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两个人无言。隔着手机,相互的倾听着对方的呼吸声。
钟晓飞脸色通红,心跳加快,李小冉不但是他的老情*人,还是他的初恋,两个人一起度过了大学岁月,有无数美好销*魂的回忆,虽然最后分手了,但彼此留下的印记太深刻,谁也无法抹掉。钟晓飞一直竭力的想要忘记这段感情,但是,当再一次的听见李小冉甜润的声音时,他发现,他构筑的心防城堡竟然这么的不堪一击,在这一刻,他激动的不能自己。
“这几天我有点忙,嗯,下一个星期,我会去海州。”一会,李小冉幽幽的说。
“欢迎。来前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钟晓飞的心脏砰砰乱跳,他一点也不怀疑李小冉美丽如昔。
“嗯,大家有两年多没见面了吧,你说话还是老样子,一点没变。”李小冉微笑的问。
“你也没变,”钟晓飞感慨的说,”声音还是那么好听……”
李小冉沉默了一下,幽幽的说,“是啊,已经好久好久了。要不是佳佳跟我说起,我还以为你都结婚拉。”
钟晓飞这才明白,怪不得李小冉打来电话,原来是徐佳佳告诉她的。
“家穷人丑一米四九,哪个女孩瞎了眼,愿意嫁给我呀?”说了这么久,钟晓飞终于可以说出一句笑话了。
“肯定是你女朋友太多,挑花眼了吧?你现在还在TY企业吗?”李小冉微笑。
“嗯,想跳槽没胆量……你呢,你现在在哪工作?”
“我在广州……”
“那么远……”钟晓飞有点惊讶,他没有想到李小冉居然会去广州工作。
“一个朋友在广州开企业,我给她帮忙。嗯,女朋友。”李小冉说完又补充了一句。这是一个明显的讯息,不管她说的是真是假,她这么急着澄清,说明她怕钟晓飞误会,对钟晓飞还是有些想法。
“哦。小冉,这些年……你过的怎么样?”钟晓飞支支吾吾的问。
“还行吧。”
“你……还是一个人吗?”钟晓飞的心脏砰砰乱跳。
“一个人,人老珠黄,没有人愿意要我……”李小冉笑。
钟晓飞也笑,笑的很虚伪。
接着,又是沉默,两个人好像有很多的话想说,但偏偏又无话可说。直到钟晓飞在手机里听着一阵嘈杂声,像是有人在呼喊李小冉的名字。
“好了,同事催我呢,我先挂了,回头我再跟你聊。”
“好。”钟晓飞昏头昏脑的说,“我等你电话,拜了。”
”拜。”
挂了电话,钟晓飞趴在沙发上呆呆,有一分钟的时间,动也没有动,整个人像是傻了一样,耳朵边萦绕着李小冉甜润的声音,脑子里回想着过去的甜蜜往事,一时间仿佛回到了过去。
一分钟之后,钟晓飞猛地跳了起来,因为他想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不知道徐佳佳那个疯婆子,都跟李小冉胡说了些什么?不行,必须打电话问一个清楚。
钟晓飞果断的拨通徐佳佳的手机。
但一直没有人接。
“疯婆子……”钟晓飞急的想骂。
终于,手机通了。
“干嘛干嘛?”徐佳佳在手机那头懒洋洋的说话,“死人头人家在上班,想害我丢工作是不是?”
钟晓飞没好气的说,“丢就丢了,每天跟着一头肥猪有什么意思啊?”徐佳佳的老板是一个中年大胖子,姓郑,长的跟猪似的。
徐佳佳很奇怪,“吃药了你?这么冲?”
“我问你,你都跟李小冉说什么了?”
徐佳佳哈哈的大笑了起来,“原来是因为这个啊,怎么了,她打电话给你了吗?”
“你别管,你就告诉我,你都跟她说什么了?”钟晓飞还是追问。
“怎么?做贼心虚啊?怕我把你的丑事抖了出来?”徐佳佳还是在大笑。
“你快说啊?”
“好啦,你不要着急,我告诉你,”笑完之后,徐佳佳想了一下,“我告诉小冉,小薇在你那里。”
这个不意外。
徐佳佳接着说,“我还说,小薇暂时的住在你家里,你还帮小薇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
这个就让钟晓飞有点担心了,因为李小冉有可能会误会。
“就这么简单?”钟晓飞有点怀疑,以徐佳佳的大嘴,估计不会只说这些。
“还有,我告诉李小冉,说你是一个大色*狼,她妹妹正处在危险之中……”
钟晓飞无语,脸上的汗,刷的一下就流出来了,咽了一口唾沫,怒斥道,“疯婆子,你怎么能胡说八道呢?我是那种人吗!”
“你就是那种人!”徐佳佳又大笑起来。过了一会,才说:“死人头,你可真不经逗。我跟你开玩笑的,放心拉,我没说你的坏话,只是跟李小冉说,她妹妹在你那里。”
钟晓飞收住了火气,半信半疑的问,“真的?”
“不相信拉倒!”徐佳佳没好气的说,“再说了,我听李小冉的口气,她很信任你,我和她妹妹和你住在同一个房间里,她居然一点都不怀疑,唉,她还以为你是从前的那个纯洁少年呢!”又大笑了起来。
“我难道不纯洁吗?”钟晓飞装糊涂的问。
“啊呸,你要是纯洁,世界上就没有不纯洁的人了!上学的时候你确实挺纯洁的,只不过现在越变越坏……”
钟晓飞无语,不是他变了,而是社会变了,纯洁的人,在这个残酷的社会是没有办法生存的。
徐佳佳又歇斯底里的大笑了两声,突然想起来似的说,“哎呀,不好,老板让我做的事还没做完呢,死人头,都怨你,这月奖金要是没有了你得赔我,好了,不跟你说了!”啪的挂断了手机。
阳光刺眼,已经是上午的九点多,钟晓飞坐在沙发上,竟然有点乱了方寸。
李小冉下一个星期就要来,他该怎么面对这个旧时的老情*人?小薇呢?她姐姐要来的事情,应不应该告诉她?
中午,钟晓飞在湘南餐厅吃饭,快下班的时候,他给小薇打了一个电话,小薇嗲嗲的说,中午她和吴姐姐在企业食堂一起吃,不用管她了。钟晓飞摸摸鼻子,一个人到餐厅来了,他没有跟小薇提她姐姐的事情。
坐下要了两个菜,默默的吃,心情有点烦躁,李小冉下一个星期就会来海州,对钟晓飞来说,既期待又害怕,期待的是能见到老情*人,害怕的是失去小薇。两者比较起来,好像后者他更担心一些。
就像是一场审判,每过一分钟,就意味着开庭的时间逼近了一分钟。钟晓飞必须在开庭之前,把所有的一切都准备好。
餐厅里突然掀起了一阵骚动,客人们纷纷的伸脖子张望,钟晓飞随着大家的目光看去,只见一位风情万种的绝色大美女款款走出餐厅的包厢。钟晓飞愣了一下,心说她怎么在这里?
这大美女不是别人,正是李三石的老婆熊慧林。
熊慧林在,李三石当然也在,他就走在老婆的身边。早上在办公室里,这夫妻两还形同仇人,只半天的工夫,两人就和好如初,亲昵甜蜜,看着餐厅里面的客人,人人羡慕。
桃腮杏脸,肤如凝雪,眼荡横波,杨柳腰纤,熊慧林的风采令餐厅里的客人都屏住了呼吸,张口结舌的看着她。钟晓飞抿了一小口红酒,眼神也集中在这位风华绝代的尤*物身上,心里暗暗的惊叹,同时也妒忌,愤恨:这么一个绝世佳人,竟然是李三石的老婆,老天爷太他么的不公平了。
本以为这对夫妻会骄傲的离去,没想到他们竟然朝钟晓飞走了过来。
“想不到在这遇见你。”李三石微笑着,伸手和钟晓飞握了一下。
钟晓飞赶紧站起来招呼,“是呀,真巧,李经理,嫂子请坐。”转头喊:“服务员!”想添点酒菜。
李三石满面红光,嘴上还飘着酒气,摆了摆手,道:“晓飞你别客气了,大家已经吃过了。”
“那喝杯红酒吧。”
钟晓飞热情的拉着李三石的胳膊,现在,李三石是他的顶头上司,这一次升职多亏了李三石的帮助,虽然对于李三石的诡异笑容还是有点怀疑,但升职毕竟是确定的事情,这一点上,钟晓飞应该对李三石有所感激。
“酒也不喝了,”李三石摆着手,“就有一个事情跟你说,说完我就走。”拉开椅子坐下。
钟晓飞赶紧又招呼熊慧林,“嫂子,你也请坐。”
“喊我慧琳就行,嫂子嫂子的显老。”熊慧林轻瞟了钟晓飞一眼,娇笑中眼波如烟,那一瞟的动人风情与昨天在办公室里凶神霸道的悍妻形象截然不同,也许是喝了不少酒,她粉脸潮红,神态妩媚,美得让钟晓飞的心脏砰砰直跳。
美女销*魂,这句话真的没有错。
“哦,好的好的。”钟晓飞应承着,他绝对不敢称呼她为慧琳。
接着,钟晓飞招呼服务员,添了两个杯子,要了一瓶红酒。
在服务员上酒的空隙,大约是喝多了,李三石尿急,站起来跟老婆小声说了一句,然后匆匆的向卫生间走去。
他走路的姿势像是一头猪,钟晓飞一直这么认为。
现在,餐桌上只剩下钟晓飞和熊慧林两个人。
钟晓飞朝熊慧林微笑,眼睛自然而然的落在熊慧林的身上。
熊慧林乌黑的长发随意的盘在头上,用一直粉色的夹子夹着,钟晓飞特别有注意到,她夹秀发的夹子经常会变换,比如昨天她使用的就是一支黑色的夹子,今天是粉色,在不同的场合不同的地方使用不同的夹子,同时配合心情和天气,相信昨天的黑色和今天粉色,一定分别代表了她不同的心情。
这样的巧思匠心令人折服,只是这种太过细微的变化,除了钟晓飞,还有谁会注意?
钟晓飞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神秘的笑容。
当然,最让人惊艳的不会是她的夹子,像熊慧林这样的大美人,她的美貌和穿着才永远是人们瞩目的第一焦点。
熊慧林今天穿着一件黑色的细肩带洋裙,两条细细的黑色吊带挂在她藕白圆削的粉肩上,粉肩白的耀眼,吊带黑的透亮,前面虽然是一字平领,但领口很低,可以清楚的看见两座丰满圆弧的高*耸,腰线紧贴修身,把熊慧林的完美S形身材完美表现。
而裙子的长度也很适中,刚好的盖过膝盖,露出藕白的两截小腿。一般来说,过短的裙子有失*身份,过长的裙子则会失去性*感,熊慧林就很好的把握的这个尺度,她看起来,既有贵妇的尊容,也有时尚的性*感。还有,最重要的一点,穿这种细肩带洋裙的女人,胸部必须有货,足够高足够挺,才能撑起裙形;而且不能穿乳罩,因为穿乳罩又破坏裙子的外形美观。
钟晓飞只看了一眼就非常的肯定熊慧林没有穿乳罩,只是,她有没有没穿内*裤呢?。
钟晓飞还注意到,熊慧林的纤纤玉手上挂着一条精美的钻石手链,手链在餐厅里柔和的光线下,依然闪出耀眼的光芒。
只有这样的纤纤玉手,才能配上这条钻石手链,这样的钻石手链价值起码在几万以上吧?钟晓飞暗暗叹息:要想得到美丽的女人,就必须有钱;要想让美丽的女人开心,就必须要有更多更多的钱,起码要像李三石一样有钱。
不然是得不到像熊慧林、吴怡洁这样的大美女的。
想到这一点,钟晓飞又很黯然,因为就目前看来,他好像不是一个有钱人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