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晓飞一把就抄到了手里,当那柔柔的丝凉的小东西,握到手里的时候,钟晓飞的呼吸刹那急促。
“一定是楼上的。”钟晓飞抬头又向上看。
然后他就更激动了,他惊奇的发现,他所在的楼下,就是女神吴怡洁所居住的公寓!这个小区离着他们企业的办公大楼很近,所以企业里的同事大部分都选择在这个小区租住。
那个三楼的阳台,就是吴怡洁居住的房间,每天上班下班路过的时候,钟晓飞都忍不住的要抬头看上几眼,奢望着某一天,女神能在阳台上对自己嫣然一笑。
但这是不可能的。
吴怡洁不可能对他笑,甚至说话都不可能。
在阳台上,钟晓飞看见晾晒着同一种颜色的内*衣,上帝!难道这个小内*裤是吴怡洁的吗?钟晓飞全身激动的在颤抖。他迅速的把蕾*丝小内*裤揣到了兜里,然后左右的看。
身边没有人,没有人注意到他。他的手在兜里又摸了一把,摸着那种丝滑,就好像是在摸着吴怡洁的身体。
不管是不是,钟晓飞都决定揣着战利品,迅速的离开。
他刚要走,就听见阳台上有人喊,“哎!你站住!”
声音像是百灵鸟一样的好听。
钟晓飞全身的血都往脸上涌。
他听出来了,这个声音就是他的梦中女神吴怡洁。
钟晓飞慢慢的转身,抬头,然后他就看见阳台上站着一个美的让人心脏狂跳的女人。
美白的肌肤,柔媚的脸蛋,小巧的鼻子,明亮有神的大眼睛,睫毛长长的,嘴唇红润而性*感,乌黑的披肩长发软软的散落在胸前,白色的短袖衬衫,两只粉臂撑在阳台上,正低头看着楼下的钟晓飞。
钟晓飞仰头看着,不知道怎么的,忽然的想起了西门庆和潘金莲。
当初,西门庆路过武大郎家的门前,潘金莲坐在楼上,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支窗的小棍子掉下去,落在了高帅富西门庆的脑袋上,西门庆刚要发怒,抬头看见是一个国色天香的少妇,然后一切就都改变了。
今天自己捡到了吴怡洁的小内*裤,不知道会不会发展出一段故事呢?
西门庆是淫棍,自己虽然不是淫棍,但对淫字并不反对。
“你好,请问一下,你捡到什么东西了吗?”吴怡洁在楼上小声的问。她的表情很冷漠,也很严肃,冷冰冰的,就像她在企业里,面对身边的男人一样。
钟晓飞的心脏狂跳,仰头看着女神,“东西?没,没有啊……”他说话结结巴巴,这不能怪他,因为小内*裤就在他的裤兜里,贴着他的肌肤。撒谎的感觉并不好,另外的,吴怡洁太美了,换作别的男人也许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没有吗?可是我明明看见掉下去的……”吴怡洁很迟疑,她听见风响,看见小内*裤飘向下楼,等她冲到阳台向下看的时候,不见小内*裤,只看见钟晓飞站在楼下。
“是什么东西啊?”钟晓飞明知故问。
吴怡洁羞涩的笑了一笑,“是一条……你没有看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