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晓飞立即兴奋了,他闻到的不仅是酒气和汗味,还闻到了青春的叛逆和躁动。看着众多的美女身穿单薄性*感的衣裳在人群中扭*动,钟晓飞的心里有一股很原始的欲*望想要发泄,他随着音乐摇滚了几下,和两个衣着暴露的美女挤眉弄眼,随后就穿过了摇滚大厅,“帅哥,别走啊?请大家喝一杯吧?”两个美女对钟晓飞很有兴趣,她们媚笑着,用眼神挑逗着钟晓飞。
“OK!等我回来。”
穿过拥挤的摇滚大厅,向右一拐,推开最里面一间包厢的门,这个包厢是南哥的专用包厢,一般情况下,南哥都会在这里喝酒。一阵熟悉的大笑迎接了钟晓飞,南哥坐在包厢的沙发里,正左拥右抱的搂着两个小美女,上下的其手,看见钟晓飞走进来,也没有收手的意思,只大笑了两声。
两个美女娇嗲嗲的浪笑着,在他的怀里蛇一样的扭*动。
南哥身材中等,三十多岁,长的有点像电视明星黄海波,就是演猪八戒的那个,相貌中等偏下,长头发,胡子拉碴,一点都不帅,瞪起眼睛的时候,却很凶,而且打架利害,附近街上的地痞混混都对他敬畏三分,一般不敢到他的酒吧里面捣乱。如果不跟别人说,谁也不会相信他是财经名校毕业的高材生。
南哥在TY企业打拼了几年,为企业赚了不少钱,如果不是出了意外,他现在最少也是一名职业经理,虽然他被TY企业解雇,不过他还是依靠着在TY企业工作几年的积蓄和他个人的能力,在股市里面赌了一把,赚了一笔,然后买车买房,又开了这一间的酒吧,现在的南哥算是一个成功人士了,唯一的遗憾,就是还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老婆。“大丈夫何患无妻?”南哥满不在乎,除了经营酒吧,他空余时间不是喝酒就是泡女人。酒色两个字,就是他生活的全部。
面对包厢里面的春*光,钟晓飞见怪不怪,把包厢的门关上,然后一屁股坐下,拿起茶几上的一大杯啤酒,仰脖子就喝。
“给我兄弟倒酒!”南哥的手终于从两个美女的短裙里抽了出来。
两个小美女立即给钟晓飞满满的倒了两个大杯。钟晓飞拿起来,和南哥碰了一杯。接下来,两个人你一杯我一杯的碰杯,南哥把一个小美女推到钟晓飞的怀里,钟晓飞也不客气,抱住了一阵的乱摸。这两个小美女虽然是俗货,不能和吴怡洁、李小薇相比,但也算有几分姿色,而且胸大皮肤白,表情妩媚,骨头软软的,揉起来特别的舒服,是钟晓飞喜欢的类型。
或者说,大部分的男人都喜欢这种类型。
两个小美女一个叫小芳,一个叫燕子,当然,这都是艺名。她们两个是酒吧新来的三陪女,南哥和钟晓飞的谈话就从两个小美女身上聊起。
“晓飞,今晚别回去了,让燕子陪你,包你爽。”南哥打着酒嗝,
“不用了,明天还要上班。”
听到上班,南哥淫*荡的笑了,“晓飞,还惦着吴怡洁呢?”
钟晓飞也笑,然后在燕子的大*胸上狠狠的摸了一把。燕子咯咯笑,蛇一样的缠在钟晓飞的身上。
“晓飞,别想了,”南哥今晚喝的有点多,舌头大,“吴怡洁是仙女,一般人是得不到的,你也知道,当初我对她也有意思,为了她,我没少加班,跟在她的屁股后面屁颠屁颠的转,可一点用处没有!那小妮子眼高的很,我听说,李三石都对她有意思呢……”
李三石是TY企业的首席职业基金经理人,在TY企业,除了董事长杨天增,就属他的实权最大。说到李三石,钟晓飞的眼前立即闪过了一张狡猾的脸,李三石的脸上永远都带着狡猾的笑容,永远都让人猜不透他的心里究竟在想着什么?年纪不到四十,但已经为TY企业创造了惊人的利润,在期货和股票市场上呼风唤雨,企业也给了他丰厚的佣金。他住别墅,开豪车,老婆更是公认的大美女。
TY企业美女如云,佳丽遍地,企业里的男性同事包括钟晓飞在内一致认为,如果说吴怡洁是海州市的第一美女,那李三石的老婆熊慧林绝对排名第二,凭良心讲,熊慧琳的美丽和性*感并不在吴怡洁之下,只是因为她已经结婚了,所以才委屈的排在了第二。
拥有财富和权利,并抱得美人归的男人总是令人羡慕和妒忌,所以,李三石是企业男人的楷模。很多的人都梦想着能像他一样在TY企业取得成功。
钟晓飞对李三石一点都不喜欢,甚至非常的讨厌,因为李三石阴险毒辣,当初南哥被迫离开TY企业,就有李三石的原因。李三石觊觎吴怡洁,这一点倒不意外,企业里面的男人,大约没有人不觊觎吴怡洁。这是男人的本性。
“南哥,你还追过吴怡洁啊?跟我说说?”钟晓飞笑着问。
南哥大笑,“我当然追过,企业里面的美女每一个我都追过,什么送花了,写情书了,怎么肉麻我怎么干,当初我只所以加入TY企业,除了TY企业待遇好,福利好,另外一个吸引我的就是企业里面的美女!我草,我当时就想,这哪里是基金企业啊?这分明就是模特企业!这样的企业,只要管吃管住,白干都行!”
南哥是财经名校的高材生,以前在TY企业的时候,说话文质彬彬,但自从离开TY企业,开了这家酒吧之后,他说话越来越直接,动不动就是我草,而且说的非常的爽,充满了江湖的豪迈之气,连带着钟晓飞也受了影响,有时候忍不住也会蹦出一句,“我草!”
“你小子到企业的时候,是不是跟我同样的想法啊?”南哥问钟晓飞。
钟晓飞无耻的点头,南哥又大笑,两个人碰了一杯。
燕子和小芳咯咯都笑成了一团。
“南哥,还记得李小冉吗?”喝了两杯之后,钟晓飞忽然问。
南哥愣了一下,然后就笑了,“记得,当然记得。她是你的马子啊,她来海州的时候,还是我带她去见你的呢,多漂亮的一个女孩啊,可惜你不理人家,走的时候,她哭的很伤心,唉,你小子心肠也够硬的,换我肯定舍不得让她走……”
钟晓飞默然,每提到李小冉,他心里就有一种的痛。
“怎么?良心发现又和她旧情复燃,勾搭上了?”南哥饶有兴趣的看着钟晓飞。
“不是,就是忽然想起她了。”钟晓飞撒了一个谎,然后一仰脖子,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他没有告诉南哥李小冉的妹妹李小薇的事情,本来话到嘴边了,但想想,临时又咽了回去。
“你呀,就是嘴硬,其实你一直喜欢她。”南哥笑。
钟晓飞还是默然。
这时,包间外面忽然传来一阵的嘈杂,听见有人在大声的叫嚷,“老板呢?让你们老板出来!……”与嚷嚷声伴随的还有密集的脚步声和拍门声,声音由远而近,好像是有人正在猛烈拍打隔壁包间的房门。其间,听见有人在劝,“刘少爷,你找错了,大家老板不在这间……”是酒吧的服务生。
“南哥,有人闹事!”小芳和燕子同时说。
南哥很淡定,他把杯里的半杯酒喝完,对钟晓飞一笑,”你慢慢喝,我出去一下。”放下酒杯,站起来大步向外面走。
钟晓飞跟了出去。傻子都知道,外面有人闹事,作为兄弟肯定不能袖手旁观。酒吧是一个是非之地,打架很平常,自从南哥的酒吧开业以来,几乎每一个星期都会发生一场打斗。酒吧作为战场,当然会遭受池鱼之殃。南哥很大度,通常不会跟这些年轻人计较,但如果有人故意找茬,想要勒索酒吧,南哥可是一点都不会客气的。
南哥拉开包间的门,外面的声音像开闸的洪水一样奔泻而来。
只见走廊里面站着五六个年轻人,有男有女,因为光线不是太明亮,所以钟晓飞看不清他们的人脸,只看见有一个人年轻人正站在隔壁包间的门口,想要往里闯,两个服务员拼命的拉他,但根本拉不住。
包间里面的客人很生气,一个人高马大的客人挽起袖子骂骂咧咧,看样子想要动手,不过他的同伴拉住了他,在他耳朵边说了一句什么,然后那客人脸色一变,很快的缩了回去。
“怎么回事?”南哥走出去问。
“南哥……”两个服务生赶紧喊,“刘少爷非要个包间……”
南哥酒吧的生意非常好,包间每天都客满,所以需要提前预定。
这个刘少爷是这里的常客,家里很有钱,很有背景,是有名的富二代,虽然大学还没有毕业,但几乎每晚都在夜场逍遥,身边经常是美女如云,附近这一片的酒吧和夜总会都认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