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是谁?”小薇很意外。
钟晓飞还是看着小薇,深情的说,“她穿着小背心,大眼睛,白皮肤,长的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
小薇不说话了,低下头,粉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娇羞的样子,让钟晓飞心里的情绪更加的澎湃。。
“她是我见过的,最漂亮,最可爱的女孩,世界上所有的女人加在一起都比不上她。”
钟晓飞声音低沉,充满了磁性的魅力,他心里的情感如决堤江河一样的奔泻而出,这不是简单的述说,这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真情告白!虽然现在是清晨,不是风花雪月的最佳时间,但钟晓飞说出了心里一直想要说的话。这一刻,他无法自控,他的肺腑是如此真挚,任何女人都无法抵挡
小薇低着小脑袋,双手抓着沙发的扶手,娇躯在颤抖,接着摇晃,像是要晕厥。
钟晓飞闪电般把手臂伸出,搂住了摇摇欲坠的娇躯。
“姐夫……”
小薇先是挣扎了一下,但钟晓飞抱的很紧,不容她挣脱,接着小薇一声嘤咛,倒在了钟晓飞的怀里,这声嗲嗲的,娇声的,“姐夫”酥透了钟晓飞身上所有的骨头,他双手无力,几乎抱不住怀中的娇躯了,此时,时间停止,空气凝结,钟晓飞的耳朵里已经听不到任何的声音,除了小薇娇*喘吁吁。
过了一会,小薇幽幽的问,“姐夫,我很奇怪……”
“奇怪什么?”
“你这么会哄人,讨人喜欢……那你和姐姐为什么会分……嗯,没有结婚啊?”
钟晓飞的热情刷的一下就冰冷了,支支吾吾,“我和你姐,嗯,那个,那个,大家不急……大家想赚点钱,等有了房子再结婚……”拼命想出一个借口。
“又是房子跟钱……”小薇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其实也不是所有女人都在乎房子和钱的,我就不在乎,”小薇呢呢喃喃。
她的话让钟晓飞感动,“小薇,那你在乎什么呢?”
“我啊,我在乎的是有一个疼我,爱我,无论什么时候都呵护我,就像是姐夫这样……”小薇眨着眼睛。
“小薇!”钟晓飞激动了。
“姐夫,大家不能这样……”
小薇粉脸通红,眼睛好像都睁不开,呢喃的说。
钟晓飞却控制不住了,他低下头,顺着声音,找到了呻*吟的来源,那里正喷着娇*喘的气息,如兰似麝,让人如痴如醉。钟晓飞不顾一切的贴上去,用自己干涩的嘴唇吻上了湿润的香唇,香唇颤抖着,拼力的想要躲闪,但最后还是没有躲闪开,钟晓飞干涩的嘴唇瞬间得到了滋润,小薇的嘴唇温软湿润,香涎醉人,在她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之前,钟晓飞伸出了舌头,准确的钻进了她的口腔中。
“唔。”
小薇反应过来了,身体触电一样的颤抖,两只小手抓在钟晓飞的胸口上,想要推开,但太无力了,只能拼命的槌打钟晓飞的胸口,一点都不痛,甚至都没有感觉,钟晓飞继续的进攻,舌头在小薇的口腔里肆意的游*走,贪婪的汲取香涎。
“嗯。”
小薇发出了呻*吟,小手在钟晓飞的胸口不住的捶打,大腿扭*动,小蛮腰不停的摇摆,像是想要摆脱,但是她的娇躯却没有退缩,反而向钟晓飞贴了过来。
钟晓飞舌头翻卷着,找寻着小薇的香舌,好几次将要咬住,都被逃脱了,钟晓飞很有耐心,一边吞咽小薇香甜的口水,一边找寻着机会。
机会很快就来到,当钟晓飞腾出了另外一只手,偷偷的滑到小薇的小屁股,轻轻的一握,小薇剧烈的颤抖,小舌头却无法再闪躲,被钟晓飞猛地一下吸住,然后开始贪婪的挑逗和吸*吮……
正浑然忘我的时候,情形忽然急转直下,小薇的鼻子间发出了低沉的哀鸣声。
钟晓飞大吃了一惊,惊醒了过来,赶紧松开了小薇的小嘴,关切的问:“小薇,怎么啦?我弄疼你啦?”
小薇紧紧的咬着香唇,粉脸通红,两只大眼睛狠狠的瞪着钟晓飞,眼角挂着两滴晶莹的泪水。
钟晓飞焦急问:“怎么了。你说话啊?”
“你还问?!”小薇突然用力推开了钟晓飞,钟晓飞差点从沙发上摔下去,小薇从床上跳下,小跑进了卫生间,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钟晓飞知道自己做了一件大错误,冲动是魔鬼,现在钟晓飞就成了魔鬼,他擦擦嘴边的唾液,跳下沙发,诚惶诚恐的来到卫生间门边,小声问:“小薇,你没事吧?”
“滚开!”
小薇在卫生间里面大叫。
钟晓飞没有滚开,而是心惊胆战的站在卫生间的门口,等候小薇出来。
现在,钟晓飞像是一个犯人,等待审判。不过他并不悔恨,他脑子非常的清醒,因为他真的是喜欢小薇,刚才那一刻的冲动,就是情感的爆发,他不在乎别人怎么说他,他在乎的,是小薇生气不生气。
好久,小薇才从卫生间里走出来,她瞪着大眼睛,狠狠的瞪着钟晓飞。
钟晓飞心虚的低头。
“小薇,我,我……”
“你什么?哼,哼,哼。”小薇连续的哼了三下。
这时,手机忽然响了。
忽然响起的音乐把钟晓飞和小薇两个人都吓了一大跳,小薇小跑进了卧室接手机,“喂,吴姐姐吗?嗯,我好了,我马上就下去。”
原来是吴怡洁,她开车来接小薇上班了。
钟晓飞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感谢吴怡洁这时打电话,不然他真有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以后不许再这样了!”小薇凶巴巴的对钟晓飞说了一句,甩了一下长发,下楼了。
钟晓飞站在原地,呆呆的,心说,啊?这样就完了?
原本他还准备接受小薇更加严厉的惩罚呢!
有点不能相信,钟晓飞冲到窗台,拉开窗户,伸长了脖子,探头向下面看。
他看见一辆红色的小轿车正停在楼下,进口的,外型时尚,对于这辆小轿车,钟晓飞一点都不陌生,因为它的主人就是大美女吴怡洁。钟晓飞伸长脖子向下看的时候,红色小车的车窗滑下了一半,一张绝美的俏脸正从里面探了出来,戴着墨镜,向外张望。
啊,是吴怡洁。
钟晓飞的口水又在齿颊间打转。
“怡洁姐!”小薇下了楼,娇嗲的叫了一声,开门钻上了小轿车。接着,小轿车就离开。
两个大小美女走了,钟晓飞站在窗台,还是呆呆的看着。
一会,他返回沙发,一屁股坐下,沙发上还残存着小薇的淡淡体香,想到刚才的旖旎和销*魂,钟晓飞很硬很硬。喝了一口谁,重新躺上,蒙头盖住丝被,心说钟晓飞啊钟晓飞,你可真不是一个好人,对小姨子居然起这样的心思!
右手向枕头下一摸,轻轻的抽出了那条黑色的性*感蕾*丝小内*裤。不能亵渎小姨子,那就亵渎吴怡洁吧。
钟晓飞轻轻的摊开小内*裤,包住了硬硬的下*体,然后右手开始轻轻的套动,闭上眼睛,感觉真的美妙极了,兴奋而又刺激,脑子里面还幻想着美丽的吴怡洁在面前一丝不挂,风情万种……
忽然,耳朵响起震耳的音乐,钟晓飞先是迷糊,接着才明白,是自己的手机在响。
钟晓飞不想接,继续沉醉在亢奋中,但手机音乐固执的一直在响。
这完全的破坏了他的情绪。他无法心无旁骛的继续。
没有办法,他只能停下套动的手,硬生生的将自己从刺激兴奋的幻象中拉回来,趴着身子,生气的从桌子上抓过手机,先看了一眼,发现是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喂?找谁啊?”钟晓飞几乎是在吼,他的怒气伴随着欲*火,几乎无法抑制。
手机那头久久的没有人说话,直到钟晓飞准备挂断。
“晓飞?”一个甜润的,遥远的,已经尘封在记忆里的声音忽然的在手机那边响起。
钟晓飞愣住了,全身每一寸的肌肤,每一个细胞,都在这一刻凝固了,他趴在沙发上,保持着接电话的姿势,整个人像是变成了一尊雕塑,他脸上的表情混杂着惊讶,激动,或者是恍惚,因为他不敢确定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
这个声音,好多年没有听见过了。原以为不会再听见了,没想到忽然的又在耳边响起。
钟晓飞的欲*火和怒火,潮水一样的退去,他趴在沙发上,张口结舌的对着手机,脑子里面空白一片。
“你,你……”钟晓飞的舌头在口腔里面打转,说不出完整话。
“你还好吗?”甜润的声音淡淡的问。
“好,好。”钟晓飞点头如捣蒜,他的心跳在加速,他的声音是颤抖。
“这么早,没有打搅你吧?”甜润的声音悠扬的像是乐曲。
“没有,”钟晓飞吃力的点头,他的脑子终于理出了头绪,终于可以说出一句完整话了,“……小冉,你好。”
李小冉,一个本以为过去,早应该忘记,却深深埋藏在心里,忽然冒出来的名字。
“我不好,”甜润的声音淡淡的回答,像是受到了什么委屈,
钟晓飞心潮澎湃,他的眼前仿佛出现了一个画面:李小冉撅着小嘴,粉脸寒霜的站在学校的门口,钟晓飞围着她前后左右的笑,给她讲各种的小笑话,扮鬼脸,学狗叫,逗她开心,最后李小冉总会破涕为笑……
“为,为什么,出,出什么事情了?”钟晓飞结结巴巴的问,他的脑子现在很不清醒,忽然听见老情*人的声音,他思绪完全被打乱,尘封的记忆潮水一样的淹没了他。
“我妹妹不见了,家里人很着急……”李小冉轻叹。
钟晓飞醒悟了过来,原来李小冉是为小薇来的。
“你看见她了吗?”李小冉问。
“小薇,小薇她在我这里……”钟晓飞支支吾吾的回答。说完这句话,他屏气凝息的倾听着手机那头的声音,他在想,不知道李小冉会不会生气?毕竟小薇到钟晓飞家里已经好几天了,钟晓飞并没有通知小薇的家人,有窝藏的嫌疑,另外,如果李小冉知道小薇跟钟晓飞共住在一个房间里,不知道会怎么想?钟晓飞心里有一种犯罪的忐忑。
李小冉没有生气,声音依然甜润,“她真的在你那里,那就好,嗯,她没有给你添麻烦吧?”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钟晓飞摇头像是拨浪鼓。
“谢谢你,小薇很任性的……”李小冉轻叹,“我爸妈管不了她,我也管不了,她这一次离家出走,虽然一直同我通电话,但小妮子很狡猾,始终不肯说自己究竟在哪里?我很担心,不过当知道在你那里后,我就放心了……”
钟晓飞很感动,同时也有点惭愧。
“只是麻烦你很过意不去……”李小冉甜润的声音带着歉意。
“不麻烦,一点都不麻烦,”钟晓飞赶紧辩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