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究竟要怎样?”钟晓飞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心说为什么每一个美女都是这么的麻烦而嗦呢?美女是他喜欢,但美女身边的麻烦,还是能躲就要躲的。现在就有一个很大的麻烦,相信只要他跟陈美莎有所亲热,旁边那一双快要杀人的眼睛,一定会射过来。
“不怎么样,第一,你得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在哪里工作?”陈美莎很认真的样子,“不然你以后要是敲诈我怎么办?”
“好吧,我叫钟晓飞,二十四岁,小学学问,工作难找,天生胆小,身体不好……”钟晓飞可怜兮兮的样子。
陈美莎板着脸,强忍着笑,心里记住了钟晓飞这三个字。身后的罗静已经前仰后合的大笑了起来。忍了两下,陈美莎噗哧的也笑了出来。
刘玉鑫脸色铁青,目光如果能杀人,他已经杀了钟晓飞好几次了。
“哥们,你真会说笑啊……”另外的两个男生也忍不住的想要笑,这两个男生一个身材削瘦,穿着蓝白的T恤,灰色的牛仔裤,留着卷卷的头发,眼神不羁,双手始终插在裤兜里,有点摇滚乐手的味道,后来知道他的名字叫章文;另一个男生叫彭思达,彭思达文质彬彬,带着金丝边的眼镜,样子有点腼腆。
再后来,钟晓飞又知道,这两个男生其实也是富二代,今天他们是富二代的聚会。只不过章文和彭思达没有刘玉鑫那么的外漏嚣张。
钟晓飞向两人友好的点头微笑了一下,然后对陈美莎说,“现在,我可以走了吧?”
“当然能走,不过包间是你的,大家不能白用,”陈美莎非常认真的说。
“那你就给我一千块,算是包间费……”钟晓飞无所谓。
“但给你钱你肯定也不能要,都是朋友嘛,你怎么好意思?”陈美莎假装没有听见他的话,继续说,“所以大家只能请你坐下来喝一杯了……”
刘玉鑫终于忍不住了,“美莎,他要走就让他走呗!他根本不是大家的朋友怎么能参加聚会。”
“怎么不能?”陈美莎娇嗔的撅起了嘴,“我邀请他就能!再说了,这个包间是他的啊!大家难道不应该感谢一下吗?”
“……”刘玉鑫哑口无言,脸色涨的通红。
钟晓飞留了下来。对于美女,其实他一向都是来者不拒的,今天只所以嗦,只不过是因为担心麻烦,既然躲不了,他就只能坦然面对了。
包间收拾干净。钟晓飞跟着陈美莎他们走进去,坐下。陈美莎为钟晓飞先容她的朋友,章文和彭思达对钟晓飞不冷不热,刘玉鑫铁青着脸。
陈美莎跟罗静两个美女坐下后,就一直在咬耳朵,听不见在说什么,只能听见罗静咯咯的笑。章文和彭思达两个人坐下后,一人拿麦克风,一人拿遥控器,开始对着大液晶屏幕点歌唱歌。刘玉鑫不理会两个同伴的招呼,眼睛一直盯在钟晓飞的脸上。他的眼睛里充满了嫉妒的怒火。
钟晓飞毫不在意,翘着二郎腿,大大咧咧的坐在沙发上,心说气死你,自己泡妞没本事,把气往我头上撒?有本事你走啊?
懒得看刘玉鑫,眼睛看向陈美莎和罗静,两个小美女还在交头接耳的笑,钟晓飞不知道她们在说什么,但猜测跟自己有关,因为罗静不时会扭头看。
《迷茫》是一首节奏强劲的摇滚音乐,在彭思达上气不接下气的唱了一首王菲的《传奇》之后,章文便把音乐换成了《迷茫》,并且跳到屏幕前随着音乐开始疯狂的摇摆,他卷卷的头发飘起来,像是一个披头士,中间他试图拉起刘玉鑫跟他一起摇摆,但刘玉鑫根本没有心情,狠狠的甩开了他的手。
彭思达站起来,跟章文一起跳。
年轻真好。
音乐充满了野性和放荡不羁,澎湃着热血,震荡着耳膜,钟晓飞坐在沙发里,忽然的有点恍惚,眼前闪现了一个丽影。
不是吴怡洁,也不是李小薇,而是李小冉!
就像是一道渐渐快要愈合的伤疤,忽然的又被捅了一下,然后就血流如注了,拼命隐藏、想要忘却的回忆,再也无法阻挡的像潮水一样的涌到了面前。
钟晓飞想起,那时候,他带着李小冉到酒吧玩,每一次都特别喜欢在这首拉丁摇滚里疯狂……他会吻她,她的舌头香甜,有一种星星的味道,她双*峰高*耸,在摇滚的时候,会剧烈的摇晃,晃的钟晓飞全身发软,只有一个地方铁硬……
“stop!”罗静忽然起身关了音乐。
音乐声忽然嘎然而止。
钟晓飞睁开眼睛,看见一大杯的威士忌送到了面前,陈美莎娇笑,“来啊,一起喝一杯。”
“不了,”钟晓飞揉揉太阳穴,“我明天还要上班,你们喝,我也该走了……”
“来吧,就一杯,”陈美莎硬把酒杯塞到了他的手里,她的小手又滑又嫩,摸的钟晓飞的手腕一阵的酥*麻,钟晓飞的眼睛不由自主的向她的胸口扫过去,在高*耸的地方停留了一下,然后接住了酒杯。
陈美莎并没有注意钟晓飞的目光,但一直紧盯着钟晓飞的刘玉鑫却注意到了,他妒忌的眼神几乎要喷出火来了。自从进了包间之后,陈美莎没有跟刘玉鑫说一句话,一直在跟罗静咬耳朵,现在又跟钟晓飞这么的亲昵,刘玉鑫都快要气疯了。
“来,一起干杯!”罗静招呼大家一起举杯。
钟晓飞喝完酒,站起来。
“干什么啊你?”陈美莎有点小紧张,以为他要逃走。
“厕所。”钟晓飞推门离开包间。
陈美莎不放心,但钟晓飞去厕所,她一个女孩子肯定不好意思跟着。
“等着你,快点回来哦!”陈美莎说。
钟晓飞笑笑,摆手。
“我也去!”刘玉鑫喝了一杯酒,脸色铁青的跟了出去。
厕所在包间走廊的尽头,钟晓飞走进去,嘘嘘完,然后打开水管,准备洗一把脸,清醒一下。
忽然的身后脚步声响,有人朝他轻步的走了过来。
厕所里面人来人往,有脚步声本来很正常,但钟晓飞忽然的感觉到了一丝的危险,他猛的站直了转过身,然后就看见一个啤酒瓶子朝他抡了上来!
动手的是刘玉鑫,他尾随钟晓飞进了厕所,路上,寻了一个啤酒瓶子拿在手里,看见钟晓飞正在低头洗脸,二话不说,冲上来举着酒瓶子朝着钟晓飞的后脑就抡!
这一下出手很猛,刘玉鑫对钟晓飞恨死了。
钟晓飞反应相当的快,先是灵巧的一闪,闪过啤酒瓶子,接着一把抓住对方握着酒瓶子的手腕,抬脚蹬在对方的小腿上。刘玉鑫身体失去平衡,疼的呲牙咧嘴,差点摔倒,不过他挺硬,双手抓住酒瓶子,拼命的不放手,还用膝盖猛顶钟晓飞的小肚子,嘴里野兽一样的嗷嗷叫。
钟晓飞出手不客气,一个胳膊肘子砸在刘玉鑫的脸上,砸的他头晕眼胀,再一脚蹬在他的小腿上。
“嗷,”刘玉鑫连续遭受两次重击,终于支撑不住捂着小腿倒了下去。倒地的时候,他本能的伸手扶了一下洗漱台,结果非但没有扶住,鼻子反而碰在了洗漱台上,鼻梁破了,鼻血也流了出来。刘玉鑫四脚朝天的摔在地上,他火气旺盛,但打架的能力实在不怎么的。
钟晓飞放倒他,将夺到手的酒瓶子放在洗漱台上,淡定的洗了一把脸,擦干了,走出厕所,看都不看倒在地下的刘玉鑫。
对于打架,钟晓飞绝对是一个行家,在大学的时候,他不但是学校的体育健将,还是打架的第一好手。
刘玉鑫抱着小腿,在地上破口大骂。
钟晓飞走出厕所,迎面正好碰上章文和彭思达,钟晓飞朝两人淡淡的笑了笑,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但两人都听见了刘玉鑫在厕所里面的骂声,急忙分开钟晓飞,冲进厕所。
陈美莎和罗静站在包间门口,伸长了脖子看。
钟晓飞走过去,笑,“不好意思,我得先走了。”
“你和刘玉鑫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陈美莎很担心的问。她的大眼睛一闪一闪,像是天上的星星。
“没什么,就是他不小心,在厕所里面摔了一跤,”钟晓飞笑一笑,转身离开。
“喂喂!”陈美莎喊他。
钟晓飞没有回头,快步的离开,最近的麻烦不少,他不想再惹事,走的时候,也没有跟南哥打招呼,他们两个人的关系,也不需要打招呼。
一个人离开酒吧,打了一辆出租车回家,已经凌晨快一点了,街道上车辆稀少,只有明亮的路灯在闪耀。夜空很黑,快到家的时候,又忽然的飘起了小雨,燥*热的天气一下就凉快了许多,钟晓飞下了车,付了车钱,站在楼下朝自家的窗户看了几眼,窗户是黑着的,没有灯光,看来小薇已经睡了。
钟晓飞上楼,蹑手蹑脚的开锁进屋,走到卧室的门口向里面倾听了一下,听见了李小薇均匀香甜的呼吸,这个小妮子,睡的还挺香。钟晓飞心里有一种冲动,想要推开门看看小薇熟睡的样子,不过他还是忍住了。“谁让我是她姐夫呢?”
大约是喝多了,这一夜钟晓飞的头很疼,睡的很不踏实,梦中,三个美丽的女子在他身边转来转去,冲着他妩媚的笑,他拼命的睁大眼睛,但却依旧看不清三个女子的面貌,只有长发飘飘,银铃一样的笑。
早上,钟晓飞是被痒痒醒的。
“姐夫,起床了!”嗲嗲的娇笑,小薇穿着吊带小背心,蹲坐在沙发边,双手抓着长发使劲的甩,一双大眼睛眨啊眨。她的长发披散下来,发梢痒痒的拂过钟晓飞的脸颊。