她见到过,那是不久之前上岛的家伙,而且也算是最近的大海一个风头正劲的家伙,cook海上餐厅的船长。
“别那么紧张,古蕾娃医生,我是来向你请教保持年轻的秘诀的……”
安闲说着把手中的鸡蛋喂给了小乔巴一个,小乔巴两个蹄子捧着鸡蛋吃得很欢。
“哈哈,有眼光年轻人!”
古蕾娃最自傲的无疑是自己保持年轻的秘诀还有自己的医术,结果安闲一方面称呼说对了,然后另一方面还说来请教自己保持年轻的秘诀的,着就获得了古蕾娃的好感。
“那么就拜托您了,顺便我还想要参观一下您的有关医学的书籍。”
安闲可不是想要转职成为医生,而是在料理中也有被称为药膳的存在,这倒并不是说安闲不会药膳,毕竟安闲的师傅,贝仙女、凯由、罗根,这可都是大家。贝仙女吃啥补啥,曾经用砸碎粥救了一个胃不好的人,也通过料理让兰飞鸿恢复了精力,凯由熟读黑暗料理界的所有典籍,破魔八阵在一定程度上就是通过药膳和气的结合才成型的,另一边罗根的白罗家的最高奥义镇魂馒,里面就蕴含着五行,同样也可以属于药膳。只不过就像是安闲来了一个世界,必然要收集这里和厨艺有关的东西一样,能够制作药膳的厨艺自然在这个范围之内。
而且草药大多苦涩,安闲还想着能不能通过草药的料理来获得一些对于恶魔果实的料理的点子。
“你小子想要看我的医书才是真的吧?”
古蕾娃摇了摇头。
“可以么?”
“当然,医术那玩意又不是不能看,只不过你要给我多少钱,我可是从来都不做亏本的生意。”
古蕾娃一副铁公鸡的样子。
“随您开,如何?”
一听这话,希鲁鲁克坐不住了。虽然说他也是个医生,可是和古蕾娃可不一样,他要价没那么黑,而且因为手艺不行,往往治疗完了对方不打死他就算是好的了,怎么可能会给他诊费。他自己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也是买了不少医书,可以说过的日子还是比较艰难的,现在听了对面说只是看看书就能够有一笔不菲的收入,这让希鲁鲁克相当的动心啊。
“放心吧,等我看完古蕾娃医生的医书,会去您那里的。”
古蕾娃的年纪很大,将近一百多岁,就算是安闲三世为人都比不过对方,所以这种年纪下能够收集到的医书的数量是相当恐怖的,可是人有力穷时,所以安闲觉得看书这种事情,还是越多越好。
“等下,万一你骗我怎么办?”
安闲一脸无奈的看着希鲁鲁克,不知道这么一个家伙是怎么能够教导出来那么可爱的小乔巴的。
“要不你和我一起去古蕾娃医生那里?我看完了,就和你去你那里?”
“可以啊!”
希鲁鲁克死死的盯着安闲,让安闲觉得仿佛就是一块被狼顶上的猎物一样。
“那么,女士优先……”
安闲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哈哈,你小子果然上道!”
古蕾娃满意的点了点头。
“比某个庸医好多了。”
“你说谁是庸医啊!”
古蕾娃没有理会希鲁鲁克,转头看向安闲。
“小子,你来这里是有什么事情吧?”
“没错,我一个朋友想要见一下瓦波尔,所以让我过来带他过去。”
这话说的两个医生都是扯了扯嘴角。
“如果我的印象中没记错的话,这里的国王就叫做这个名字吧?”
希鲁鲁克觉得自己跟过来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是,那个国王的恶魔果实很有意思,所以我的一个朋友想要做一些实验……”
安闲的话还没有说完,希鲁鲁克就惊呼一声,然后迅速的跑到一棵树的后面,藏起来半个头,身子则是全都露在外面。
“合着这种藏法还真是你教给乔巴的啊……”
安闲下意识的吐了个槽。
“放心吧,只不过是利用他那种独特的合成能力进行一些实验而已,不会是像你想象的什么人体剖解注射一些药剂什么的。”
“真的?”
希鲁鲁克还是相当警惕的看着安闲。
“你不想让我去看你的医书,然后给你钱了么?”
“对不起,我错了。”
希鲁鲁克立即很没节操冲了过来。
“别理这个活宝。”
就算是古蕾娃都有一些看不过去了。
“我现在倒是有一些相信你的身份了,有的传言说你是某个大人物的后代,能够这么随意的绑架一个国王,看来传言还是有一些真的啊。”
“这可跟我无关,是因为我那个朋友的缘故,如果不是世界政府不好随意绑架自己的加盟国的国王,估计只要我那朋友说一声,就有无数人抢着做这件事吧。”
毕竟贝加庞克,一个科学家对于一个势力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你看北海的文斯莫克家族,通过克隆人技术在北海称霸,就算是没有国土,也能够成为世界政府的加盟国,那么比文斯莫克家族强了不知道多少倍的贝加庞克就更加不用提了。
“你那个朋友有病了,请务必告诉我!”
希鲁鲁克立即抓住了安闲的双手。
“没问题,我会告诉他有一个叫做希鲁鲁克的家伙是个庸医,让他永远不要来的。”
安闲的话让古蕾娃都笑了出来。
“你不能这样啊,小哥,那,我用我的医书换怎么样?”
这倒是让安闲有些为难了,因为安闲自己说出来的条件随便对方提,可是现在对方提出来这么一个条件,这就让安闲有一些不知所措了,毕竟以希鲁鲁克的医术,给别人治病那就真的是杀人了。
“或许可以让眼前的这个家伙成为贝加庞克的助手?”
安闲觉得可行,毕竟之后的希鲁鲁克可是研究出了一种樱花粉的染料,把整个磁鼓岛都变成了樱花色,这也算是一种研究能力了吧,而且贝加庞克应该不会这么作死的找这个家伙看病吧?
“庸医,你如果不怕死的话,倒是可以试试。”
古蕾娃人老见识多,也能够猜出来安闲说的到底是谁,所以忍不住出生提醒。
“没事的。”
安闲摇了摇头。
“我可以把你先容给他。”
安闲的回答不仅仅是让古蕾娃吃了一惊,早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子的希鲁鲁克也是相当的惊讶。
“我我……”
“希鲁鲁克先生在某些方面让我也相当尊重,毕竟您是一个立志拯救国家的人,有时候医生能够拯救一个人的性命,但是却无法拯救一个国家的性命,如果是您的话,在我那位朋友身边,或许能够给他提供一些相当不错的建议来制作一些用来救人而不是杀人的东西。”
出乎意料,真真正正的出乎意料,希鲁鲁克都没有想到安闲对于自己的评价会这么高。
“哎嗨嗨啊,没想到我的本质都已经……”
“啪!”
古蕾娃一巴掌就拍到了希鲁鲁克的头上,然后对着安闲说道。
“你认真的?”
“对,我觉得这样才能够让我那位朋友免于庸医的毒手。”
本来希鲁鲁克还是相当感动的,结果这一下子差点就翻了锅了,幸亏着这个时候也是来到了古蕾娃的树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