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料到的是,她的性,感和漂亮,让钟晓飞的心脏有点承受不住。
“啊,啊……”钟晓飞结结巴巴的回答。
“姐夫你怎么才来?人家都急死了,哼,你要是再不来,我肯定让我姐跟你离婚!”美女的娇嗔的噘起了小嘴。一边说,一边亲昵的把小手伸进了钟晓飞的臂弯。美女的左手放在钟晓飞的臂弯里,右手还拉着一个旅行包。
一缕淡淡的清香立即飘进了钟晓平的鼻子,
钟晓飞快要晕过去了。
“你……你……”钟晓飞终于可以确定对方是认错人了,因为他根本不认识这个美女,想说你认错人了,但怎么也说不出来。他心脏跳的利害。
“姐夫,愣着干什么?快接我回家啊?人家都快饿死了……”美女小鸟依人的依偎着钟晓飞,一边说,一边还摇着钟晓飞的胳膊。
“啊,啊……”钟晓飞白痴一样的啊啊了两声,还是咬着牙,“那啥,我不是……”
“你不是什么呀?”美女娇嗔着打断了他的话,“别说了姐夫,人家都累死了,快带我回家吧,喏,帮我拉行李。”把拉着的旅行包塞到了钟晓飞的手里。
美女的小手很柔很滑,被她的指尖一碰,钟晓飞的手背酥,麻酥,麻的。
“你认错人了……”虽然不情愿,但钟晓飞还是咬着牙说了出来,因为这事情瞒不过,迟早会露馅。
美女睁大了眼睛,上下下下的看着他。
在美女灼热的目光前,钟晓飞感觉自己好像没有穿衣服似的。他白痴一样的傻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