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什么?”钟晓飞没听清楚小薇说什么。
“你看我这一件新裙子……”小薇一边说,一边从桌子提过了一个手提袋,那是某个名牌大商场的手提袋。小手一抖,从里面取出一件白色的裙子,往自己身上一比划,“姐夫,漂亮不?”
“漂亮!漂亮!你自己买的?”钟晓飞吞了一口口水,眼睛完全的盯在小薇的粉脸上。对裙子只是随便的瞥了一眼。
“当然不是啦,是吴姐姐帮我买的,好贵的哦!姐夫,我可没钱啊,明天你帮我还给吴姐姐。”听到钟晓飞的赞美,小薇的眼睛笑成一弯新月。
钟晓飞的心跳在加速。“好,姐夫帮你还,多少钱?”他满口答应,感觉有这样漂亮的小姨子天天陪着自己,自己是多么幸福的姐夫啊?
“呃……呃……加上鞋子,一共九千三。”小薇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一个数字。
“咳……咳。”刚喝进喉咙的茶水差点被喷了出来,钟晓飞放下茶杯,咳嗽了两声,揉了揉嗓子,怀疑的问:“你说多少钱啊?
小薇伸出尖尖的小指头,比划着,“九千三!”
“哦,哦,”钟晓飞咽了一口唾沫,“好的,我明天就还给吴秘书……”心说吴怡洁果然是高消费的美女,小薇跟着她出去逛街,花钱肯定不会少,看来自己以后一定要加倍赚钱,这样才能供养美女啊!
“姐夫你太好了!”小薇从沙发上雀跃起来,娇笑的抱住钟晓飞的胳膊。她少女特有的体香弥漫钟晓飞的鼻息,一双粉嫩无敌的小脚丫放到了钟晓飞的大腿上,来回的乱蹬,只一秒钟,钟晓飞的身体就有了反映。
没办法,他是热血男儿嘛。
钟晓飞从来没有见过从来没有如此完美的小脚。上帝啊,这简直就是一双凝聚天地灵气的玉足,一双完美无瑕的小脚。他的眼睛死死的盯在十只粉红如玉的脚趾头上,脑子里一片空白。
“干什么呀姐夫?”小薇歪着脑袋好奇的笑。
“小薇,”钟晓飞咽了一口唾沫,“你脚累了,我帮你揉一揉好不好啊?把脚揉热了,你晚上睡觉才舒服。”
“不好!为什么要揉我的脚!”小薇不同意。
不过也没有强烈的反对。
这就是默许。
钟晓飞又咽了一口口水,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慢慢的伸出了双手,将小薇的一双小脚丫子小心翼翼的握在手心里。啊,没有一丝异味,没有一点的粗皮、那种感觉就像是握住了一件光滑柔软的珍宝。钟晓飞忍着心里的欲*火,仔细的为她揉起来。
圆润光滑、柔若无骨,钟晓飞的口水又在齿颊间打转。
“哎呀,好痒,我不要你揉了”小薇小脸发红,秀眉轻皱,想要把玉足抽回去,她大概没想到小脚如此敏感,钟晓飞只轻轻的摸了几下,十个粉红可爱的小脚指头立即红蹦乱跳起来,似乎是不堪忍受钟晓飞的温柔。
“不行,还没有揉完呢!”钟晓飞一本正经,心里却在笑,心想这个时候不揉?门都没有!这么销*魂的小脚,有机会一定要揉!
“难受死了……不,姐夫,你快放手。”
小薇奇痒难忍的样子,嚷嚷的叫着,两只小脚在钟晓飞的怀里乱蹬。
“马上就好了。”钟晓飞好不容易把其中一只脚丫抓在手心里、看着晶莹剔透的玉足,他有一种想咬上一口的冲动。
“哎呀,姐夫……那……那你别揉脚心,只揉脚背就好了。”小薇娇羞极了,不过挣脱不了,只好提出了一个基本的要求。她眼睁睁的看着钟晓飞把玩她的小脚丫,双臂撑在沙发上,娇躯随着钟晓飞的手动而乱扭乱摇。
“好好好。”钟晓飞装模作样的答应,大手在小薇的踝关节和小脚趾头上轻捏,这回,他没有捏小薇的脚心。小薇的挣扎不那么强烈了。
看到小薇星眸微闭,有点舒服的样子。钟晓飞心里好笑,忽然的把小薇的一条小腿托起,揉捏起她的小腿,小腿藕白新嫩,捏一下好像就能捏出水。
“哎呀……姐夫……”
小薇全身颤抖,撑在沙发上的双臂发软再也支撑不住,整个身体瘫倒在沙发上。
钟晓飞得寸进尺,继续在小薇粉嫩的小腿和脚丫子上揉捏,他的动作很温柔,接着,把小薇的整条大腿都高高的举起来,小薇惊呼了两声,星眸张开,但很快又微闭,小嘴里哼哼丫丫,开始有点享受了。
“怎么样?舒服吧?姐夫是学过按摩的。”钟晓飞一边眯着眼睛笑,一边双手齐上捏着小薇的脚后跟,手指还在小薇的十个小脚趾头上来回穿梭,把小薇舒服的痒痒的受不了,娇*喘一阵一阵的。
看见差不多了,钟晓飞低下头,他的脸离小薇的小脚越来越近,鼻子都嗅到了那一股清香。小薇真香,也脚丫子都是香的!
钟晓飞咽了一口的口水,看着红嫩的脚心,实在是忍不住了,偷偷的看了小薇一眼,见小薇星眸微闭,还陶醉在舒服中,于是他伸出舌头在小薇的脚心偷偷的轻舔了一下,啊,有一种清凉冰爽的感觉。
“呀!”小薇蓦的睁开了眼。
钟晓飞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不管小薇怪异的眼神,张开大嘴猛的把整排诱人的粉红的脚趾全部的都含进了嘴里,并大口吸*吮起来。
“啊呀姐夫……你干什么?”小薇像是遭受了电击,用力把小脚丫缩回去,挣脱了钟晓飞双手的掌握,整个人从沙发上弹跳了起来,大骂:“姐夫你是猪呀,什么都啃!?”
钟晓飞还保持着为她揉脚的姿势,嘴里大笑:“真是没见识!你不知道用嘴揉脚,是现在最流行的吗?”
“流行你个头!哼哼哼!你吃我脚丫子……我……我不理你了。”小薇气鼓鼓的跳下沙发,套上鞋,往卫生间去了。
钟晓飞坐在沙发上看着她的背影,手上还存留着她的温香,整个人都有点痴了。“唉,要是我能她……”钟晓飞的脑子里面心猿意马的胡思乱想,但同时有另外的一个声音在警告他:“小薇是小冉的亲妹妹,你要是和她有什么关系,小冉一定不会放过你!”
想到李小冉,钟晓飞的混沌的脑子里面立即清醒了许多,现在,李小冉已经知道了小薇的消息,而且下一个星期就会到海州来,到时,钟晓飞要怎么对面?而且,这个事情瞒不过,他迟早要跟小薇说,只是小薇会怎么反应?她对她姐姐的到来会欢迎吗?
真希翼时间停止,永远和小薇在一起。
钟晓飞坐在沙发上,有点无奈。
手机忽然的响了。把精神恍惚的钟晓飞吓了一跳,抬头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的十点半,不用看,他也知道这个电话是谁打来的。
“南哥!”钟晓飞接通了电话。
南哥是钟晓飞的好朋友,好哥们,以前也在TY企业,曾经是TY企业炙手可热的人物,但因为一次基金操作的失败,南哥给企业造成了损失,所以被解雇了。那会,钟晓飞才刚进TY企业,是一个新人,南哥是他的顶头上司,对他很照顾,南哥被解雇的时候,钟晓飞哭着稀里哗啦。
一转眼,两年都过去了,现在的南哥不再是职业经理人,而是一个酒吧的老板。
他的酒吧在邮政大楼附近,那块,是酒吧一条街。
每隔几天南哥就会给钟晓飞打电话,请他去喝酒。有时是钟晓飞自己主动的溜达过去,总之,两个人的关系非常的铁,在这个钢筋水泥人情单薄的大都市里,这样的兄弟情义让钟晓飞很温暖。
“起床了,来陪哥喝酒!”南哥哈哈大笑,沙哑的嗓音在手机里面响起。
“哦。马上就到。”钟晓飞答应。
南哥也不再废说,啪的就挂断了手机。
钟晓飞打了两个哈欠,套上鞋子。
“小薇,姐夫有事情出去一趟,你关好门,早点睡啊!”小薇还在卫生间里,不知道在洗着什么,钟晓飞走到卫生间的门口叮嘱。
卫生间的门开了,小薇从里面探出小脑袋,怀疑的问,“这么晚了,你干什么去啊?”
“南哥叫我去有点事情。”钟晓飞老实的回答。
“南哥?”小薇眨着眼睛,她第一次听见这个名字。
“嗯,我的老大,好朋友。”钟晓飞简单的说明了一句,眼睛在小薇的粉脸上一扫,目光下移,可惜房门挡住了小薇胸前的高*耸,他什么也看不见。
“那好吧,不过姐夫你要早点回来!”小薇很乖巧。
“一定。”家里有这么一个小姨子时时关心,钟晓飞的骨头都要酥了。
精神抖擞,下楼离开。海州的夜晚天气闷热,没有一丝风,有一种让人快要窒息的感觉。
钟晓飞出了小区,在街边的一家便利店买了一罐冰震可乐,掀开易拉盖,先仰头狂喝一口,然后摆手招停了一辆出租车。“帝豪酒吧。”他跟司机说。
出租车沿着大街向西面驶去。
五分钟后到了目的地,钟晓飞下了出租车,将手里喝空的可乐罐塞进街边的垃圾桶,跟在一帮年轻人的身后,走进了帝豪酒吧。
整个酒吧已经是人满为患,一走进酒吧,首先感受到的就是那种令人血液沸腾的摇滚音乐和光怪陆离的灯光,耳朵和眼睛都处在一种强烈的刺激中,然后就看到黑压压的一片人头和随着音乐在扭*动的人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