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刘少爷!你们拉着刘少爷太没有礼貌了。”一开始,南哥很客气,毕竟他是生意人。
两个服务生放开刘少爷。
刘少爷歪着脖子看南哥。
“你们没有跟刘少爷说包间满了吗?”南哥脸上带着笑。
“说了,但刘少爷不听……”
“哦,肯定是你们态度不好惹刘少爷生气了,”南哥的脸色很严肃,“还不快给刘少爷道歉?”
“刘少爷对不起。”两个服务生给刘少爷道歉。
刘少爷很不耐烦,瞥着南哥,“行了行了,你就是老板是吧?赶紧给我腾一个包间出来!要多少钱我给,别磨叽就行。”
口气很狂。
钟晓飞站在南哥的身后,见这个刘少爷二十多岁,穿着一件短袖的淡紫色T恤,爱马仕的腰带,一身名牌,一看就是有钱人的富二代,身材一米七六左右,瘦瘦的,留着短发,细皮嫩肉,长的其实挺帅,不过态度却很嚣张,眼神很狂,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样子。钟晓飞看着他,心说你小子要吃苦头了,南哥吃软不吃硬,你这么牛鼻,肯定要倒霉!
南哥脸上带着笑,抱拳一下,“对不起拉,大家包间已经客满,实在腾不出,刘少爷你明天来吧,我一定给你留最好的包间。”
“少来这一套!”刘少爷根本听不下去,一摆手,“不就是要钱吗?我出五千块,麻利的给我腾一个包间!”
帝豪酒吧包间一晚上的标准收费是一千块。刘少爷出五千块,是五倍的价钱。
南哥笑着摇头。
刘少爷瞪眼,“一万!这总行了吧?”在他的意识里,没有不能用钱搞定的事情。
南哥还是摇头。
刘少爷生气了,“给钱不要,你这间酒吧还想开不想开啊?”
“想开。”
“那你就给我腾一间出来,不然明天我就能让你关门!信不?”刘少爷的口气很硬,他用指头戳着南哥,完全就是生杀在我的气势。如果是一般的人,不被一万块钱收买,也会被他的气势吓到。
“呵呵,”南哥笑了。他能在这寸土寸金的酒吧一条街上立足,当然有自己的路子,一个富二代家开口就能让他关门,他还真不相信,而且就算刘少爷真有这个本事,南哥也不能容忍他嚣张的态度。南哥笑了两声,然后脸色忽然的肃杀了,“小兄弟,做什么事情都不要太绝,包间都满了,你让我去哪里给你找包间?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赶他们走!”刘少爷很暴躁。
“都是酒吧的客人,我怎么能让他们走呢?要是刘少爷你在包间,让我赶走了,你心里会高兴吗?”南哥不软不硬,如果能不冲突,他还是希翼事情能够和平解决,毕竟他是做生意的。
刘少爷眼睛瞪了起来,更要发怒。
钟晓飞看着他的样子,忍不住想笑,心说年轻人火气都是这么的大,为了一丁点的小事就要怒发冲冠。等到历经社会磨砺,过两年才会好一点。
这时,一个清脆好听的声音说,“刘玉鑫!你真讨厌,快别为难人家了,大家换个地方吧……”
钟晓飞觉得这个声音有点耳熟,顺着声音的来源看过去,然后他愣了一下。
因为他认识说话的那个人。
谁呀?
原来是今天前两天车撞他的红衣美女陈美莎!
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想不到在这里遇见陈美莎了。
陈美莎还是穿着红色的可爱小T恤,黄色的小短裤,露着两条雪白修长的大长腿,粉红娇嫩的小脸蛋上满是惊讶,钟晓飞看见她的同时,她也看见了钟晓飞,显然,她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钟晓飞。然后,她兴奋的原地小跳了一下,脱口而出,“呀!你怎么也在这里啊?太好了太好了,快跟我去医院吧!”都过去还几天了,她想的居然还是带钟晓飞到医院去检查。
她的样子,可爱又娇嗔。
所有的人都被陈美莎的话闹糊涂了,去医院?为什么要去医院啊?
陈美莎身边还有两男一女,都是帅哥美女。他们三个人一脸雾水,心说你认识他?他谁呀?
眼睛都看向钟晓飞。
刘少爷刘玉鑫的脸色刷的一下通红,他敏感的意识到:陈美莎跟钟晓飞莫非是有一腿?
原本钟晓飞站在南哥的身后,只是一个不起眼的角色,根本没有人看他,但现在,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他的脸上了,每个人的脸上都写着疑惑。连南哥都回头看,意思是问:你们认识?
如果钟晓飞认识,是朋友,那南哥的处理方式当然就会不一样。
钟晓飞笑了一下,正要说明,陈美莎已经三步两步的跑了过来,伸小手抓住他的胳膊,“那天让你跑了,现在看你再跑?走,快跟我去医院!”像是押解犯人,她抓住钟晓飞,使劲的拽。
“我没事,不用去医院了。”钟晓飞笑。
“不行,不去检查一下我不放心。”陈美莎坚持。一边说她还一边观察钟晓飞的身体。
“我真的没事……”离的这么近,陈美莎淡淡的体香沁入钟晓飞的鼻子,粉红的脸蛋,雪白的肌肤,披肩的长发柔柔的散落在胸前,尽管走廊里面的光线不算明亮,但依然无法掩饰她秀发的光泽,还有她的两只小手紧紧的抓着钟晓飞的胳膊,拉来拉去的时候,高*耸的双*峰不自觉间在钟晓飞的胳膊上磨蹭了一下。
钟晓飞瞬间脸红心跳,他感觉到了那弹性的柔软,整个手臂火烫的利害,好像要被燃烧了。难道陈美莎没有穿乳罩?不然弹性怎么这么柔软?D罩*杯,以钟晓飞的感觉,最少的是D罩*杯,说不定是E罩*杯,手忙脚乱中,钟晓飞的眼睛忍不住的朝陈美莎的胸口扫了一眼。
两人离着这么近,陈美莎的T恤领口是V字型的,虽然不是深V,但钟晓飞还是一眼就看见了那道诱人的乳*沟。
天啊,太要命了。
陈美莎感觉到了,胸口下意识的往回缩,小脸微红,抓着钟晓飞的手也松开了。
“对不起,我真的没事,真的不用去医院……”钟晓飞再一次的说明。
陈美莎红着小脸,眼睛眨也不眨的看他。
两个人都不再说话。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不知道他们两个人在搞什么鬼。
“美莎,你认识他?”几秒钟后,终于有人做出了反应,刘玉鑫横身过来,挡在钟晓飞和陈美莎的中间。他先是狠狠的瞪了钟晓飞一眼,眼睛里充满了妒忌的愤怒,英俊的面容扭曲变形,然后再转头看陈美莎,看向陈美莎的时候,他的目光又温柔了起来。
“不认识。”陈美莎瞟了一眼钟晓飞,表情有点怪。
“哦,”刘玉鑫松了一口气,情绪缓和一点,然后不相信的又问,“那你怎么跟他?……”
陈美莎白了他一眼,呛,“我跟他怎么了?这事和你有关系吗?”
刘玉鑫被呛的脸色难看。
身边的朋友走过来劝,“行了,你们两个别吵,既然这里没包间,大家就去梦醒酒吧……”
说话的是另一个身材妙曼的女孩,女孩白白净净,瓜子脸,细眉毛,眼睛很大很清澈,眼珠子在钟晓飞的脸上转了好几转,嘴角还带着笑,深栗色的头发扎成马尾,在脑后甩来甩去,穿着一件淡黄色的吊带小背心,露着雪白的香肩,两条粉臂雪藕一样的白。蓝色的七分牛仔裤,白色的精致凉鞋,上上下下清爽自然,透着一种清新自然的美,唯一的遗憾就是胸小了一点。
后来钟晓飞知道,这个女孩叫罗静,是陈美莎的闺蜜。
“去梦醒干什么啊?那么远,就这里吧……”原本陈美莎刚才还提议更换地点,但现在她又改变主意了。
“可这里没有包间啊?”罗静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在瞥着钟晓飞,嘴角带着意味深长的笑。
“谁说没有?”南哥忽然说话了。他笑嘻嘻的摸了一把下巴,指指身后的包间,“包间是有一间的,不过你们能不能用,得我的兄弟说话,因为这包间是他的……”
身后的包间就是南哥自己的专用包间。
钟晓飞有点惊讶,因为酒吧开业以来,不管生意多好,客人多多,南哥从来没有把自己的专用包间让给过别人,用他的话说:这是自己的窝,出多少钱都不能给别人用,反正又不缺那几个钱。
但今天,南哥要破例了。
为了钟晓飞而破例。
南哥朝钟晓飞眨了眨眼睛。
钟晓飞明白了他的意思,看来南哥以为自己和陈美莎有一定的暧昧,所以想要撮合两个人。
“大家不用他的包间!”没等陈美莎说话,刘玉鑫已经脸色通红的咆哮了出来。他刚才出一万块大洋都做不到的事情,现在好像轻易的就能解决。刘玉鑫不是傻子,他当然能看出南哥的用意。
“为什么不用?”陈美莎不满的说,“你不是说今晚一定要在帝豪酒吧聚会吗?现在有包间为什么不用?”转头看钟晓飞,“喂,大家就用你的包间了,可以吗?”
钟晓飞笑,“可以。”
“太好了!”陈美莎高兴的跳了起来。
“小吴,帮刘少爷他们收拾一下。”南哥跟两个服务生说。
两个服务生进包间里面收拾。
“几位玩的痛快啊。呵呵,小芳,燕子,大家走!”南哥一手抱一个,和两个小舞女离开,走的时候,拍拍钟晓飞的肩膀,在他的耳朵边说,“看你的了!”小芳和燕子在偷笑,两个人虽然年纪小,但却都是风月老手,早看出钟晓飞跟陈美莎的暧昧了。
钟晓飞知道她们都误会了,但自己也没有办法说明,只能假装糊涂,冲陈美莎笑了一下后,跟在南哥的屁股后面也想要溜。
“喂,你别走!”陈美莎拦住了他。
钟晓飞只好站住。
南哥在前面大笑。
“包间都给你了,还不让我走?”钟晓飞笑。
“你需要去医院……”
“我不需要去医院。你瞧,我一点事情都没有……”钟晓飞无奈的再一次的说明,他已经深切的感受到了刘玉鑫妒忌的快要杀人的目光,他知道他要是继续的留下来,他和刘玉鑫之间肯定会有所冲突。他倒不是害怕冲突,只是不想多事。
“嗯,那行,医院就不去了,但你也不能这么就走啊?”陈美莎上上下下的看他,“你知道我那天一天一直都在找你吗?公安局,派出所我都跑遍了……”美女的声音里带着委屈。
“真对不起,不过现在你找到我了,也看见我没事了,包间也有了,我想,我应该可以走了吧?”
“不行!”陈美莎非常坚决的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